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胯下接电话的人妻(爱我,给我,我要你)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7-17 14:15:54 阅读:0

只怪王萌萌xiong前的两团饱满实在是太大了,一只手根本握不下。

老王的大手只能是在哪两团饱满之间不停的游走,揉捏的差不多了,直接从那棉布料的边缘探了进去,准确的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那早已变硬的顶珠。

上下两处最敏感的地方,被老王同时用手指夹住,浑身就像是被电流击中一般,那极致到顶点的爽感,让王萌萌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呼声。

“嗯……”

慢慢的,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

身体像是要化了一般,双腿都在不住的发软。

要不是老王在后面托着她,她真怕自己就要瘫倒在地上了。

老王感觉到在自己的抚mo下,这个傻丫头已经情动,下面反应更强了。

心里像是有个恶魔的声音,一直在叫嚣着。

“上了她,趁着这个机会上了她!”

“那是多么年轻美味的一具身体啊,上了她!”

“反正她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是别人家的孩子,就算是上了她,也没有违背任何伦理道德。”

“人就应该遵从自己的本心。”

那个恶魔的声音,不停的在老王的耳边蛊惑着,叫嚣着,渐渐的,老王最后一道理智也彻底瓦解了……

尤其是下面那个地方,更是泛滥成灾。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胡美下意识夹了夹双腿,浑身酥软的不行。

感受着老王顶在自己小腹上的巨物,每一次的耸动,都像是一个小拳头。

猛的一下,那巨物忽然窜进了腿缝里半截。

 文学

老王长吐一口气,就像是扎进了一出舒畅的地方。

胡美只感觉那刚金箍棒,从自己的小腹滑进了腿间,鬼使神差的将它夹住,好让它在自己的腿间更加有力的撞击。

“王叔,好涨啊,你快帮我把nai水都吸出来吧!”胡美此时就觉得浑身像是爬满了蚂蚁,瘙痒难耐,盼望着老王能帮她缓解一下痛苦。

老王当然是求之不得,身姿上前靠了靠,张开嘴巴一口就含住了其中一只,轻轻嘬了那么两口,立刻就有一股子腥香味的nai水流了满嘴。

小小的嫣红含在嘴里,比那大蜜桃还甜!

老王娴熟的技巧,让胡美十分好受,下意识的双腿更加加紧。

感受到夹着自己那个大家伙的力道加重,老王只觉得自己的下面都要炸开了。

双手撑着胡美的柳腰,老王将自己的那个大家伙又往前推了推,直直撞上那两片柔软处!

胡美浑身一颤,自然知道抵在自己大腿间的是个啥。

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心头的瘙痒难耐,嘴里虽然说着“不要”,但身体却诚实的很,下面的早已泛滥的不成样子了。

而老王见到胡美并没有反对,顿时心道机会来了……
,让胡美有迷茫又痛苦。

当然,抓心挠肝的可不止胡美,老王此时更是燥热难耐。

他今天一天已经怒起好几次了,而且每次都是到了膨胀的顶点,却得不到发xie,再这么下去,他非憋坏了身体不可。

强压着心头的**,老王诱惑似的说道,“小美,你看我们已经这样了,还不能继续吗?”

他知道,胡美的心里一定也是想要自己进入的,只是心里过不去苏大力那一道坎。

要知道,今天可是胡美主动来找自己的,而且刚才面对自己的动作,胡美也是十分的配合,显然心里也是十分渴望的。

胡美别过脑袋,强忍着心头的渴望,不去看那杆跟婴儿小臂似的金箍棒,狠下心说道,“王叔,你可是大力的王叔,我们不能再继续了,那样对不起大力……”

见胡美已经下定决心,老王也不敢来强的。

毕竟他也是个长辈,而且又是同村的人,万一自己用强胡美大喊大叫引来村里人,那可就晚节不保了。

想到这里,老王心里一阵可惜,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让胡美先升一回天,刚才就应该直接进去的。

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还是一起快乐的冲上云霄呢!

可怜他一天已经膨胀三次了,却一次也得不到泻火,再这样下去,他可真的就要憋坏身体了。

老王长长叹了一口气,瞧着眼前胡美那玲珑有致的身段,他怎么能甘心。

刚才就差最后一步了,就差一点点了……

看着眼前诱人的胡美,老王心里忽然涌出一个想法。

“小美,那个……你看王叔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也知道男人这样要是不能得到满足很容易憋坏身体的。你看你能不能帮王叔把它弄出来啊?”

听到这话,胡美的身体一颤,怯怯的转过头,对上了老王那杆依然昂首挺xiong的金箍棒,原本已经消退了一些chao红的小脸,顿时又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

见胡美转过头打量起自己的下面,眼神中透露着犹豫和一丝隐隐的跃跃欲试,老王顿时暗道有戏。

于是,老王也在床上坐了下来,紧紧挨着胡美,挺了挺自己的金箍棒,继续说道,“小美,你就帮帮王叔吧,你也知道王叔就一个孤寡老人,今天也是为了帮你……才会憋成这个样子的,要是不发xie出来,肯定是要憋坏身体的。”

老王故意没有说具体帮胡美做了什么,但是他相信胡美心里应该清楚的很。

今天她去找自己根本就不是因为涨nai,而是因为身体太空虚。

果然,听到老王这话,胡美的俏脸更红了,贝齿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最后缓缓点了点头。

得到胡美的首肯之后,老王原本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再次兴奋了起来下。

毕竟能让村里数一数二的美人给自己撸一下,也是村里那些年轻男人都羡慕不来的事情。

尤其是胡美面前那对丰满又大又圆,皮肤又白又嫩,让这样的极品女人为自己撸一下,那简直就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bsp;虽然他心里很想再来一次,但是也知道今天让胡美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砰!”

听到关门声后,旁边房里的胡美抱着孩子,眼里流露出了一种奇怪的情绪,内疚与挣扎让她难受极了。

但是,老王之前带给她的那种极致的舒服感,却让她久久难忘。

尤其是当老王那粗糙的大手伸进自己的那里,那种瘙痒难耐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身手mo向自己那已经泥泞不堪的地方……

胡美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脑海里不停的回想老王刚刚对她做的事情,而且一回想起这些,她自我安慰的时候,那种极致的舒服感更加翻倍了起来……

再说老王从胡美家离开后,便准备回去了,路过张喜儿家的时候,瞧见张喜儿家的门半掩着,不禁心里一动。

虽然刚刚在胡美那里已经发xie了一次,但是因为今天实在憋得太多次,而且胡美只是用手帮他弄了出来,跟在身体里抽差那种极致的感觉还是不能比的。

想到这里,老王心里又有点蠢蠢欲动了,当下没再犹豫,推开张喜儿的家门,走了进去。

老王直到张喜儿有午睡的习惯,这个时候八成应该是在午睡。

这个sao娘们也够大胆的,午睡竟然连门都不关,也不怕那个男人跑到她家,趁着她午睡的时候把她给弄了!

正胡乱想着,老王已经进了张喜儿的家,只是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张喜儿睡觉的屋里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shenyin声。

老王在心笑了一声,“这个sao娘们,该不会是又自己一个人在屋里想着他老王,在自我安慰吧?”

想到上次自己撞破张喜儿喊着自己名字自我安慰的场面,老王顿时觉得下面那个大家伙又抬头了。

虽然自己弄张喜儿挺爽的,但是看张喜儿自己弄自己那种视觉和上的冲击更能满足老王心理上的**。

想到这里,老王没有进屋,而是悄悄在窗户前蹲了下来,准备欣赏一下张喜儿自己弄自己的场面。

可当老王通过窗户看到屋里面的那一幕,确实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

此时,张喜儿浑身光溜溜的,正被绑着双脚,双手被反绑在后背,整个人被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床上,嘴里塞着一件红色的小内内……

而在张喜儿的身后,一个浑身同样光溜溜的男人,对着张喜儿的后tun。

可不正是王福山那老东西吗!

王福山没有注意到窗外的老王,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身下的张喜儿身上。

只见这时候,王福山抬起手,在张喜儿那雪白又嫩的翘tun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发出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刺激的,张喜儿忍不住浑身一颤,随后就看见那肥美的翘tun上露出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小sao货,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一边拍打着张喜儿,王福山还一边说着说着yin秽的话。

张喜儿的嘴巴被王福山塞着东西,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老王躲在外面的窗户下,看着一面这一幕,心里顿时升起一团火气。

这个王福山仗着自己是村主任,平时在村里没少欺男霸女,想不到今天竟然直接跑到张喜儿家,对张喜儿用强!

他这才娶了赵小敏那个年轻漂亮的老婆,难道还不满足,竟然想要染指整个村子里的女人不成。

王福山那三分钟不到的架势,老王确实男人太多了。

从张喜儿家回去后,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了。

王萌萌看到老王回来了,满脸写着不开心,气鼓鼓的坐在屋子里。

老王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了爽快,竟然忘了给萌萌弄午饭吃,也难怪这小丫头生气了。

“萌萌,都怪师父不好,光顾着给你小美嫂子治病,竟然忘记给你做饭了,师父这就去弄。”老王抱歉的说道。

“哼,我已经气饱了!”王萌萌气呼呼的说道。

“萌萌不气,为了补偿你,等下师父吃好饭带你去镇上买新衣服好不好?”老王宠溺地哄着。

之前他发现萌萌的nai罩尺寸根本不合适,下午准备带她上街去重新买两个新的。

“真的吗!”一听买新衣服,王萌萌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兴奋的跑到老王的面前,抱着他的胳膊,“师父可要说话算话哦!”

xiong前那两团饱满紧紧挤着老王的胳膊,恨不得将老王的胳膊紧紧包裹在那柔软之中。

低头看见王萌萌领口里那两团雪白,老王顿时狠狠的滚动了一下喉结,只觉得脑门的青筋都要热得炸裂了。

尽管刚才在张喜儿那里已经得到了满足,但此时老王仍然感觉到小腹像是有团火在烧似的。

好在王萌萌这时候总算放开了老王,因为下午就可以去镇上买衣服,王萌萌脸上难以掩藏的喜悦。

吃好中饭,稍微休息了一下,老王便跟隔壁借了辆二八大杠自行车,载着王萌萌朝镇上走去。

王萌萌就坐在自行车的后面,因为山路颠簸,担心会掉下来,所以王萌萌紧紧抱着老王。

面前那一对饱满紧紧压着老王的后背,随着山路的颠簸,一上一下的摩擦着老王的后背,惹得老王身体越来越燥热。

王萌萌也没好受到哪里,随着摩擦,只觉得那对饱满上像是有几百只蚂蚁在啃咬一般,瘙痒难耐,让她恨不得直接把手伸进去,好好挠挠。

尤其是饱满顶上的那两颗樱桃,随着摩擦,变得异常的挺立,被那半个巴掌大的内内遮着。

而下面也随着车座的摩擦,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因为老王之前跟王萌萌说过,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所以这次王萌萌没有那么担心了。

“师父,萌萌下面又流水了。”王萌萌单纯的对老王说道。

老王听到这单纯的声音,却说出这样让人羞耻的话,只觉得心理上有种莫名的刺激充斥着,下面也很争气的起了反应。

“萌萌,以后这样的话只能跟师父说,但是不能跟别的人说知道吗?”老王忍着喉咙里的gan燥说道。

“为什么啊?”王萌萌一脸单纯的问道。

“因为……因为如果告诉别人,别人就会知道你的身体出了毛病,会笑话你的。”老王找了个理由搪塞到。

好在单纯的王萌萌并没有怀疑老王的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师父,萌萌不会跟别人说的。”

骑了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总算是到了镇中心的街上。

老王锁好车后,带着王萌萌来了一家内衣专卖店。
“这样啊,那好吧。”王萌萌点了点头。

那种怯生生的模样,看着可爱极了。

“好,现在师父先帮你检查一下你下面,看看这个地方为什么老是流水出来。”

说着,老王的一只大手已经从王萌萌的腰上滑到那个棉质的小内内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开始轻捻了起来。

最敏感的地方被师父这样抚mo着,王萌萌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只觉得原本就有点瘙痒的地方,变得更加瘙痒难耐了,忍不住想要更多,先要师父将手直接从草莓图案的小内内伸进去抚mo揉捏……

想到这里,王萌萌只觉得下面更痒了,身体也像是发烧了一般,热得不行,那个地方又流出来水来。

老王隔着小内内,也能感觉到那里面一定已经开始泛滥成灾了。

“师父,萌萌难受……”王萌萌喘着粗气,声音听起来有些娇软。

那呢喃的轻语,更是刺激了老王,忍不住狠狠挺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喘着粗气说道,“萌萌告诉师父,哪里……哪里难受?”

被这狠狠一撞击,王萌萌的身体狠狠颤了一下,神情也变得迷离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好像是置身于云端,脚不着地,被什么吊着一般,瘙痒中带着几分异样的舒服感。

“哪……哪里都难受……”王萌萌迷离的说道。

此时的她已经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奇异的舒服感中,只想让身体不那么难受。

“要师父伸进去momo。”

几乎是无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老王听了这话,自然也是再也忍不住,手指从草莓图案的小内内边缘翻开,然后直接伸进去两个手指,翻弄了起来。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也从王萌萌的腰身上游走到了面前那两团沉甸甸的饱满上,由右边的那团推向左边,恨不得将两团饱满都握进手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7-17/23061.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