秋日天空,里德夫人

admin 萌宠资讯2020-09-26 16:19:09 阅读:74

秋日天空,里德夫人

宋如意很早就与真菌接触。 她从一开始就学到了这一点。 另外,她对这些事情有很敏锐的感觉。 业内还有些不成熟的说法将她与天才相提并论。(查看m的移动版本。)

尽管宋如意不敢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但她也知道在她这样的年龄,没有多少人拥有和她一样的才华。 这是她的资本,也是她努力的方向。

由于她的才华,她从未减少努力。 她一直是那种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就必须有所成就的人。

在细菌研究中也是如此。

自从宋如意发现今天是可以改变人体的细胞以来,她从未接触过细菌细胞。

她不喜欢改变。 她觉得改变人体的一切都是坏的。

“自从我记事以来,就开始跟着身边的人一起投入化学研究,菌体也是我很早就接触过的研究对象……但是,在我的记忆里,菌体从来都没有和‘好’划过等号。”

宋如意非常认真地与天才医生谈了他以前的事。

她已经接受了半年的治疗。 由于她曾经失去记忆,现在的记忆比以往更加深刻,就像被重绘的痕迹一样,那些东西仍然留在她的心中,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记住每一段的细节。

因此,她说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感动了人们。

“人类是独一无二的。 细菌可以改变人体细胞。 这件事与所谓超人确实出现在生活中一样荒谬。”

“那么您将继续研究细菌吗?“这位天才医生也非常有兴趣听别人对细菌的印象。

宋如意注意到了这一点,并更具体地说:”

她摇了摇头,对此感到有些遗憾:“如果我们继续学习,那就太好了。”

当时的实验表明,细菌确实可以改变人体的基因。 那时她还很年轻,害怕改变。 当她选择是否继续研究时,她选择拒绝。

但是现在她后悔了。 如果她当时继续学习,她肯定会改变对细菌的看法。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她遇到了一位天才医生,并接受了细菌治疗,她可能会认为细菌对她的生活是一件坏事。

“如果我早些时候遇到你,我也许可以更早地对这种细菌改变主意。她说:“真的,她可以更早地投资于研究。

康复之后,她最想念的是如何继续调查细菌。

这些天,宋如意与天才交谈时,他不由自主地谈论细菌。 如果她今天什么都没说,那么天才们真的不知道她对细菌有如此大的偏见。

“改变你还为时不晚。”

这位天才的医生恢复了他端庄的外表,头发已经白了,但是人们很难想到尊重。

宋如意看到自己根本不想留下,于是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您决定离开。”

“当然。“这位天才医生微笑着,低调地微笑着看着宋如意,就好像他在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一样。

“那你现在要离开吗?我将其发送给你。“宋如意说服了直到现在,这位天才医生拒绝留下来,而且她不可能真的在天才医生面前,加上费依南一言不发,知道自己可能也在那边。 天才医生。

她只能叹口气,消除说服天才医生留下的想法。

只是宋如意没想到她只想派一个天才医生,但这位天才医生拒绝了:“不,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走。 这顿饭应该是你为我准备的饭。”

这是分手吗

宋如意睁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天才医生就是这样来的。 他轻描淡写,即将离开。

她的不可接受程度加深,但讲话逐渐减弱:“这太简单了。她甚至想现在添加几道菜,但她的理由让她平静了下来。

“没有太多固有的形式。生活中有些事情不需要太多就可以成为现实。“这位天才医生很容易从暴露的情绪中猜出了她要说的话,只给了她一碗鸡汤。

当他这么说时,宋如意再说一遍是不合适的:“那么你应该至少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或联系方式,以后再联系。”

她没想到,即使这样,这位天才医生也会拒绝她。

“这不再是必须的,我身上什么也没有。“这不是天才医生第一次被这样留住,因此他的表现一直很平静,但他不愿放弃宋如意的真实感受。 他的内心也有些感动,但只有感动。没有目的地,无论您在何处漂泊,如果有命运,您都会再次见到您;如果没有命运,那就算了。”

他已经过了一半以上的生活,而且他在生活和做事上似乎都是佛教徒。 如果他拥有它,他将拥有它,而他将不会。 来来去去,从不强迫。

当宋如意说服这一点时,他只能点头承认。

在这位天才医生离开之前,她还与宋如意聊了聊细菌。 她今天所说的一切都触动了这位天才医生。

“细菌没有问题。 应该是使用错误细菌的人。 只要正确使用细菌,细菌就会对人体有益。”

这是天才医生最记得的。 宋如意说的那句话也是天才医生最终决定再呆几个小时继续与宋如意讨论细菌的原因。

“难道不是说如果您早些改变细菌的观点会更好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对细菌的偏见与您一样,并且您也可以尝试使这些人在一起改变主意。”

天才医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使宋如意的眼睛明亮。

她只是以为自己必须对这种细菌进行研究,但没有想到。

实际上,只要更多的人改变对细菌的看法,就会有更多的人投资于研究。 人们对这种科学研究投入的资金越多,完成这项研究的可能性就越大。

宋如意立刻理解了这位天才医生的寓意,并疯狂地地点了点头。 这位天才医生看着宋如意,听见了他的声音,然后说了更多。

这也使宋如意能够更多地了解一些天才医生。 这个人看起来不像四六岁,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世界更大。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天才医生总是选择环游世界。

最后一次聊天使宋如意有所缓解,但这只是一种缓解。 当天才医生离开时,她仍然非常失望。

费依南一直和她在一起,但自从天才医生要求离开后,他就用了一个

数着所有的双手,宋如意有点念念不忘。 他没有站在他的身边,并建议天才医生陪在他身边。

“您介意天才医生留下来吗?”

她微微皱起眉头,脸上满是不幸。

费依南沉默了一会儿,抬起肩膀,将她包裹在怀里,自然地说道:“当然。”

他没有等宋如意生气,就直接贴在她的耳朵上说:“你应该为此负责。”

费依南主动。 宋如意已经计划与他结帐,但是当他听到他这样说时,他感到有些奇怪,并问:“您是恶人首先起诉吗?”

她不确定。 费依南不承认自己是“恶人第一”。”她扬起眉毛,笑了:“这几天你要么去找他,要么他去找你。 我不会让他走的,已经很大。”

费依南很秘密地说,但宋如意立刻猜到了。

男人嫉妒。

她脸上的怒气也消失了一半,但在费依南面前如此明显并不容易,否则对费依南来说太便宜了。

她pur起嘴唇,停止了即将在脸上浮现的微笑,然后冷笑着:“我是我的救世主,可以和你相比吗?”

费依南终于发现,宋如意自康复以来对他越来越无礼。

这并不是说他对宋如意的变化感到不安,但是如果允许宋如意继续这样,他的地位会越来越低吗?

危机感使费一南没有立即承认宋如意的说法。 取而代之的是,他走近她,抬起身子,用邪恶的微笑将额头放在宋如意的额头上:“哦?我无法匹配他?”

他的磁性和低沉的声音使宋如意的心跳了几下。 她敏锐地感觉到情况不对,在努力把男人推开时,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么你不能这么说,我还有另一个前提。”

“是否有先决条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费依南把手放在腰上,把她扣死。 宋如意没有机会逃脱。 她就像一条被扔在案板上的鱼,被费依南吃掉了。的。

她只能看着那个男人抬起头来,仿佛在想着自己的话,而实际上却在思考着如何处理她的“鱼”。

他放低声音,对她说:“所以。您真的认为我无法与那个老人相比吗?”

宋如意不敢承认,闭上了嘴,与费一南陷入僵局。

但是沉默是致命的。 或者,如果您想增加罪行,费依南决心要吃掉她。 她的所作所为将成为费依南的理由。

他只是tick了the嘴角,哼着说道:“默认吗?”

“没有。在宋如意有时间解释之前,他被费一南接走并带走。

他移动得太快了,以至于宋如意仍在震惊那个男人,他已经在脱下她的衣服了。

“费依南!“宋如意抓住了袖扣,费依南仍然握着她的手,她焦急地喝了酒,以制止费依南的行动,”你在做什么!”

费依南躺在她的身体上,听见她的话,quin起眼睛,抬头看着她,她那细细而性感的嘴唇吐出了脸红的话:”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61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