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下一站幸福_谁会在乎我曾真的错失

哆啦萌宠网 萌宠资讯2021-05-20 13:52:57 阅读:0

  静静和小波是一对漂泊在城市的情侣。定情那年,小波郑重地许诺,给他两年时刻,他就带静静进入“下一站的美好”。一眨眼五年曩昔,两人仍是过着平平的同居日子,小波也没有曾经开朗了,时常心事重重的姿态。
  
  这天,两人晚上散步,路过了一家珠宝店。门口的营业员热情地招待他们:“进来看一下吧,今天有活动,全场七折。”静静见小波无动于衷,硬是拽住他,进了珠宝店。一排排钻戒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辉,静静一下子被一款戒指吸引住了。那枚戒指上镶嵌着一小颗蓝色的钻石,正散发着瑰丽的火彩。
  
  营业员拿出戒指,热情地戴在静静手上,有意对着小波说:“先生,你女朋友戴着多美观!”
  
  小波欣赏着静静细长手指上的钻戒,情不自禁地夸道:“美观。”
  
  营业员推波助澜地介绍道:“这款钻戒名叫‘爱情的分量’,价格是五万两千元,代表‘我爱你’。”
  
  一听价格,静静和小波一起缄默沉静了。静静脱下了戒指,勉强地笑着:“不是说今天全场七折吗?”
  
  营业员熟练地说:“其他产品是七折,只要这款婚嫁戒指不打折。你们想,爱情怎样能打折?”她又拿来一根铂金链条,穿过戒指,组成一条项圈,“咱们随戒指附赠一条铂金链,您试试!”
  

  静静本想拒绝,可不知怎样的,她任由营业员把项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珠宝店的镜子,清清楚楚照出静静美丽的脸庞,在钻石的衬托下益发熠熠生辉。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死后多了一个男人,他感叹道:“真美观!”一见这人,静静立马必恭必敬地叫了一声:“吴总好!”
  
  来人叫吴二宝,他父亲是个地产商,吴二宝自己名下也有矿,是正宗富二代。他是静静公司的重要客户,两人从前见过几次面。
  
  静静将项圈取下,还给了营业员。这时,吴二宝豪爽地掏出信用卡,指着那枚钻戒,向营业员低语了几句。营业员先是有些惊奇,随后眉开眼笑地刷了卡,小心地把“爱情的分量”包了起来。吴二宝满足地打开门,大步流星地走了。
  
  见钻戒被他人买下,小波如释重负,强笑着说:“咱们再选一个。”静静意兴阑珊地摇摇头,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说:“不用了。”
  
  这时,营业员追到门口,她热情地把珠宝袋递到静静手上:“您的东西还没拿呢!”
  
  静静惊奇地问:“什么?”
  
  营业员满脸堆笑:“是吴总送你们的钻戒!”静静像是被烙铁烙了一下,慌忙把袋子推了回去:“不,不,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要!”
  
  营业员小声道:“我也没办法,吴总是咱们店的VIP,不能得罪他。您实在不要,请自己还给他吧。”
  
  静静和小波各怀心事,回了出租屋。深夜,静静悄然起身,戴上了那枚“爱情的分量”。钻石在月光下散发出令人沉醉的光辉。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它脱了下来,从头放回了珠宝盒。
  
  黑私自,小波没睡着,他目击了这一切,无声地流下了眼泪。静静这么好的姑娘,自己却连一枚她喜爱的戒指都买不起,之前的许诺也不知何时可以实现!想到“下一站的美好”,小波烦躁起来,像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喘不过气……
  
  第二天,静静找到吴二宝,一番纠缠后,把钻戒还给了他。静静回到家,家里静悄然的,小波这么早就睡了?静静疲惫地倒在沙发里,这时,她遽然看到茶几上有一个珠宝盒子,底下压着一张纸——
  
  静静:
  
  抱歉,咱们不适合在一起。我最后能送你的,是我的“爱情的分量”,期望你能获得真实的美好。
  
  小波
  
  静静觉得天旋地转,她冲到卧室,哪里还有小波的影子?她手里的珠宝盒顿时掉到了地上,那枚钻戒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
  
  那之后,小波换了电话、换了作业,从静静的日子里消失了。吴二宝得知静静失恋,乘虚而入,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吴二宝从小性情骄纵,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必定要想办法得到。现在,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像静静一样憨厚的姑娘。他每天送花、送饭、送温暖,终于抚平了静静受伤的心,他们在一起了。
  
  一年后,他俩要办婚礼了。豪车组成的迎亲队占了整整一条街,盛大的局面让街坊邻居咂舌不已。静静穿戴皎白婚纱,戴着钻石王冠,像个小仙女。遽然,她看见人群里有张熟悉的脸,小波?她的心突然一沉。随后,那张脸不见了,静静模糊起来,难道自己眼花了?
  
  豪门规则大,各種烦琐礼节进行了一天。婆婆根本没冲静静有过笑脸,公公更是连面都没露。
  
  晚上,他们还有一个答谢亲友的派对,吴二宝和静静换好礼衣,一齐赶往郊区别墅。谁料半路上车抛锚了,吴二宝冲司机发了一通火,让他回家从头开一辆车过来。吴二宝气呼呼地说,他要去吸根烟消消气。静静不喜爱烟味,一个人安静地等在路旁边。
  
  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静静的眼帘,天啊,是小波!他骑着一辆三轮,车上是一个大水桶、一个黑乎乎的大电瓶,正预备进旁边的一幢楼。楼边立着一块没完工的石碑,勉强能看清上面写着六个没上漆的字:“下一站的美好”。
  
  静静情不自禁地喊道:“小波!”
  
  小波刹住三轮车,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走了过来,说:“好久不见。”
  
  静静说:“早上好像看见你了。”
  

  小波点点头,说:“我本想祝你新婚快乐,可看见你穿婚纱的姿态,仍是没有勇气来和你说话。”
  
  静静哆嗦着指向那块石碑:“这是怎样回事?你住这烂尾楼里?”
  
  小波苦笑着:“现在告知你也没关系了。这便是当年我给你的许诺,本来想等房子造好给你一个惊喜,可小区居然成了烂尾楼,业主联合起来预备申述开发商。我当时把所有积蓄都投了进去,每月还要还贷,实在是没钱了。没有房子,还有欠债,总不能让你一辈子跟着我受苦吧?”他欣喜地看着珠光宝气的静静,“后来,我放弃申述开发商,他们给了我五万块钱宽和费。我去给你买了那枚‘爱情的分量’,那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了。”
  
  静静愣住了,含着泪看着小波,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小波安慰道:“别难过,房子的主体结构都起来了,好些业主都搬进去了,照明用电瓶,喝水买桶装水……”
  
  这时,一声尖锐的喇叭响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司机接上了方才去吸烟的吴二宝,开着另一辆车过来了。吴二宝摇下车窗,他早忘了小波的模样,见他蹬着三轮车,不满地呵斥静静:“你怎样和一个收废品的在这儿瞎聊?快上车!”
  
  静静木然地坐上后座,呆呆地望着路旁边那块石碑,喃喃自语道:“怎样会是烂尾楼呢?”
  
  吴二宝往外看了看,为难地笑了:“咳,你是不是看新闻了?这便是我爸烂尾的那个楼盘。呵呵,老头子跑路去了东南亚,正预备资金,预备东山再起。不过你定心,我名下还有矿,咱不缺钱!对了,今晚我请了个歌星,唱你最喜爱的那首歌。”他快乐地唱了起来:“谁会在乎我曾真的错失,我的美好会在下一站……歌名是什么来着?”
  
  静静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吴二宝,目光里包含着苦楚、懊悔,甚至有几分仇视。半晌,她惨白着脸,努力把嘴咧开,想对老公笑一笑:“那首歌叫《下一站美好》。”说完,不知怎样的,她没有笑出来,就已经泪如泉涌了……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mengchongzixun/2021-05-20/19939.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