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H灌水校园|彻底堕落的绝色大美女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6-18 17:28:46 阅读:0

邵锡顺势也靠在墙边,“是么”调教H灌水校园|彻底堕落的绝色大美女
  他微微蹙眉,回想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像是误会啊”
  孟风臣耳朵有点红,她往旁边看,“真的是误会”
  邵锡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点了点头,“成,那就当成误会吧”
  孟风臣迟迟不敢直视他。
  而且脸隐隐要发烫。
  她觉得,怎么剧情走向不一样?
  她孟风臣沦落到不敢跟邵锡对视的地步?
  怎么明明是她要追邵锡,现在她却成了被动的一方?
  这不行啊!
  孟风臣缓了两秒,轻咳声,“邵锡学长”
  邵锡语气上扬,“恩?”
  孟风臣摸摸耳朵,“不是误会的话,邵锡学长也不会真就站在那儿让我亲”
  邵锡觉得她这话有意思,微微弯了下腰,“你不是想强吻吗?强吻的话,我自然要躲”
  孟风臣:“......”
  她一时窘迫,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憋出来句,“真的是误会”
  然后就绕到旁边的门去找林依凡了。
  邵锡低笑了两声,又靠回去。
  【孟风臣最擅长口是心非】
  ——
  孟风臣第二天到写字楼的时候,苏媛跟两个同事围在一块儿不知道在说什么。
  孟风臣一过去,苏媛看向她,“风臣”
  孟风臣把包放到座位上,走到她们的办公桌旁边,“怎么了苏媛姐?”
  苏媛看了眼手机,“周四在H市有个咱们自媒体届的酒会”
  H市?
  孟风臣把头发扔到身后,“是需要人去参加吗?”
  苏媛点点头,“恩,有很多资源的,多接触一些同行人对我们工作室会有不小的帮助”
  孟风臣‘哦’了一声,大概猜到了苏媛的意思,“需要我去帮忙吗?”
  苏媛笑了,“老板会去,缺个酒会女伴兼助手”
  孟风臣微愣。
  苏媛又接着说,“你跟老板都是H大毕业的,对H市应该比较熟悉吧?我是想安排你去跟老板出差一趟”
  孟风臣思索了两秒,“看你安排吧苏媛姐”
  就是跟邵锡一块儿出差这事有点尴尬。
  她摸了摸脖子,听完苏媛说的话,就心不在焉的回到办公桌前。
  过了会儿,苏媛又喊她,“对了,风臣,你加上老板微信了吗?”
  孟风臣怔了怔,“......还没”
  苏媛看着她摇头,“这可不行啊风臣,我当时面试进来第一个要的就是老板的联系方式,咱们工作室人不多,不加老板的说不过去”
  孟风臣听进去,“成,我知道了苏媛姐”
  她说完,打开工作室的微信群,盯着群成员愣了两秒。
  然后点开邵锡的微信,添加进通讯录。
  她关上手机,刚放到桌子上,手机就震了两下。
  打开一看,是邵锡通过好友申请了。
  孟风臣手指甲攥了下手心,邵锡应该知道这是她的微信吧?
  她用不用再发个备注过去?
  加上好友一句话也不说是不是不太礼貌?
  她呼出半口气,打出一串字,【我是孟风臣】
  还没点发送,那边就先一步发过来一句话,【孟员工?】
  孟风臣:“......”
  她默默删掉刚才打的字,【是我】
  又过了许久,邵锡没再回。
  孟风臣放下去手机,想到了什么,脸发红。
  说来可笑,在大学她加的邵锡的微信,也是她自己删的。
  想想还真是有些幼稚。
  孟风臣突然觉得有些热,用包里的皮筋扎上了头发。
  几个在S市工作的高中同学在群里说要聚会。
  孟风臣没多大兴趣,但她看见陈浩在群里说,【我问了,何铭这次也去】
  孟风臣的舌尖碰了碰后槽牙,连忙给陈灿灿发截图。
  她不感兴趣,但是陈灿灿肯定感兴趣。
  陈灿灿高中时候,暗恋何铭有一年。
 

 文学

 她正跟陈灿灿聊的开心,手上打字一直没停,全然没注意到谁来了工作室。
  邵锡松了松衬衣领子,径直从走廊走过去。
  瞥见孟风臣笑着不知道在跟谁发消息。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很漂亮。
  邵锡蹙眉,想起来昨天送孟风臣回去的时候,在车上跟她打电话的男人。
  他声音有些低沉,说了一声,“孟员工”
  孟风臣一吓,扭过头来看他。
  苏媛也扭头,办公室其他几个人都往这边看。
  邵锡抬眼看孟风臣,眼底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声音冷淡,似有轻嘲,“上班的时候,还是注意些好”
  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了。
  都纷纷坐直了身子。
  老板今天心情不好?
  怎么凶呼呼的?
  自从一起共事以来,还没见过老板因为这点小事有脾气。
  邵锡作为一个创业的年轻人,跟他们相处的向来不错。
  公私分明,更不摆什么老板架子。
  而且年轻人,上班的时候谁不稍微玩会儿手机发个消息什么的?
  邵锡从没计较过这个。
  这次是怎么回事,挑新来的孟风臣开刀?
  孟风臣更是不思其解。
  她倒是见过邵锡生气,在上大二那年,跟邵锡说了那一串话之后再见面的时候。
  曾经她以为那就是他们两个毫无交集的人的最后一面了。
  他那天也是这样,眼底轻嘲,让人看着心悸。
  孟风臣忽略心里冒出来的酸楚,把手机关了倒扣在桌子上,囔出一句,“对不起”
  她垂着眸,脸上自是没了之前跟人在微信上聊天的笑意。
  邵锡见她这样,心里不知为何,更有些烦躁。
  他盯了她两秒,收回视线,去办公室的时候走的有些快,像跟谁置气一样。
  也可能是跟自己过不去......
  他进里面的办公室之后,这里的人才开始窃窃私语。
  苏媛问孟风臣,“没事吧风臣?别放在心上,估计就是碰上老板心情不好的时候了”
 
 
第9章 楼下有人给孟员工送玫瑰
  孟风臣应了一声,“没事”
  她看向自己桌子上的电脑,颇有些心不在焉。
  她缓了一会儿,扭过头跟苏媛说,“或许我跟老板八字不合,不然出差就换个人去?”
  苏媛抿了抿嘴,“换个人倒没大事,只是,跟老板有别扭的话,总不能一直躲着吧?”
  还有句话她没说,但孟风臣理应明白,升职加薪,可都得靠着老板呢。
  孟风臣怔了一会儿,老实说了一句,“那还是我去吧”
  被邵锡的工作室录用的那一刻,她就该想到会是这样。
  邵锡那样骄傲张狂的性子,从来都不能忍受被人下了面子吧?
  孟风臣想了想自己两年前做的事,缩了缩脖子,多了分心虚。
  邵锡现在看不惯她,也是应当。
  过了一连几日,孟风臣都没敢再光明正大的玩手机。
  生怕邵锡再逮到机会报复她。
  她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跟邵锡相处,所以近几天就算在走廊里看见邵锡,她也借机跟身旁的人说工作的事情。
  以此来避免跟邵锡接触。
  到了周三下午,谁也没提周四去H市出差的事情。
  孟风臣今天一早来了大姨妈,端着杯子去茶水间倒红糖水。
  好巧不巧,一出茶水间,正好碰上邵锡。
  孟风臣猛的停住,手里的水差点撒了。
  她垂下眸子往旁边挪了挪给邵锡让路。
  邵锡没过去,就站在那儿低头看她,“明天一早七点,收拾好行李,我去接你”
  其实这些天,孟风臣不和他说话,也有生气的原因在里面。
  孟风臣听见他说话,只说了一声,“我知道了老板”
  然后就从他身侧走过去。
  她来大姨妈的时候,站着不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的,邵锡一跟她说话,她的委屈劲就上来了。
  明明前两天也一直没事。
  孟风臣想得心烦,脚下步子又迈的快了些。
  高跟鞋跟地板发出磕碰的声音来,似乎她只能靠这样出气。
  她回到位置上,手机正震动。
  苏媛扭头看她,“风臣,你手机响了一会儿,我正想喊你呢”
  孟风臣把红糖水放到桌子上,“哦,好”
  来电人是韩尧。
  孟风臣担心一会儿邵锡从茶水间回来再撞上她开小差,连忙匆匆接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有点冲,“你干什么去了不接电话?”
  孟风臣被震得耳朵有点痒,“我上班呢,哪能一直盯着手机?”
  韩尧顿了两秒,“那你也不能失联呀,一个女孩在外边,失联了怪可怕的”
  孟风臣:“......”
  她拿下来看了眼手机,“不是,你总共不就打了一个未接吗,这哪算失联”
  韩尧‘切’了一声,问她,“你们那工作室,是不是在Z写字楼?”
  孟风臣盯着电脑,应了一声,“恩”
  韩尧又问,“你几点下班?”
  孟风臣叹口气,“六点”
  韩尧这才罢休,“行吧,没事了”
  孟风臣反应过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韩尧不答话,故意冷着她,直接挂了电话,约莫是报复她不接电话。
  孟风臣:“......”
  她暗暗吐槽了一句韩尧小心眼,就连忙把手机放下了。
  瓜田李下的道理她还是清楚的。
  到了六点,办公室里的人都穿好外套,伸了个懒腰,“哎哟,今天都辛苦了”
  苏媛回了一句,“不容易啊不容易”
  孟风臣腰酸,小腹也隐隐作痛,拿起来包挎在肩上,跟着大部队往电梯那边走。
  她转身的时候,瞥了一眼邵锡的办公室,他似乎也要走了,正拿椅子上搭着的外套。
  孟风臣有些担心走慢了跟他碰上,脚步加快了些。
  走到最前面去摁电梯。
  上面显示现在是在第二十三层。
  孟风臣攥了攥手指,心里念叨着,快点吧再快点吧。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松了口气,连忙走到最里面。
  苏媛看了眼她,“风臣有急事?怎么感觉今天下班比我们还积极”
  孟风臣胡乱点点头,“嗯对,明天出差的东西都没收拾呢”
  所有人都进来之后,孟风臣没忍住伸手去摁关电梯门的键。
  门渐渐关上,还没等孟风臣松口气,一只修长的手挡住了电梯门。
  门又打开。
  邵锡一进来,正好就看见孟风臣的手还停留在电梯门旁的按键上。
  他一看过来,孟风臣立刻收回了手,默默往角落里移了两步。
  拿出来手机胡乱翻来翻去。
  有两个同事喊了声,“老板”
  孟风臣听见邵锡‘恩’了一声,心里琢磨着,邵锡不会看出来什么吧?
  邵锡不会看出来她再跟他较劲吧?
  邵锡转过身去,似是没多想。
  一个男同事突然想到什么,“老板,这两天怎么不见你吸烟了?”
  他今天去邵锡办公室送文件的时候没闻见烟味。
  细想想,这两天都没见他吸烟。
  邵锡微抬眼,“戒烟”
  苏媛挑眉,“听说戒烟挺难的”
  另一个女同事问,“老板怎么突然想起来戒烟了?”
  孟风臣站在后边,也听不清之后他们说的什么。
  没过多久,电梯门开了。
  孟风臣还没走出去,就听见走在前面的苏媛低呼了一声,“好家伙”
  “玫瑰花?”
  “那么大一束,得有九十九朵?”
  ......
  孟风臣好奇地踮脚在他们的缝隙里看了眼写字楼门外。
  韩尧穿的骚包,人模人样地学人家偶像剧倚在汽车旁。
  虽不是什么豪华跑车,却也是一看上去就知道是小资生活的那种。
  他长得本来就属于会被小姑娘夸帅的长相,再整个发型,戴着墨镜有点痞坏的意思。
  尽管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打扮有多骚包。
  苏媛和另一个女同事边往外走边讨论,“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真有福气”
  “唉,其实我前男友也送过我一次玫瑰花”
  苏媛双手环胸想了想,补充一句,“但是那回那个绝对不够九十九朵”
  另一个女同事问,“哎?你跟你前男友怎么分手的?”
  几个人都只是瞧了个热闹,边往停车场方向走,边闲聊。
  孟风臣也装作不认识韩尧一样,踩着小碎步,默默跟在他们后面。
  只有邵锡隐约觉得韩尧眼熟,像是在哪见过。
  似乎是......
 
 
第10章 有点烫
  孟风臣如履薄冰。
  可她早该想到,韩尧,是不可能认不出来孟风臣的。
  “炽炽”
  他扬声,往这边看。
  几个人扭头看了一眼,又看看周围,“这也没别人呀,那个人怎么往这边看?”
  孟风臣抬眼,对上韩尧的眼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6-18/30185.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