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把老师玩到怀孕(女人忍不住的小说)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7-17 14:13:47 阅读:0

稍微等一下,让我先缓缓劲儿,再进来我就真的要死了。”

“娇娇,舒服吗?我的是不是比你老公的要舒服多了?现在我先慢慢的动,等你慢慢适应了,我再加快速度干你,今晚你肯定爽死了。”老周气喘吁吁的向陈娇娇用同样细微的声音说着话。

陈娇娇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她想把屁-股向前倾斜一些,让老周的东西能退出去一段,不至于那么深入,可陈娇娇又不敢这样动作,因为要是往前倾一些,陈娇娇那湿漉漉的前门不小心就能碰到自己老公的脸庞。

陈娇娇轻轻电点头,大口的深呼吸着,只能暂时先适应一下。

陈娇娇此刻的身-体是真的难受,撑bào裂开的感觉很痛,难以言喻。

可是她同样恋恋不舍这个东西除了痛之外带来的无尽满足,或许只有这样撕裂身-体一样的感觉,在陈娇娇心里才是自己这辈子最想要的东西。

老周既然不动弹,害怕陈娇娇继续大喊,一次不要紧,要是再喊两声,指不定张鹏就醒过来了,毕竟老周和陈娇娇现在做的事情,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肯定要无比小心。
既然不能动,老周身-体紧贴在陈娇娇的臀ròu上,就享受着陈娇娇时不时的夹-紧与嚅动,这时候老周又伸出两只手,开始在陈娇娇的臀ròu和平滑xìng感的美背上游走着。

陈娇娇充实暴涨的身-体没有被撞击,身-体也慢慢的适应,并且开始放松,随着老周粗糙的手掌在她细腻的皮肤上不断游走时,陈娇娇感觉自己不断收-缩的身-体在夹-紧那个深入的坏东西。

这样过去了十几秒钟,对于陈娇娇和老周来说时间足够的漫长。

这时候的老周看着美妙的臀缝,像是找到了好玩的地方,手收回来,看着自己深入在陈娇娇体内的一截根部展现在外边,然后老周用中指磨蹭边缘,沾了不少的润滑水痕后,老周把手指抵在了陈娇娇美妙的后门处。

老周到现在为,活了这四十度年来从没有玩过女人的后门,可是看过的那么多小电影,倒是看过不少玩后门的情形。

这一刻因为陈娇娇在适应不能动作,安静等待的老周像是突然发现的新大陆,开始用手指准备玩-弄陈娇娇的后门。

这时候手指尖进去了一点点,陈娇娇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老周想要干什么,一只手继续撑在床-上,让跨间部位继续对着自己老公的脸庞,陈娇娇吧手臂向后伸过去,死死抓住了老周的手腕。

这时候的老周手指的第一节关节已经进去了,大概有一公分左右的长度,可是后门所带来的夹-紧程度比前门还要夸张。

像是一个力度很强大的环,紧紧箍住了他的手指。

看着陈娇娇紧皱眉头冲自己摇头,表情还带着极度排斥的情绪,老周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把那一节指关节从陈娇娇的后门抽离了出来,这一瞬间老周的身-体又感觉到了陈娇娇前门的剧烈夹-紧和收-缩。

老周心中叹息一声,陈娇娇的身材体型来看,前门都又紧又窄的,后门肯定受不了,她又不是那种蜂腰肥臀的圆润型,老周的尺码这么大,要是真进去了,估计会真被撕裂。

老周虽然这时候有些微微的失落,可他还在琢磨着今晚能够干了陈娇娇,以后肯定有很多时间去开发调-教这个侄媳fù。

突然间,老周又想到了少-fù刘芳,那圆润的臀部肯定适合开发的,到时候玩刘芳的后门就会很轻松。

对于今晚见到相亲对象秦凤莲,老周看着那个优雅少-fù的丰润美-臀,身材和体型也是很适合开发后门的,今晚秦凤莲还说到时候可以的话,还会配合自己玩很多情趣游戏,说不定秦凤莲那个女人后门早就被开发过也说不定。
老周看着身下被自己骑着的陈娇娇xìng感的身-体,他的yù-望又一次开始发散了起来,可当老周回过神,却发现自己已经缓慢的动作起来,幅度力度和速度都不大。

当老周停止动作的时候,把自己被干的特写部位对准自己老公的陈娇娇,低着头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着:“叔,别停,干我。”

原来就在刚才那两分钟,老周一边被陈娇娇紧凑炙热的身-体刺激着,一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把身边可以玩-弄的女人都想了一遍,这期间注意力不在身下陈娇娇的身上,老周一边琢磨着一边开始缓缓的挺身动作起来。

最初的几下陈娇娇只是死死咬着牙,一边承受着撕裂的痛和撑bào的感觉,没多久,难受的感觉慢慢消失,难以言说的兴奋感随着这个尺码的大东西,快速而又夸张的出现,像是巨浪滔天,一浪接一浪的向陈娇娇袭来。

女人的身-体可塑xìng那么强,特别是在承受男人的情况下,陈娇娇由最初的不适应,到现在开始慢慢的接纳,甚至这短短时间,陈娇娇兴奋无比的又把翘-臀抬高了一些,希望老周动作的更加快起来。

当舒缓的抽离与冲入中,老周突然停下来动作,陈娇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羞耻和矜持,只想让身后的老周狠狠的弄她。

短短片刻就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除了是新鲜感与大尺码的刺激之外,老公张鹏的脸庞正对着自己被玩-弄地方,这才是最刺激陈娇娇的。

这样的感觉就是现实中在心爱的老公眼皮底下偷晴,只要张鹏稍微张开眼睛就能近距离看到自己老婆最美妙的地方,在被他表叔的丑陋大东西享用着。

这样的极致兴奋中,陈娇娇直接说出了平时根本都不会说出来的话语。

老周在这一瞬间呼吸变重了很多,随着陈娇娇的话语落下,兴奋无比的老周就像是得到了最期待的命令,双手从揉-捏陈娇娇的臀ròu变成了双手紧紧卡住了陈娇娇的纤细腰肢。

紧接着老周开始挺动腰部快速的撞击起来,随着轻微的啪啪声音响起来,陈娇娇在这一瞬间感觉兴奋程度立刻强烈到承受不住。

一进一出之间所获得的刺激感觉,是她从未体会到的。

这一刻的陈娇娇爽的双手手指弯曲,在按着床面撑身-体的同时,兴奋到表情几乎扭曲的陈娇娇死死的扯住了床单,感受着后边老周固定住她的腰肢猛烈撞击的美妙,每一次的撞击都是一次到底,陈娇娇清晰的感受到那可怕的圆头狠狠顶在自己的子公上。

当每一次抽离的时候,刮蹭着陈娇娇的内壁,感觉更加的强烈。

陈娇娇这一刻完全疯狂了起来,就在老周的大东西进出几分钟之后,陈娇娇咬着牙还是发出了清晰和响亮的嗯声,这时候跨间还有自己老公的脸庞在那,身旁就是睡着的张鹏,陈娇娇也完全顾不上了,只想被这样强烈的感觉彻底的撕裂。

陈娇娇全身紧绷中又一次快速的享受到了无与lún比的美妙滋味。

当陈娇娇以为美妙的巅峰过去之后,恋恋不舍的心情还没有落下,在老周接连不断的快速撞击中,原本就变得无比敏感的身-体再一次快速的把兴奋感觉积存酝酿着。

陈娇娇什么都顾及不了,只是努力翘-臀,甚至在老周撞击过去的瞬间,陈娇娇扭动腰肢向后挺动翘-臀,迎合着老周的撞击。

老周被陈娇娇风搔到骨子里的叫喊声刺激的浑身颤抖,在感觉陈娇娇因为达到了巅峰美妙中剧烈颤抖时,老周感觉自己快要bào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陈娇娇又一波兴奋的感觉再次袭来,马上就要达到巅峰,随着身后老周重重的呼吸和愈发粗鲁的撞击动作,陈娇娇感觉身-体里原本就足够大的东西像是有大了一圈。

作为过来人的陈娇娇立刻知道老周这是要bào发的前奏,突然想起来老周还没带套。

现在正牌老公张鹏弄陈娇娇的时候都被说着要带套,现在被老周弄,要真是bào在她的身-体里,那就真的让陈娇娇无语了。

喘-息着哼叫着,yù-望的折磨中,即将达到巅峰美妙的陈娇娇还不忘轻声提醒着老周:“叔,别,别再弄了,听一下,床头柜那边有套,你快去带上,不要弄在里边啊。”

老周继续抱着陈娇娇的腰,这个节骨眼上,老周已经紧咬牙关,哪还有功夫去找避-孕套,这时候的老周只想bào发,只想跟陈娇娇这样毫无阻隔的刺激中彻底的bào发。

随着老周最后冲刺的动作又快又猛,就连撞击的声音都变大了起来,这个力度之下,原本就在巅峰的节骨眼上,陈娇娇也顾不上让老周再去拿套,只是酥麻的叫喊起来,那声音是这么大,似乎把身下老公当成空气,早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快,快。”陈娇娇疯狂的扯住自己头发,声音变得极度痛苦,表情在扭曲中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欢愉。

“那你让我弄在你里边吗?求我,快点求我弄你。”老周的话语比之前大了一点,几乎是咬着牙齿挤出来的话语。

陈娇娇这时候只有xìng的美妙和yù-望的折磨,那还顾得上避-孕套,她扭动着腰臀,微微转磨盘的同时,享受着老周撞击的刺激感觉再一次攀升起来,这一刻陈娇娇在bào发的同时,也说出了令她羞耻无比的话语:“弄在里边。

叔,弄在我里边,全都给我,对,再用力,我快死了,求你,求你弄我里边。”

陈娇娇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这一刻的陈娇娇被撞击的力度撞得身-体向前倾斜,几乎维持不住修长的美-腿站立。

这瞬间,老周全身紧绷,感觉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尾椎沿着脊梁直冲向脑门,极度的舒爽中,老周深深的向前挺,终于开始bào发了。

陈娇娇这时候感受体内那一股股的跳动,酥麻的她又一次达到了巅峰的美妙。

陈娇娇最终大喊了一声,保持撑在床面上的手臂瘫软无力,只能勉强用手肘撑在床面上。

两个人在剧烈的呼吸着,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没动,享受着美妙的余味。

这样的举动过了好久,老周心满意足的抽出身-体。

当陈娇娇清醒了一些,想到了刚才的撞击声,还有说话声,就连自己的叫喊声都那么大的时候,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腿发软。

随着老周大东西瞬间抽离,陈娇娇如同触电一样一下子趴倒,而泥泞不堪的地方沾满了她和老周的痕迹,就这么压在老公张鹏的脸上。

然而,就是这个动作,彻底击溃了张鹏的心里防线。

本来张鹏是睡觉了,但是自己老婆的叫声实在是浪,让他在睡梦在有了感觉,几分钟之后,陈娇娇到点的时候,张鹏也到了,他就是那个时候醒的。

当他看到自己老婆在自己表叔身下求饶的模样,心里在滴血,他强迫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当他被压的那一刻,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瞬间暴起跟老周虐打一起。

老周和陈娇娇愣住了,没想到张鹏突然醒来了,老周在愣神中,中了张鹏几拳。

陈娇娇羞愧的站在一旁,最后看到张鹏有点下死手,赶紧上前拉架。

张鹏见自己被拉住了,冲进厨房拿起菜刀,砍向了老周,老周躲闪不及,脸上中了一刀。

张鹏看到老周满脸鲜血,瞬间清醒了,呆立在原地。

陈娇娇吓傻了,随后打120.

……

一周后,老周带着脸上长长的刀疤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乡下。看看尽在面前还躺着睡觉的表侄,老周此时兴奋无比,也知道这还是的陈娇娇肯定在这样的刺激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兴奋。

当老周感受到陈娇娇握住了自己的东西,开始微微下按了一些,调整角度的同时,身-体贴过来准备主动让老周进去时,老周看看床-上睡着的张鹏,一旦疯狂的想法冒出来,总是压抑不住,特别是在这样的刺激情形下。

原本老周还想含住陈娇娇xìng感的红唇,可一想弄不好的话陈娇娇之前还给张鹏口过,所以老周也就没有去跟陈娇娇亲吻

 文学



“娇娇,你看张鹏睡的那么沉,刚弄完了你,又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不会醒的。

我刚才跟你说的情趣多刺激,求求你好不好,陪我来试一下。要是不行的话,我一定不让你继续下去的,咱们就试一下,好吗?

来,咱们一起体验一下这样的感觉。”老周一边舔-舐着陈娇娇的耳垂,一边在她耳边喷洒着呼吸的热气说着话。

陈娇娇浑身酥麻,只是用腿跟夹-紧那个令她沉迷的大东西,这时候的她已经没有了思索能力,想让它进来,狠狠的进来,然后bào发今晚上还未彻底放-纵的满足与兴奋。

压抑了这么久,陈娇娇这一次真的也放开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句。然后就看到老周把手再次向她腿-间探进去,动作两下被陈娇娇捂住了手腕,只呼喊着慢点。

老周把手伸出来,沾满了粘湿水痕的手指放在了陈娇娇的唇边,不用老周说什么,陈娇娇xìng感的红唇轻启,一下子含入了老周的手指,陈娇娇头微微摇摆,做出吞吐的动作之后,最终吐出来老周的手指。

老周被陈娇娇这一刻的风搔刺激的又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嘴巴里,装作某种运动一想进出一下,之后这才把手指从陈娇娇的小口中抽离出来,陈娇娇又用小舌舔-舐了两下,这才张开眼睛在昏暗的卧室里跟面前的老周对视。

老周兴奋的把玩着陈娇娇展现在他面前的两团圆球,然后用身-体蹭着陈娇娇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床边。

这次是另一侧的床边,而张鹏正睡得香甜发出鼾声,陈娇娇这时候看到面前自己的老公时,强烈的羞耻心开始煎熬着她,随之而来是远比平时程度强烈的刺激。

真的要这样吗?”陈娇娇羞耻的不敢再去看睡着的老公,向身旁不断揉-捏她圆球的老周说了一句。

当陈娇娇看到老周那双炙热的眼神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叹,几乎不用老周说什么,陈娇娇心里已经明白这个粗鲁的表叔,内心中变态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起来。

听着陈娇娇哎了一声叹气,然后陈娇娇又向前两步走到了自己的老公床边,然后陈娇娇因为有些紧张并在一起的双-腿还是直立在地面上,然后就看到陈娇娇慢慢的弯下了纤细的蛮腰。

陈娇娇很害怕,这个动作做的很缓慢,生怕昏暗的视线看不清楚,不小心碰触到了自己的老公。

陈娇娇慢慢的伸出双臂向前伸,随着蛮腰下弯的同时,双手向前撑着弯下去的身-体,这一来就做出了老周刚才想要看到的情形。

张鹏平躺着睡的香甜,陈娇娇就站在靠张鹏头部这一侧,翘着屁-股弯着腰,双手撑在床-上,而在陈娇娇大腿和最敏感部位的下方,正是张鹏的脸庞。

陈娇娇兴奋的难以呼吸,这一刻不但背叛了老公,还把自己即将被别的男人玩-弄的地方,这么近距离的靠近在老公的脸庞上方,强烈的羞耻感几乎让陈娇娇站不稳。

陈娇娇只感觉这短短时间里,自己的身-体流淌出来的水痕,比刚才还要夸张,这是源自于心理上的强烈刺激。

当陈娇娇做好姿势的瞬间,感觉到身后老周那双大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屁-股。

这一刻陈娇娇低头,一边感受着那双大的力度和粗暴的动作,一边看着自己跨间下方老公的脸庞。

陈娇娇兴奋的忍不住哼叫,她在努力的控制,可是强烈的刺激下根本控制不住。

庆幸的是现在,张鹏很响的呼噜声比她努力控制的娇-喘声音要大很多。

那双手像是抱着一个打篮球,不断的盘玩着,不时的用力揉-捏一下,每当这时候,陈娇娇的身-体就会条件反shè一样的紧绷身-体夹-紧双-腿。

当感觉到老周的手再次滑在自己的臀缝时,陈娇娇彻底的闭上了眼睛。

这样一来感觉更加的敏感而强烈,甚至在老周粗糙的指肚滑过尾骨,滑过敏感的后门,还有泥泞不堪的前门时,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感受都是那么明显。

老周借着昏暗的光线,就这么直勾勾看着眼前诱惑无比的美-臀,因为这时候的动作,看起来更加的突出,就连陈娇娇因为弯腰翘-臀的关系,那两团圆球在微微抖动着,散发着yù-望的颤抖。

老周再次抵在了陈娇娇的门口,这么长的时间下,老周在昏暗的空间里已经能够看到身下白皙的身-体,甚至陈娇娇那诱惑无比的后门都在一张一合。

老周微微挺身进入了湿滑的地方,同时陈娇娇又没忍住的迷人哼声,老周慢慢的前进,似乎在开辟一条原本不存在的道路,因为那种程度的紧凑,让老周感觉快进一些的话,不小心会被折断。

在后半段,陈娇娇几乎陷入了疯狂,这时候捅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可惜还没来得及制止身后抱着自己屁-股的老周,陈娇娇就发出了一声极度痛苦和压抑的叫喊声。

这一嗓子出现,陈娇娇也顾不得撑裂一样难受的身-体,惊慌失措的低头看着身下边老公张鹏的脸庞。

老周没想到这时候陈娇娇敢叫喊的这么大声,也惊怕的停止动作,保持着安静的状态。

当陈娇娇发现张鹏继续打呼噜,睡的死死的时候,这才继续双臂撑在床-上,转头向后侧看着老周的脸庞,声音带着兴奋和痛苦夹杂着的颤抖轻声说着:“叔,慢点,太疼了,你的太大了,我有点受不了,感觉快被顶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7-17/2305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