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妇女做AI(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7-17 14:02:15 阅读:0

她眼见着黄莺满脸红霞,不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笑道:“黄莺,怎么下班了还没走?”

吴玉梅只是随口一问,可听到黄莺耳里却又是另一种意义了,以为被吴玉梅看出点蛛丝马迹,她赶忙插口急道:“那好,我下班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说罢,水灵灵的大眼睛偷偷地瞪老刘一眼后,不看被她轻描淡写一句话搞得俏脸通红的吴玉梅,扭着细腰,踏着碎步款款而去。

吴玉梅看了她的身影一眼,老刘直勾勾的盯着她轮廓鲜明、线条优美的侧面,笑道:“吴玉梅,下班了还不走?莫非是来约我吃晚饭的?”

明知道吴玉梅肯定是有事才过来找他的,但老刘还是故意在言语上戏弄她。

吴玉梅娇艳的脸蛋,粉白而飘着两朵红霞,美眸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说道:“不是的,是沈部长让我告诉你,这次我和你一起去台湾,担当你的助理。”

小妮子神情忸怩,脸蛋上地嫣红当真是娇艳欲滴,好不迷人。

我一个堂堂总经理要这么多助理干什么?找个人监视我?怕我携款私逃?

老刘脑中意念头无数,双眼中却是流露出更浓的调侃之色,只听他笑吟吟道:“你打个电话给我就好了,不用亲自跑一趟的,嗯,不过既然来了,我们顺便一起去吃个晚饭吧!”

俊朗的脸庞,温柔的微笑,如星深眸,吴玉梅的粉脸又不争气的晕红起来,她又羞又喜的偷偷瞅了老刘一眼,满面娇羞,嗔道:“人家是在和你说正经事,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正经一点。”

说完,她向后退开了几步,好像怕老刘会对她做什么似的,老刘还待在说什么,可是美女已经没有给他机会了,又如前者黄莺一般,急急娉婷离去。

看着吴玉梅款款而去的美丽背影,老刘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小美也正在气闷着,本来她是决定和老刘一起去,废话,不一起去怎么看老刘的笑话。可是,公司临时有一单千万的大单子要谈,他这个部长显然是不可能脱开身的。

思前想后,小美决定还是要让人和老刘一起去,本来最初决定派个男人和他一起去,但是她又害怕两个男人凑在一起,老刘被对方“带坏”,去那些下流的地方;于是决定选一个女孩子,最后小美在秘书部选了吴玉梅,这样老刘可该老实些了吧!

只是,小美有欠考虑的是,让一个美女和老刘一起出差,天高皇帝远,这不是把美羊羊往灰太狼口里送吗?

吴玉梅离开后,老刘收拾心情,重新打开电脑,开始在百度一通狂搜,半个小时之后,他渐渐的对内衣这个行业有了初步的了解。

在内衣市场上占了80%份额的就是女式内衣,它对设计的要求远比成衣要简单,但流行的时效性却很惊人,也就是说要想在这个领域里有所作为,就一定要不断有新的作品问世,只有这样才能追赶得上流行的步伐。

目前国内在内衣设计与生产上黛安芬集团处于一枝独秀的地位,其公司黛安芬品牌内衣在国际上也已经闯出了一番天地,也许是观念问题,目前还真的没有几家公司是专门生产女式内衣的。

还有几家如北极绒内衣、三枪内衣、AB内衣等国内几家大型生产商也是男女设计全部包括,可以说,天枫集团选择这种策略调整方式是冒了一定的风险,但如果能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前景倒也是一片光明。

实践出真知,老刘决定还是去各大内衣店考察一番。

看着电脑里无数花花绿绿,小的可怜的女性贴身之物,而且还有那些极尽诱惑的字眼,老刘感觉身体某个地方胀得慌,刚才又给茶杯加了三次水,现在一放松下来,当然要释放了。

听说憋多了会得毒症

 

,老刘可是很爱惜老刘的生命,于是他飞快朝厕所跑去。

虽然一脑子胸罩啊,啊,模特啊,但老刘还是很舒爽将体内囤积的废水都放尽了,正闭目享受后的余韵时,忽然听到隔壁有声响。

种声音很好听,而且还有很强的节奏感和连续性。当然,老刘即便就是没有吃过猪ròu也总该见过猪走吧!而最为关键的是,男厕所的旁边当然是女厕所,而且中间只隔了一堵并不厚实的墙壁。

听着那边的水流击打马桶壁的声音,老刘还没有放进裤子的工作顿时猛地膨胀起来。

那是女人小解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生理上的原因,男人小解像泄洪一般,“哗啦啦”地响;女人小解,却像在一个大坝上开了一个很小的口子,里面的水猛地激,发中一阵撩人的“唏唏”声。

自从上午和下午被黄莺那小妖精两次挑起了欲.火,而且刚才又硬生生憋着,看了一个钟头关于内衣方面的知识,如今被女人小解的声音一刺激,老刘竟然怒然勃发,且越演越烈,一发,嗯,没发可收拾不了。
 

老刘和黄莺这对年轻男女在不经意间算是学了堂生动形象的关于男女生殖方面的生物课,黄莺娇媚的脸蛋红潮久久不退,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幅被人窥视到隐私的模样。

老刘瞧她神色,估计她想解释什么,心里好笑,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不用猜都知道这电脑准是她平时没事到处浏览网站,或者是玩游戏,下载电影什么的才染上的病毒木马的,瞧不出这丫头还好这一口,今儿摊上这事,老刘好笑之余甚觉荒唐。

办公室略显沉闷,A图没了,老刘头脑清醒了一点,再迟钝下去好象有点说不过。

于是厚着脸皮打破沉闷的气氛,只听艾薇达人老刘干笑两声,道:“其实我最讨厌日本了,所以像松岛枫,苍井空,渡濑晶,黑泽爱,美竹凉子,武藤兰,饭岛爱,观月雏乃,高树玛利亚,小泽泉,立花里子,南波杏,红音,更是听都没听过”

一个冷笑话,将黄莺逗乐了,她虽然不知道渡濑晶,黑泽爱,美竹凉子是谁,但是武藤兰,饭岛爱,观月雏乃,苍井空几女还是耳熟能详的。

老刘向黄莺问明了电脑里没有什么重要资料,又向她要了软件,除了重装系统,似乎找不出什么好法子。

重装系统需要时间,俩人坐在办公桌前一言不发,均将眼睛盯着毫无生气的电脑屏幕,相信电脑里的百分比俩人都没什么兴趣,估计都在神游太虚各想各的心事。

其实,老刘最为中意的还是被称为“女.优界的女神”的松岛枫,虽然枫妹妹不是他喜欢的**型,但是也拥有34D的完美身材和一双雪白修长美腿

 文学



“老刘!”

门外的呼唤声打破了老刘的无良幻想,他回抬头望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无瑕的脸庞,当然还有一副修挺的好身材。

见吴玉梅站在办公室门口,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来得真好,于是站起身走过去笑问道:“找我有事啊?”

“没事,中午了,我上来叫你一块吃午饭。”吴玉梅的脸蛋不意察觉的微微一红。

老刘看了看表,可不是么,都12点多了,这一上午还过得真快,老刘转头向黄莺看了一眼,意思是你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

黄莺这会儿已经恢复了正常,站起身来,说道:“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减肥。还有,嗯,谢谢你帮我修好电脑。”

如兰似麝的香味传入了鼻端,老刘的心情突然变得舒畅起来,他低头朝黄莺笑了笑,却正好看到她修长白皙的脖子,还有脖子下面那精致的锁骨。

贪恋地看了一眼,老刘自然地收回了目光,停留在黄莺两个甜甜的酒窝上面,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坏东西,他眼睛在往哪里看呢!

注意到老刘的目光迷离地扫过自己高耸的胸部时,黄莺的脸颊爬上了两砣醉红,急忙偏过头,水汪汪的媚眼却是瞧了吴玉梅一眼。

不明白吴玉梅怎么会认识老刘的,而且似乎关系还不错,居然叫他一起吃中饭。

老刘和吴玉梅去食堂吃了中午饭,回来的时候,他特意给黄莺带了份快餐,那小妮子都瘦成那个样子了,哪里还用得着减肥。

下午,本来以为还是没有什老么具体事务可干的老刘却被召唤进了小美的办公室。

小美和颜悦色的交给老刘一份资料,让他去找对方,签一份合约,接着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让老刘现在立刻去办这件对公司来说“十万火急”的事情。

我不是总经理么?怎么这种找模特拍广告的事情也让我去?

老刘郁闷的离开了办公室,留下独自偷乐的小美,她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出了一个折腾老刘的点子。

天枫集团是跨国企业,旗下包括有各个子公司十数个,公司的确要找人拍摄一组MV,只是代言的商品是女性内衣。

而且这事情本来归属子公司的设计部门管理策划,可是现在却直接被小美丢给老刘来做。

想到老刘在一众美女模特包围下,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站立不安的样子,小美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老刘坐在办公椅上,翻看着手中的档案,立时,他瞪大了眼睛,居然是让她去找一个人气美女拍摄一组MV和几组写真,靠,居然是代言内衣。

他奶奶的,我成立的可是建筑公司!虽然现在成为上市公司了,产业五花八门,但大体以地产、信贷、融资、股票、期货为主,怎么现在要我去给什么内衣拍广告?

老刘有些呆滞地翻看着手中的资料,资料还算详尽,只是却要去一趟台湾,前前后后大概要两个星期左右。

“看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了?”黄莺在老刘回到办公室后就一直一惊一乍的,小妮子好奇心旺盛非常,于是一脸戏谑地看着坐在靠椅上思索的他,笑嘻嘻地道:“难道扣你薪水了?”

老刘翻了翻白眼,道:“凭什么扣我工资?我工作努力,今天我以公司为荣,明天公司以我为荣”

黄莺坐到他对面,“噗哧”一笑,掩着小口道:“那你在那里苦恼什么?”

“机密!”老刘淡雅一笑,然后又轻声叹道:“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必须保密。”

黄莺眼中睛光闪闪盯着他看了几眼,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压低声音娇声道:“快点说嘛!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不会吧!在你的印象中我是那么容易犯错误的人吗?”老刘故作惊讶地道:“公司可是有保密条例的。”

“谁说你容易犯错误了,只是人家真的想知道嘛!”黄莺嗔白了他一眼,轻笑一声道:“好了,这个你就别装了,还是说说看你为什么去了部长那一趟,回来就变成了这样吧!”

老刘近距离审视着黄莺娇美的容颜,淡淡地道:“这件事情是不能告诉外人的,嘿嘿”

黄莺听他这么一说,表情变得有些失望,但接下来老刘另有深意的“嘿嘿”了两声又从新点燃了希望。

黄莺一把抓住老刘的胳膊,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你嘿什么,有什么就直说呗!”

老刘故意色眯眯地盯着她那胸口u形领下,一双雪白的高耸,微露在外雪白的深沟,坏笑道:“但是假如你不是我外人,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黄莺羞涩地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美白的胸口,脸上现出一阵娇红的羞态,却没用去遮挡外露的**,反而挺胸抬头,瞪眼嗔道:“你那天,那天把人家那样了,难道还不够吗?”

老刘一脸冤枉道:“那天,那天是意外,而且我才是受害者。”

说罢,他一脸贼兮兮笑吟吟的扫视着黄莺成熟美艳,凹凸玲珑的娇躯。

黄莺俏脸飞红修长的美目狠狠盯着他,猛

 

地一咬牙,抬头含羞瞧着他道:“你是受害者?难道你还想害回来不成?哼,你敢么?”

“你看我敢不敢。”老刘嘴角逸出一丝邪笑,双目色光烁动,身体悄然的离开了座位朝对面的黄莺移去。

黄莺见之娇躯一震,俏脸忽明忽暗,芳心却是莫名地一喜。

高耸的胸脯微微地起伏,俏眸异彩一闪而过的凝视着老刘。

红唇轻启,皓齿略现淡定的嫣然一笑道:“你这坏家伙,别以为做做样子吓吓唬唬我,我就会怕了。你今天要是不告诉什么事,我还真是不走了。”

老刘确实是戏弄之意,毕竟这里还是办公室,虽然快到下班时间了,同事几乎已经走光了,他俯头过去,先在她的粉颈大力嗅了几下,然后贴近她的脸蛋,道:“真的不怕,那我可就要动手了。”

黄莺表面上在故作镇定,心里却是一阵激动、羞怯,一方面即有点期待老刘会做出点什么不轨的举动来;另一方面又害怕他真的对她做出什么羞人的事。

黄莺娇媚艳丽的她脸上的羞意渲染了一身,雪玉一般洁白晶莹的肌肤上到处蔓延着娇艳的桃红色,中人欲醉,艳丽得让人晕眩。

老刘从上往下的盯着她胸前高耸上诱人的凸起而挤压成一道深深的雪白沟谷,她发现老刘在直瞄着她丰挺润滑的前胸,原本就红扑扑的脸颊更是罩上一层薄粉,俏脸加倍地鲜艳起来。

偏偏却佯作若无其事直视着正前方,道:“你有胆量就来呀!看谁怕谁。”

黄莺一张含羞带怯的俏脸不敢有丝毫转动,怕稍有不慎会贴上了老刘的大嘴。

本来无心吃美女豆腐的老刘听到黄莺放话出来,不经暗想:“看来今天我不做点什么出来还真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了。”

老刘一伸手,移到她近在咫尺的摸上她浑圆修长柔美雪白的大腿,嘴里啧啧赞道:“黄莺,你的玉腿滑腻腻的,真是又结实又充满弹力,手感是相当的不错啊!”

灼热的手掌在敏感大腿上的运动,黄莺立刻产生了触电般的感觉。

这一刻,她甚至忘记挣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自己的心跳。

只觉一阵淡淡的男性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由心神一醉,整个人有都有点搞不清方向了。

黄莺下意识的夹起微微颤抖的双腿,羊脂白玉般的娇靥晕红,俏脸含春。

芳心又羞又喜万般,美眸羞合,“嗯”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羞红了双颊。

一股如兰似麝的馨香扑鼻而各来直沁心扉,曲线玲珑肤如凝脂充满成熟娇躯让老刘不由得心神一荡,没容他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时,脚步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有些手足无措,心神迷醉的黄莺,她有些急忙推开俯身站在他身旁的老刘站起身,慌乱的整理起裙摆和衣裳,神情仿若一对的偷情的男女被人撞破了一般。

相比而言,老刘是泰然自若,一脸促狭的笑看着黄莺,不紧不慢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抬头看着玻璃门外的过道。

几个呼吸的工夫,门外走入一位青春貌美,笑颜如花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算得上是第二次撞破老刘好事的吴玉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7-17/23052.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