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说写得好,金庸的开头才显得特别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6-10 14:50:31 阅读:0

 

是小说写得好,金庸的开头才显得特别

金庸早期写小说,总习惯以武打场面开头。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说,开篇用的笔法非常普通:“清乾隆十八年六月,陕西扶风延绥镇总兵衙门内院,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儿,跳跳蹦蹦的走向教书先生内房。”
  
  酷爱扮男装、搞得陈家洛误会霍青桐的李沅芷,就这么出场。
  
  《碧血剑》开头跟《书剑恩仇录》差不多:“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渤泥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来朝,进贡龙脑、鹤顶、玳瑁、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久,赐宴奉天门……”
  
  这开头,很像历史小说。《碧血剑》整本书,也写得像历史小说。
  

  《白马啸西风》开头:“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後的急驰而来。”
  
  小说一开头,李文秀的父母就挂了。
  
  写《鸳鸯刀》,金庸本想走逗逼路线,只可惜装逗失败,整篇小说巧合痕迹太浓。开头是这样的:"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
  
  写《雪山飞狐》开头是这样:“飕的一声,一枝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
  
  《连城诀》开头,金庸写的是狄云和戚芳在练剑法:“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
  
  《天龙八部》,也是以比武作为开头:“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中年汉子左肩,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
  
  若不是段誉忍不住大笑,外加钟灵带着闪电貂出来搅局,这开头确实很难让人感兴趣。
  
  《飞狐外传》开头,是一句对话:“胡一刀,曲池,天枢!”“苗人凤,地仓,合谷!”
  
  《鹿鼎记》的开头,很有画面感,很适合拍影视剧:“北风如刀,满地冰霜。江南近海滨的一条大路上,一队清兵手执刀枪,押着七辆囚车,冲风冒寒,向北而行。”
  
  《侠客行》《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则已古人写的诗词作为开头。
  
  《笑傲江湖》的开头,先从林家写起:“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春光漫烂季节。福建省福州府西门大街,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直通西门。”
  
  我最喜欢的还是《射雕英雄传》的开头: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
  
  很寻常的开篇,但这种景色描写,让人神往。但是,你也知道,故事即将发生,江湖上即将掀起血雨腥风,有人马上要搞事情了,这种平静将不复存在。
  
  果不其然,这段平静过后,金兵突袭,来到牛家村大开杀戒。
  
  金庸小说中,第一个出场的人,大多不是主角。像《鹿鼎记》,先写了黄宗羲、顾炎武、吕留良,后来,带着主角光环的陈近南出场。你以为陈近南就是主角了,结果金庸笔锋一转,第二回却开始认真地写茅十八,引出了真正的主角——韦小宝。
  
  最虐读者的,还数《倚天屠龙记》。金庸先写郭襄,接着又写张三丰(张君宝),让你误以为他们俩就是全书主角。岂料,郭襄和张三丰在第一回出场以后,到第二回里就是“几十年后”了,郭襄此时已经归天。武当七侠之一的俞岱岩出场,刚一出场就行侠仗义救下了一位老者,而后阴差阳错地得到了武林至尊的屠龙刀。
  
  你以为他就是主角了,没想到他刚出场没多久就被搞瘫痪了。接下来,张翠山出场,遇上了殷素素,男才女貌,你以为他们俩就是主角了。没想到,金庸又一个急转弯,把他们俩给写死了。他们俩的儿子,张无忌,才正式以第一主角身份亮相。
  
  张无忌小时候,跟杨不悔挺有CP感,这两人的名字也登对,结果金庸却安排他俩只有兄妹之谊。金庸铺陈张无忌和周芷若、殷离的感情线,埋伏笔埋得比较早,而赵敏是全书写到一半才出场,可她三下五除二就拿下了张无忌……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我最喜欢的便是《倚天屠龙记》呢?大概就是因为看小说过程中,我老有一种作者带着我坐过山车的感觉吧。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6-10/20675.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