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农村大炕乱睡-在办公室疯狂撞击h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7-05 14:40:02 阅读:0

赵权这才挥挥手,把刘四喜给打发走了。

 

 

刘四喜心里长松了口气,太吓人了,之前顺了个移动硬盘而已,差点被送进看守所去。

 

 

心中正暗暗庆幸着平安度过这一难,结果刚出办公室门口就遇到了徐军。

 

 

刘四喜当时就怒了,要不是徐军这王八犊子告黑状,她会有这事?!

 

 

狠狠盯视着徐军,刘四喜压低嗓音威胁道:“王八犊子你等着,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徐军正气喘吁吁买烟回来了,听到刘四喜这话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心想这是咋的了,也没干得罪刘四喜的事啊?

 

 

还没等他琢磨过味儿来,赵权就在办公室内招呼他了。

 

 

满头大汗的徐军赶紧凑上前,将新买的软中华香烟给递了上来。

 

 

赵权接过烟,又皱起了眉头,“软的啊?我喜欢抽硬的。”

 

 

徐军整张脸都快垮掉了,玩人不带这么玩的,“赵总,您到底想抽什么样的明确跟我说可以吗?我这一趟一趟的跑来跑去……算了,我再去给您换。”

 

 

本想着抱怨一通,但话刚出口没几句徐军又给压下了。

 

 

如今的赵权可不是之前的赵权,他真要硬怼上几句,那付出的代价可太大了。

 

 

于是他伸手抓起香烟,准备再次去换。

 

 

只不过人刚走到门口的赵权就把他给喊住了,“行了,凑合抽吧,换来换去多麻烦。”

 

 

徐军松了口气,他就知道赵权还是那个怂包窝囊废,即便当了老板也不敢拿他太过分。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随后他就听赵权说,“你去把XXX给喊过来吧!”

 

 

“切,到底还是那个LOW壁窝囊废,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在心中嘲笑着,徐军就往办公区域走去,然后帮赵权把人给喊了过来。

 

 

喊完人徐军刚准备坐下,就发现远处赵权在向他勾手,示意他到办公室门口站着。

 

 

徐军满头雾水的来到赵权办公室门口,规规矩矩的站那了。

 

 

赵权也不训他也不搭理他,只把刚才被他喊来的人给带进了办公室。

 

 

当办公室房门闭上后,他贴着门听了会儿,也没听清楚里面在说什么。

 

 

很疑惑,徐军实在不知道赵权到底想要干什么,葫芦里又藏着什么药。

 

 

只是不多会儿后,出来的人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没好气的告诉他,徐军让他去喊谁。

 

 

“又喊人,这LOW壁到底想什么?”

 

 

徐军怎么想也想不通,但想想这总比来来回回去买烟的好,也就照做了。

 

 

只是没成想,这一喊就愣是喊了整上午,全公司几十口子人,全都被他给喊了个遍。

 

 

起初徐军也没觉得有什么,只琢磨着这事有些古怪,但渐渐的他就开始害怕了。

 

 

进去后再出来的每个人,对他都没有好脸色,甚至不少人还像刘四喜那样威胁他。

 

 

如果只是部分人对他没脸色那也就罢了,可这整公司的人都这样……

 

 

想想早上赵权被众人言语围攻的事情,徐军就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觉得,这一幕好像即将要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正心中焦虑不安的时候,赵权的呼唤声从办公室内传出,“小徐,你进来。”

 

 

徐军心中惴惴不安,忐忑的推开房门进去了办公室。

 

 

这会儿看着赵权,他莫名的有些两腿发软,“赵、赵总,您喊我有事?”

 

 

赵权没有搭理徐军,只是拆开之前徐军买的那包软中华,嗅了嗅,随即给丢进垃圾桶里。

 

 

“你说这人臭,他拿过的东西也臭。多好的烟啊,就这么被你那只臭手糟践了,真是可惜。”

 

 

徐军心里颤颤,原本他还觉得赵权依旧是那个LOW壁窝囊废。

 

 

但经历过这一上午后,他发觉好像不是这样,赵权只是在慢慢收拾他而已。

 

 

于是,他绷不住了,他开始颤声求饶,“赵总,您大人有大量,您就饶了我吧!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懂事,傻乎乎的被黄小山给教唆了。”

 

 

“所有事情都是他的主意,他说他看上了孙晓芸,说你不配,所以就让我故意在公司里面把你搞臭,连带的孙晓芸也厌烦你,然后他就在旁边讨好孙晓芸……”

 

 

“赵总,这些事情真不是我的主意啊,我求求您了,您就放过我吧!如今您都是大老板了,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您就不要再因为这种事情跟我这种小垃圾计较了。”

 

 

不得不说,徐军这饶告的还是挺有诚意的,甚至还自比为小垃圾。

 

 

不过赵权却抬起头望向他,眉毛更是忍不住的皱起。

 

 

“自比为小垃圾,你配当垃圾吗?难道你不觉得,这太高估你自己了?”

赵权的话,相当刺耳,而且也是相当的不留情面,直让徐军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挂不住他也得挂,只要他还打算在公司里待着,那他就是装壁也得给装圆润了!

 

 

“赵总……”

 

 

徐军还想说些什么,但赵权根本不给他机会。

 

 

“我不是大人,自然也不会有大量,有也不是给你准备的。黄小山的账我会跟他清算,但现在我就想先把你的账给清了。”

 

 

摸起桌上那一摞‘罪状书’,赵权丢给了徐军。

 

 

徐军赶紧上前翻来,这一看顿时吓一跳,上面竟然全是关于他和公司里其他人的‘罪状’。

 

 

尤其是他自己,每份上都有关于的检举,那‘罪状’多的,几乎都成公司里的公害了!

 

 

就在他颤颤着松开那一摞‘罪状书’后,赵权的话也再次出口。

 

 

“对了,我跟他们每个人都说过,是你告的状。”

 

 

徐军可算是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每张检举页上当先一条都是他,明白为什么每个人出办公室后都会对他怒眼相视,更明白了赵权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这是故意是坏,你想让我引起众怒,让公司所有人都针对我!”

 

 

徐军大瞪着眼睛吼叫,吼声中除了愤怒,还有惊惧。

 

 

赵权倚靠着老板椅,翘起二郎腿面无表情打量着他,“这不正是你之前对我做的那样吗?我只是照着你的方式,把你对我做的再打包还给你而已。”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徐军很慌乱,他仿佛看到了稍后回到办公区域后,大家对他的斥责跟怒骂。

 

 

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他忽地反应过来,随即脸上泛起嗤讽的笑意。

 

 

“不会的,他们只要随便跟周围的人说说,交流过后就会知道你在说谎,那些事根本不是我说的,他们不会合起伙来针对我,你只是在白日做梦!”

 

 

赵权点点头,“他们当然会知道我在说谎,知道那些事情不是你说的。但是你觉得他们在交流的时候,会暴露出自己检举过谁吗?不,他们不会的。”

 

 

“这种事情他们谁也不会说,只会埋在肚子里烂掉。所以唯一的坏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也只能是你,因为你是他们唯一发泄的途径,因为是你引着他们对付我从而得罪我的!”

 

 

“而我不同,我现在掌握了他们所有人的把柄,他们只会惧怕我敬畏我,至于你……”

 

 

赵权摊开双手,一副无能为力又爱莫能助的样子。

 

 

徐军愣住了,要不是背后有墙壁倚靠的话,这会儿他怕是都跌坐在地了。

 

 

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徐军,赵权嗤笑一声,挥手将他给往外赶,如同在驱逐一只苍蝇。

 

 

徐军这才回过神来,忙来到赵权近前弯腰低头的鞠躬,语气中更是斥满诚恳与懊悔。

 

 

“赵总,我错了,您放过我吧,求求您出去跟他们解释下,这事跟我没关系。不然我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就是众矢之的,以后没法再在公司待下去了,我求您了……”

 

 

赵权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徐军,笑声说道:“徐军,我不开除你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而且我这也算你原谅你了。可你总不能在捅我一刀后,求得了我的原谅,还让我夸赞你好刀法吧?天底下可没这样的道理。”

 

 

“赵总,我不是这意思,我……”

 

 

“行了,去吧!”

 

 

根本不给徐军多说话的机会,赵权直接把他给轰了出去。

 

 

离开赵权的办公室后,徐军失魂落魄的,而且还有些担忧,他担忧他害怕的事变成现实。

 

 

可实际上,他的担忧还真开始朝着事实转变。

 

 

在途经陈六福的面前时,那瞪大的眼珠子仿佛要凶死他似的。

 

 

经过刘四喜的旁边时,更是有大口唾沫直接吐在了他脸上。

 

 

他刚要说些什么的,周围人就蜂拥而上,对他开始斥骂指责:

 

 

“徐军,你特么不是个东西,竟然去赵总那告我们黑状,混蛋玩意儿!”

 

 

“曹尼玛的,你这个坏种,要不是因为你挑拨,我们能跟赵总为下愁?要不是赵总宽宏大量,我们大家今天都要被你给害死了,草!”

 

 

“跟他废什么话,打他个狗曰的,法不责众……”

 

 

这话可不单是说说而已,还真的就演变了围殴事件了。

 

 

大家你一拳我一脚的,特别痛快,连刘四喜这个女人都惟恐落于人后,踩着高跟鞋对徐军屁股就是一通猛踹。边踹她边琢磨,别再把鞋跟给捅进徐军菊花里面去……

 

 

远处,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喊进办公室的孙晓芸跟黄小山被吓坏了。

 

 

连徐军那条煽风点火的小狗腿都被收拾的这么惨,他们这两个当事人还会有好果子吃吗?

 

 

听着人群中徐军惨烈的哀嚎,孙晓芸吓的脸色发白,身子都不由得开始颤动。

 

 

“小、小山,赵权他到底是怎么当上大老板的,早上那个自称是他妹妹的女孩,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他稍后不会也这么对付、对付咱们吧?”

 

 

孙晓芸害怕了,她开始有些懊悔背叛赵权,也懊悔之前对赵权的污蔑了。

 

 

旁边,黄小山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蜡黄蜡黄的。

 

 

“不可能的,早上那个女孩说的不可能是真的,我刚才看到赵权跟韩璐离开时,趴在韩璐的耳边说些什么,韩璐还在骚笑,他们俩肯定是勾搭上了。”

 

 

黄小山眼前一亮,猛地攥紧了拳头,“肯定是这样的,这是韩璐在故意帮赵权出气呢,要不然韩璐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办公室空出来给赵权,反而带去了我爸的办公室?”

 

 

“他们这是在故意针对我们,故意针对我爸,他们这是在演戏!”

 

 

听到黄小山非常合理的分析,孙晓芸心中也顿时充满了底气,“对,就是这样!”

 

 

“赵权这个LOW壁,竟然还指责我背叛,明明就是他先背叛的,他先勾搭上的韩璐。这两个贱人,早就勾搭到一起不说,竟然还有脸指责我?!”

 

 

对于赵权的背叛,孙晓芸感觉到非常生气。

 

 

随即她就蛊惑起黄小山,“他们肯定是趁你爸不在,故意来占他的办公室显威风给咱们看。你快把你爸给喊来,他身为财务副总,是公司的顶梁柱,韩璐都不敢得罪他!”

 

 

“让你爸过来,狠狠打那两个贱人的壁脸!”

 

 

黄小山郑重点头,在孙晓芸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宝贝儿你说的对,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打这对贱人的壁脸,看他们怎么交代!”

在办公室内看了会儿,估摸着徐军被揍的也差不多了,赵权这才出门走了过去。

 

 

“哎呀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大家都是同事,你们怎么还动手打上了?”

 

 

见大老板过来,众人这才停手,把被打倒瘫软在地的徐军给显出来。

 

 

赵权上前看了眼,满脸的不忍心,“啧啧,你们看把人给打的,满脸是血,身上全都是脚印,还有这裤子,这……哎,这裤子咋还塞进去了,这谁干的这是,咋还暴人菊啊?!”

 

 

刘四喜装作没事人一样,试了试鞋跟,还好,没留在徐军身体里面。

 

 

这个时候的徐军蜷缩在地上,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着,到底谁揍的哪他也记不起来了。

 

 

满脸是血不说,眼眶子都被人给踢肿了,好像还有几个老娘们儿下脚忒狠,专往下面招呼,差点把他给疼的晕死过去。

 

 

这会儿听到赵权装模作样的关心声,原本有气无力的他顿时气到火冒三丈。

 

 

“就是这个LOW壁,就是这个LOW壁骗你们写下别人的罪状,我都看到了,他那一摞呢!”

 

 

众人听到这话后顿时心里一颤,这一摞里面肯定也有写自己的,刚才赵权都问了。

 

 

而同样的,这一摞里面也有他们写别人的,所以这事……不能暴露出去,打死都不能暴露!

 

 

有脾气急躁的,抬腿就是一记大脚板子,当时就把徐军的嘴巴子给封住了。

 

 

“放尼玛的狗屁,让你污蔑赵总!让你胡说八道!让你破坏公司团结!”

 

 

一句话就是一脚,直把徐军踢的满嘴是血。

 

 

周围众人心虚,也赶紧跟着再次围了上去,噼里啪啦的又是一通暴打。

 

 

赵权站在人群外围,嘴角微微挑起。

 

 

办公桌上的那一摞‘罪状书’,足以让公司每个员工都对他保持敬畏。

 

 

远了不说,眼下徐军的再次被打就是很好的证明。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赵权耍的心计手段,可谁敢点破,自己的小尾巴被人赵权抓在手里呢,万一要是像徐军这要被扯出来溜猴,那可惨大发了……

 

 

又是噼里啪啦一通暴打后,赵权这才将围殴的众人给分开。

 

 

来到徐军面前蹲下身子,赵权不忍心的啧啧着,“哎呀,被打的老惨了,我看着都疼。你看看你身上,原本挺白净的一件衬衣,这会儿个送外卖的工作服都不如,你可真是!”

 

 

摇摇头,赵权实在不忍心看了,起身就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7-05/22271.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