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撞到说不出话(一往情深假戏真婚)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6-18 17:37:21 阅读:0

  “主子爷……这人曾抢过十几个山下的女子玩弄至死,如今怎么处置?”被撞到说不出话(一往情深假戏真婚)

    张德胜问得漠然,丝毫不为这样的人感到同情。

    就这样的货色,白日里倒还敢肖想太子妃,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霍裘冷然一望,极淡地道:“挖了眼睛丢去山口喂狼吧。”

    说罢,他就起身出了书房,边走边问:“将柳韩江一家安置在哪了?”

    全安立刻道:“殿下,这宅子分东西两边,娘娘住在东边的悠曲阁里,而柳先生一家就被安排在了西边。”

    丫鬟婆子在前边提着灯笼,在黑暗里发着幽幽的光,霍裘脚下的方向一变,直直朝着东面的方向去了。

    全安顿时心里有了数,主子爷这是要宿在太子妃房里了!

    而霍裘到的时候,悠曲阁里尚还点着灯,正巧安夏从里面出来,见了他急忙行礼。

    “你们娘娘可歇下了?”霍裘半边的脸笼在黑暗里,瞧不清神色。

    “回殿下,娘娘才歇下,可要奴婢去唤醒娘娘?”

    “不必,都下去吧。”霍裘一挥衣袖,就遣退了屋里屋外伺候的人。

    方才在马车上她就有些犯困,算算时间也该好好歇会了。

    雕花的大床上垂下层层床幔,霍裘负手站在床边,隔着床幔看见床上隆起的一小团,将锦被全裹在自己腰间,露出两条藕白的玉臂。

    看着看着,霍裘就皱了眉,原因无他,唐灼灼一个翻身,露出窈窕有致的腰身,身上就裹着薄薄的一件中衣,明儿个起来又得喊头疼。

    这是什么习惯?

    他伸手掀了床幔,将娇娇小小的姑娘揽在怀里,才要伸手勾了那一床被子,就见她睁开了眼。

    唐灼灼面色红润,眼里的笑意盈盈,哪里有半分才睡醒的模样?

    霍裘身子微有一僵,旋即轻声呵斥:“胡闹!”

    说是这样说,但还是将人轻轻放在了软枕上。

    唐灼灼吃吃地笑,眼里流转着媚色,没骨头一样地靠在垫子上,声音又娇又甜:“谁叫殿下总欢喜偷看?”

    霍裘被这小娇气包扯了腰间的玉带,她身上淡淡的馨香撩人得很,他忍了忍,哑声警告,眸色都深了不少:“还敢撩拨?”

    这小东西就是没挨收拾够。

    唐灼灼与他挨得愈发的近了,末了微凉的小手抚上男人冷硬的面庞,声音勾人。

    “妾头疼得厉害,殿下给揉揉。”

    霍裘胸膛震动几下,低低笑出声来,这一笑,屋子里的旖旎气氛就消散开来。

    唐灼灼自顾自挪到他的大腿处,抬眸就能瞧见他俊朗的面庞,施施然闭了眼,一副任他伺候的享受模样。

    霍裘越瞧越稀罕,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小心思。

 文学


    算准了头痛自己就舍不得动她,天真得很。

    霍裘的手指冰凉,摁在唐灼灼的眉心处更是酥酥麻麻的又凉又舒泛,她低低地喟叹出声,缓缓挣了眼睛道:“妾倒是有辛叫太子爷伺候一回,若是叫京城贵女听得了,又得嫉妒得眼红了。”

    霍裘随着她的话嗯了一声,随后问:“此话怎讲?”

    说起这个,唐灼灼来了兴致,揪着他的腰间挂着的香囊把玩,道:“殿下不知道,圣旨才下来那会儿,不说那些贵女们,单单是妾的两个远方表妹,都是明里暗里的笑话呢。”

    霍裘任她把玩片刻,勾过锦被将她裹起来才问:“笑话什么?”

    做他的太子妃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

    霍裘深深皱眉。

    唐灼灼张嘴欲言,不知想到什么又默默地闭了嘴,垂下眸子讪讪道:“也没什么,不过是笑妾长着一张好皮囊蛊惑君心罢了。”

    当初的事情别说别人笑话了,就是她自己也险些信了。

    那时她自己一颗心都在王毅身上,巴巴的等着及笄了,岂料等来这么一张赐婚圣旨。

    在外头人看来,自然是她上赶着傍上了太子这么一棵大树,可在她听来,难免委屈。

    “外人之言,何必当真。”霍裘抚了抚她乌黑的鬓发,疼惜得很。

    唐灼灼睁开眼眸,琉璃色的杏眸熠熠发光,她不动声色换了个话题,问道:“殿下,怎么这次带着柳先生一家来了?”

    霍裘长指轻敲床沿,缓缓道:“西江事乱而多,孤需要柳韩江替孤出谋划策,因为上次行刺的事,他对夫人和孩子放心不下,孤想着就一并带了过来。”

    唐灼灼轻轻颔首。

    想来这辈子,叶氏无恙,只要霍裘日后能护住柳韩江一家,他也不至于倒戈。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唐灼灼望着外头清冷的月辉撒在庭院上,又被斑驳的树影遮掉部分,极轻地笑:“妾瞧着与柳先生的夫人孩子都聊得来,多嘴一问罢了。”

    “孤明后日都要出去办事,你在别院里若是待得无聊了,就带人去周边走走,切不可贪玩。”

    霍裘沉声告诫,想起心中的计划,隐隐有些不安,好在这个庭院十足隐蔽,前边后边都是绵延的山峦,将她藏在这里,足够安全。

    唐灼灼抓了他带着玉扳指的大拇指,学着他的样子转动几圈,来了困意,连带着声音越发的娇憨起来。

    “夜深了,殿下就睡在妾这里吧。”

    霍裘挑眉,从善如流地应下了。

    不过两个时辰,他就后悔了。小女人娇软的身子带着甜香,直往他怀里钻,他避了又避,最后还是在床沿处被她缠住了。

    唐灼灼丝毫不觉,两条白生生的藕臂挽着男人劲瘦的腰,毫不收敛,将霍裘呼吸一点点逼得急促。

    这也就罢了,偏偏她的小脑袋点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呼气,乖巧得要命,霍裘却只觉得自己压在心底的隐忍和□□被这绵软的呼吸一点点勾起,直至燎原。

    他压着声音低喝:“唐灼灼,你还闹?!”

    没人回他。

    霍裘侧身,探上她的鼻息,呼吸绵长睫毛轻闭,真真是睡着了的。

    她乖巧地趴在他胸膛上,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能将他逼得丢盔卸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6-18/30188.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