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警强行征服邻居人妻(翁熄浪公邢爱爱)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7-17 14:20:08 阅读:0

还有,白霜不是说过,龙队已经安排监控徐华了吗?他哪有机会逃走?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必须去江边看一下,如果徐华真的畏罪潜逃,也就等于放虎归山,对我是极其不利的。

穿上裤子我就下了楼,家里正好有摩托车,骑上便飞驰而去。

到村口的时候,我又停下来,给龙队打了电话。等他接通,我立即就说,龙队,刚才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徐华想坐船离开白水市。

龙队听到这件事,也大惊失色,立即就挂了电话,打电话询问监控徐华的手下,可连续打了几次都没人接听,龙队这才意识到出事了。

我收起手机,就直奔江边,夜晚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辆,摩托车的速度被我开到了极限,本来四十分钟的车程,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江边码头。

此刻码头上灯火通明,一眼望去,都看不见人影。找了一圈后,鬼影子都没有,难道徐华已经坐船走了?

正当我想给龙队打电话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何非。”

听到这道声音,我确定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报信的那个男人,猛然转身看去,两道黑影出现在了视线中,其中一人就是徐华。

不过徐华双手都被绑着,嘴巴也贴着胶带,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他脖子上。挟持他的那个男人,戴着黑色的头套,身材倒和徐华有点相似。

“你到底是谁!”看到眼前这幕情景,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徐华既然在他手里,那他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到这里?

蒙面人挟持着徐华走过来,冷笑道:“你就是何非?徐华就交给你了,你处置吧!”话音落地时,蒙面人猛地划动刀子,一股血水直接喷在了我脸上,与此同时,徐华的身体也倒在了地上,血水流了一滩,直到死去的那一刻,眼睛还大睁着。

此刻,我完全傻了,眼珠子像是卡住了,动都动不了。温热的血水从我额头上缓缓地流下来,很快模糊了双眼,我本能地抹了一把,接着双腿发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徐华死了,他就这么死了?!

蒙面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杀人灭口?

回过神来,我第一反应就是抓住蒙面人,可是哪还有他的影子,只剩下那把杀了徐华的刀子,平静地躺在我面前。

目光滑过徐华的脸,看到那幅惨状,我吓得连滚带爬,只想逃离此处。

但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忽然冲出来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拿着手枪,几束手电筒射过来,我下意识遮住眼睛。

“不许动!你敢反抗,我们就开枪了!”一个男警拿枪指着我喝道。

我以为他们是龙队的人,惊恐道:“杀人犯是从这边逃走的,你们快去抓人啊,我可以指证他杀人!”

第一次见到杀人的我,内心早已崩溃了,一条鲜活的人命,就死在我面前,我岂能淡定?!

我拼命地挣扎着,一边说不是我,徐华不是我杀的,可谁都不肯相信我。心中有些惶恐,害怕,还有无助。当柔荑触碰到那里时,欣姐如同是受惊的脱兔,条件反射般将手抽了回去,脸已经红得快滴血了。

“欣姐,我们去楼上的房间吧?这么久没和欣姐亲热,我快憋疯了。”欲望上来了,迫切想和欣姐做那种事情,于是我说完就拉着欣姐上楼,欣姐也是半推半就,看得出来,其实她也想做那种事情。

到了楼上的房间里,我直接将门反锁起来,此刻欣姐就像初经人事的小女孩似的,扭扭捏捏的,显得局促不安。

我怕爸妈他们快回来了,没那么多时间浪费,索性横腰抱起欣姐,将她压在床上,上下其手,很快短裙就被我卷起,一条性感的小内便呈现出来。

看在微微凸起的三角区,我再也把持不住了,作势就准备脱掉内裤,占有欣姐。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候,楼下忽然响起何茜的吼声:“何非!人呢!二叔和二婶是不是有病,你马上就要进监狱了,他们居然还请我们吃饭,说是要为你庆祝,我看他们不仅有病,而且病得还不轻啊!

 文学


欣姐本来已经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姿势,可听到何茜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我站起来,惊慌道:“快起来,何茜来了。”

说话时,便急忙整理短裙,然后快步往出走。

看到欣姐被吓得不轻,我想笑,可心里又感觉失望,马上就能享受欣姐的温柔了,这个节骨眼上,何茜却来了。

随后我也下了楼。

“何非呢?既然是请我们过来吃饭,他这个当主人的,总不能不招呼我吧?”

我下楼的时候,何茜双手背在身后,用一种颐指气使的态度问欣姐,好像谁欠她似的。我说你可以不来的,没人勉强你。

“何非,本姑娘能来,算是够给你面子了,你狂什么,再说你一个毒贩,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何茜顿时脸色一沉,凶巴巴地盯着我。

欣姐打圆场说:“何非,你少说两句不行吗?茜茜,坐吧,喝水吗,我给你倒水。”

何茜看着我冷哼一声,这才走到客厅坐下来,脚架在茶几上面,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其实,何茜长得挺漂亮的,腿特别长,尤其今天穿着一条超短裤,美腿尽显修长。欣姐见她坐下来,才又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跟她计较。

我憋着一股怒气,点燃一支烟抽着。

时间不久,爸妈买菜回来了,两只手拎着许多食材,还有活鸡和鱼。

走进屋,爸妈看到何茜来了,便笑着和她打招呼,末了我妈问道:“茜茜,你爸妈呢,他们怎么没过来?”

何茜起身走过去,双手放在背后,一副大小姐的架子看了看爸妈手里的食材,淡淡的回道:“我爸他们没空,让我过来,二婶,难道我过来你们不高兴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么长时间大家没在一起吃饭,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就想让大家伙儿过来坐坐。”我妈笑了下,然后看着我爸,我爸缓缓地摇了摇头,两人便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我爸便出去杀鸡,欣姐帮我妈择菜,客厅里就只剩下我和何茜,她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瞥了我一眼道:“何非,你那件事已经解决了吗?我怎么感觉你们家的人,都怪怪的,明知道你要坐牢,好像都不关心啊。”

“放心,我不会坐牢的,这辈子都不会。”说完,我就出去帮我爸了。

我爸杀了鸡,正在烫鸡毛,见我出来,就问我:“你三叔和你三婶都没来,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吗?”

我要是连这点意思都看不出来,那我这些年的饭就算白吃了。我说爸,经过这件事,我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后三叔他们家要是有个什么麻烦事儿,我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帮忙。

我爸闻言看了眼我,却没有说什么。

快吃饭的时候,爷爷和大伯一家也来了,大伯应该还不知道实情,见到我就露出复杂的表情,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非,今天啥也别说了,咱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吃顿饭,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过不去的坎,明白吗?”

我笑了下,点了点头。

这时,爷爷在屋里走了一圈,最后问何茜,二叔去哪了。

“爷爷,我爸他们陪客户吃饭去了,说晚点儿再过来。”

二叔在市郊开了一间小超市,并且还代理了一款饮料,相对于我们家和大伯家而言,二叔家算是有钱的。而这,也就促使何茜从小就养成了好强的性格,总绝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在家里,对谁都爱理不理,但惟独爷爷,她比较害怕。

爷爷听到这话,脸色立即拉下来,气哼哼地说:“陪客户陪客户,他们整天就知道陪客户!在他们眼里,还有没有比陪客户吃饭更重要的事情?!你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马上给我回来!”

何茜见爷爷发火,连大气都没敢喘,急忙去打电话了。

饭菜做好了,可三叔和三婶还没有来,我爸就对爷爷说:“爸,要不就不等老三了吧,我们先吃,我叫何非他妈给他们留点饭菜就是了。”

爷爷脸上明显带着一股怒气,说先不着急,我倒想看看我老头子说的话,对他们还管不管用。

我爸看到爷爷的脸色不对,也没敢再说什么,于是一桌人都没有动筷子。大概半小时后,菜都凉了,外面才响起脚步声,紧接着,三叔便走了进来,看到我们已经入座,就笑呵呵地说:“爸,刚才陪客户多喝了两杯,来得有点晚,下次我一定注意时间。呵呵。”

三叔说话时,酒味也扑面而来,可见他没有少喝,说完就在爷爷身边坐下来。

这时三婶也进来了,脸上略施粉黛,穿的也很漂亮,坐在三叔旁边。

爷爷面无表情地看了眼三叔,问道:“老三,客户陪好了吗,没陪好再去陪,我们多等等也无所谓,毕竟陪客户重要嘛。”

爷爷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座的都能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很生气。三叔下意识和三婶对视一眼,接着便笑呵呵地说:“爸,我知道错了,这样吧,我自罚三杯。茜茜,把酒给我。”

何茜急忙把面前的白酒递给三叔。

三叔正倒酒时,爷爷忽然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老三,你别把外面那套搞到家里来!迟到罚酒,谁让你罚酒了!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是为了罚酒嘛?!老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口子心里咋想的,何非遇到麻烦了,你们就故意躲着他们,怕他连累你们家是吗?老三,你别忘了,何非可是你的亲侄子!”

爷爷这么大岁数,什么人没见过,什么道理不明白,一眼就看出三叔在故意躲我们家。

见爷爷发火,三叔也噤若han蝉,末了小心翼翼道:“爸,其实我们今天去陪客户,做生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利用他的关系,给小非走走后门。这个客户背景很强,黑白两道的关系都特别硬,如果他能帮忙,对小非肯定是有好处的。”

“哦?这么说,是我错怪你们了?”爷爷挑了挑眉,继续说:“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们,小非没有犯法,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协助警方破案,他没有犯法!”

 

爷爷这话说出来,我爸顿时坐直身体,嘴角不无骄傲的笑容。

而三叔和三婶这边,满脸的匪夷所思,三婶忍不住惊愕道:“爸,您是不是弄错了,何非居然帮警方破案?他又不是警察。再说了,他今年才多大,有那个能力吗?”

三叔和三婶不相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当初我爸还不信呢,最后还是邢队亲自过来,他们才不得不信。

爷爷哼道:“能力和年龄是无关的,或许正因为那些毒贩和你想的一样,认为警方不可能让一个二十岁的娃娃接受这么重要的任务,所以才对何非放宽心,可事实就是如此,你们不相信也没办法。今天这顿饭,就是给何非准备的庆功宴,你们却故意躲着不露面,可真是何非的好三叔好三婶啊。何非,有这么个好三叔,你还不赶紧敬他几杯酒?”

我哦了一声,便端起酒杯说,三叔,感谢你在百忙之中还能想到我的事情,这杯酒我敬你。

“呵,呵呵。”三叔干笑着,脸皮都抽动起来了,只好端杯,说:“瞧小非你说的,我是你亲三叔,你有难我这个当三叔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呵呵。不过幸好我是操了份闲心啊,小非既然是帮警察在做事,就应该早些告诉我们呀,省得我们为你担心。”

接下来吃饭的时候,三叔和三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对我们家的人爱理不理,可今晚却显得特别热情,就连三婶都恭维我妈,养了个好儿子。

一顿饭吃完,天已经黑了,爷爷也喝了不少酒,后来我送他回去的时候,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何非,你知道爷爷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在酒桌上训你三叔吗?他和你爸是亲兄弟啊,血浓于水,我不希望一家人还没外人亲。我说他几句,就是想点点他,让他明白这个道理。”

“爷爷真是用心良苦。”我感慨道。

爷爷摆了摆手,回到家里就睡了。

等我回去的时候,三叔和三婶以及大伯都走了,家里就剩下欣姐,帮我妈清洗碗筷,还有何茜坐在沙发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没理她,转身去了厨房帮忙。

清洗完碗筷,欣姐看了下时间,就说不早了,她也得回去了。我妈就说:“欣欣,本来是想叫你过来吃饭的,没想到反倒让你帮了忙。小非,你去送送欣欣吧。”

我哦了一声,便和欣姐出来了。

村里那条路上,隔好远才有一盏路灯,光线昏暗,只能看清脚下的路。我和欣姐并肩走着,她挎着包,一路上都没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挺好的。

我忍不住就说:“欣姐,要不就别走了吧,这么晚了,也不好打车。”

欣姐笑着说:“反正早晚都得回去,我来的时候,留了出租车的电话,估计出租车也快来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最后我索性搂着欣姐的腰,享受着手掌里面的柔软,说欣姐,我打算把我们的事情告诉爸妈,看他们是什么态度,反正我只想和欣姐在一起。

我和欣姐的事情,早晚得让爸妈知道,晚点说还不如早点告诉他们。

欣姐不禁蹙了蹙眉,略带担忧地说:“要不还是晚点再说吧,我怕他们不同意。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至少他们不会阻止我们见面。如果他们知道了,并且反对这件事,没准我们想见面都难呢。”

我停下来,认真地看着她说:“欣姐,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张面孔,长相英俊,实力不俗,还有很强大的背景,这人就是秦浩。

欣姐俏脸一红:“谁说的,我也想和小非在一起,可我毕竟大你几岁,你爸他们能同意吗?

我说大我几岁怎么了,老话说的好,女大三抱金砖,这是福气。欣姐,我想清楚了,等有机会我就把我们的事情告诉爸妈,只要你不嫌弃,他们肯定不会不同意。

看着欣姐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我心里面痒痒的,今天要不是何茜坏我好事,早就把欣姐办了,体内蠢蠢欲动,忍不住把欣姐搂在怀里,吻上那两片娇嫩的红唇,香甜滑嫩,美味可口。

时间不久,欣姐叫的出租车就来了,送走欣姐,我转身往回走时,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影,穿着超短裤,白嫩的美腿在灯光照射下,显得雪白滑嫩。

“何非,原来你和刘婷是这种关系,被我抓到了,看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何茜大步走过来,凝眉道:“我就说嘛,下午我去你家的时候,你们都在楼上,她下来的时候,脸还红红的,原来你们在楼上偷情!二叔和二婶知道你们的关系吗?我一定要把今晚看到的,告诉他们!”

何茜这个死妮子,怎么哪里都有她,我说是有怎么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何茜说:“哎呀,你嘴巴挺硬啊,见了二叔他们,你还敢这样说吗?我记得刘婷最先应该是二婶的朋友吧,她们以前还姐妹相称呢,结果居然跟你乱搞关系,我不信二婶能同意。你不怕是吧,我这就去告诉二婶!”说着,何茜转身就走。

我急忙拉住她,警告道:“何茜,你别胡来,我和欣姐的事情,我自然会给爸妈说,用不着你来参合!”

只要何茜插手,就算是好事也得变成坏事。

“我不,我就要现在告诉他们,放开我!”何茜使劲地甩着手,我急了,忍不住抬起右手,狠狠地打了几下她的屁股,喝道:“我让你胡闹!”

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反正她是我妹妹,教训她也是应该的。可何茜却不这么想,被打了屁股,整个人都爆发了,破口大骂道:“何非,你混蛋,居然吃我豆腐,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接着粉拳如雨点般落在我胸膛上,胡乱发泄一通,转身跑回家了。真不知道她咋想的,我吃她豆腐,我是她哥啊!

回到家,简单洗漱之后,我就睡了。

脑子里想着我和欣姐的事情,一定要在何茜说出来之前,告诉爸妈。想着想着,脑袋就有点困了,结果正当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手机却突兀地响了起来。

我睡眼惺忪地找到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电话,接通一个男人问道:“是何非吗?”

我恩了一声。

“告诉你一件事,徐华想坐船离开添堵天都市,现在他马上到江边码头,你若不想让他逃走,就马上赶去江边阻止他。”男人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我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可听到这话之后,就像被雷轰了似的,刷的一下坐了起来,傻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7-17/2306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