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拒还迎张开双腿|走楼梯每走一步就往上顶一下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6-10 10:09:33 阅读:0

我想起陈宏飞那满脸藏不住的阴险,低声问:“会不会是被人暗害啊?”欲拒还迎张开双腿|走楼梯每走一步就往上顶一下

柳凤娇四下看了看,说:“在这儿说话不方便,出去说吧。”

我急忙道:“走,咱们去车里聊。”

柳凤娇嗯了一声,跟我一起出了大楼,来到停车场。

我打开路虎车的车门,跟柳凤娇一左一右坐进车里,一上车,我就放下车窗,点燃一根香烟,问她:“凤娇,你跟我说实话,以你一个刑警的身份来看,你觉得这件事有没有什么蹊跷?”

我在心底暗暗盘算,如今我和林思佳、陈倩毕竟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陈倩能够成为这场遗产争夺战的最大赢家,那对于我来说也是极为有利的。

不过一想起尸检,我的心底就有些患难了。

毕竟,对于陈老爷子夫妻两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是一场悲剧了,还要对陈宏斌进行解剖,这无疑是对二老的二次伤害。

也许,关于尸检,考虑到陈老爷子夫妻的感受,陈倩内心也会有一些为难。

可我怎么也不相信,陈总的死会是一个意外,毕竟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他也年轻,大半夜的怎么能够说死就死了呢?

我曾经在部队里执行特别任务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一种药叫‘苏必疯’,这种药其实就是一种春药,据说只要男人服用了这种‘苏必疯’以后,双眼圈就会变得通红,而且当激情过后,男人必死无疑。

根据我的推理判断,陈总很有可能是死于这种药物!是陈宏飞处心积虑偷偷用这种药物害死他亲哥哥,只要陈宏飞死了他就是老爷子财产最大的继承人。

一定要让嫂子和陈倩同意尸检,不然一旦让陈宏飞得了手,那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说不定,我都得离开公司,饱受打击。

“不过我看不说别人,只怕陈老太太就不会同意尸检的吧。”

我半饷没有说话,柳凤娇不知不觉间又念叨了一句,从她的这句话里,我听出别的意思来。

好像,柳凤娇也极其想要对陈宏斌进行尸检,她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文学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通过这个办法便可以不用去说服任何人,陈老太太都会坚持对他的儿子进行尸检。

不过,这个办法必须要得到柳凤娇的支持,不然公安局法医科的太平间可不是随便就能够闹腾的。

“凤娇,我想要弄清楚我们陈总的真正死因,你可不可以帮我?”

一旦想到办法,我便立马向柳凤娇提出我的意愿来。

“哎呀,王浩,毕竟这件事情,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你可不要当真哦。”

听到我这么坚定的意愿,柳凤娇似乎也有些犹豫起来,毕竟说陈宏斌是他杀可没有任何证据啊。对于柳凤娇一个人民警察来说,这样的话要是真的传了出去,对她的形象可没有什么好处。

也是怕我被她误导了吧,她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可能,肯定有问题,不然的话,我们没有通知陈宏飞,可是为什么陈宏飞会这么准时来到法医科呢?”

我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市局的副局长和陈总关系好,当时陈总的尸体在法医科这件事情,他肯定只告诉了林思佳和陈倩。

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事情非常蹊跷,陈倩说连陈老爷子夫妻都没有告诉,陈宏飞究竟又是怎么知道陈总的尸体会在法医科的呢?除非,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便只有一个解释,陈宏飞一直在暗中跟踪陈总。

如果真的如我推测的那样,那这件事情真的就是陈宏飞干的。想起陈宏飞的阴狠歹毒,我的心底不由得一阵冷颤。

“真的?你没有搞错吧?”

当我将我的所有分析告诉柳凤娇以后,柳凤娇立马意识到这件事情的确有很多不妥的地方。

如果对一个人的死这么草草结案,将陈总的死因,糊里糊涂推给两个女孩,这样的作法显然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

听到我这么说,柳凤娇果然来了劲,我知道她的心底其实是很想弄清楚陈宏斌的死因的。而对于我来说,陈宏斌对我有知遇之恩,不光为了报答他,就算是为了自保,也必须查清楚真相,扳倒陈宏飞。

陈宏飞走得很快,他的头颅高高抬起,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着我迎面走来。

他的步步紧逼让我内心有些慌乱,不过,外表上,我依然竭力保持冷静。

我本来以为陈宏飞会走过来数落我两句,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陈宏飞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回事。在他的眼里,我不过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

“有钱也不带这么嘚瑟的吧?”

陈宏飞的态度也让柳凤娇非常反感。柳凤娇家里也是非常富有的,对于陈宏飞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她非常鄙视。

“没事,我们接着聊。”

感觉到柳凤娇这个有些笨笨的丫头心里情绪有些不对,我便拉着她继续聊起别的话题。我的口才还算可以,连续说了好几个笑话,慢慢地柳凤娇早已经将陈宏飞刚才的无礼表现抛之脑后。

黑夜,渐渐起了一丝凉风,不久后,林思佳林思佳也匆匆从太平间里走了出来。

“嫂子,你怎么一个人先出来了?”我的手有些不老实地从胸口朝着王秘书的小腹探索,这兔子装胸前是深v状的领口,我的手又很长,当我真正完全伸直手臂的时候,我居然可以触碰到王秘书下面的私密。

王秘书不停地吻着我的身体,用手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来回揉搓,她的手非常柔软细密,当她握住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柔软,有着淡淡的体温,内心很有感觉。

当我终于触碰到了王秘书的禁区不能自拔的时候,王秘书却又一次叫停了我:“王浩,先让我来为你服务吧,不然等下我也忍不住了,你实在是让人太难以抗拒。”

王秘书的话让原本有些发狂的我终于是忍耐下来,在我心底对于王秘书所谓的服务其实也很期待,我想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能够让我达到怎样的高度。

每一个女人都有她不同的特色,从跟随陈总为止,我也接触过不少女人,每一个我碰过的女人都给过我独特的映像。在我心里,王秘书差不多可以和林思佳一较高下,如果林思佳能够有王秘书这么好的技术,那林思佳肯定更爽。

“啊!”

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王秘书居然猛地用口含住了小兄弟,这一下的突如其来让我都不由得叫了一声,然后,我立马适应了王秘书的这种服务。

王秘书的口有些大,没有古典东方美女的樱桃小嘴,但是她的唇却非常厚实,当含住的时候,让我瞬间就感觉到一种极致的爽感。

我一直没有催促王秘书说出她所知道有关陈宏飞的情报,通过和王秘书这么一番巫山云雨后,我大概也知道了王秘书这个女人的个性。

就算是我主动去问,只要她不愿意说,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让她开口。既然这样,我干脆耐心地等待,等着王秘书自己向我坦白。

终于,在一切得到满足以后,王秘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本来一开始就要告诉你的,不过现在告诉你关于陈宏飞的事情也不晚。”

王秘书终于向我透了底,她告诉我,最近这段时间陈宏飞变得极度狂躁,一方面他催促着手下的人马不停地对陈倩公司的物流业务进行围追堵截,想要吞下物流那一块业务。另外一方面他居然主动联系了肖茉莉,让肖茉莉出面给陈倩落井下石。

王秘书显然也不知道陈宏飞为什么会变得极度狂躁,但是我却猜到了陈宏飞之所以这样的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我猜到的东西是不会向王秘书坦白的。

我装作很震惊地说道:“哦,原来那肖茉莉是陈宏飞派来的啊?她给我们陈副总的打击很大,我们公司这边都快招架不住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要装。或许是我天生的谨慎吧,事实上我不完全相信王秘书是和我诚心合作的。

我一个低贱的司机,王秘书难道真的会看上我?如果她是双面间谍的话,只要我说出陈倩那边的真正情报,那样我不光输了情报而且还输了身体。

虽然我王浩是个开车司机,可是我王浩好歹也不是个傻子,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到我的话,王秘书的眼神犹如一滩井水一般,她似乎也在思考什么,最后她有些言不由衷地道:“是吗?看来肖茉莉这一招还真有用啊!”

王秘书接下来的话语,我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听下去。对于王秘书,也许是因为我带着主观色彩的原因吧,我认为王秘书接下来的话肯定是想要试探我。

对于像王秘书这样精明的人,我样子一定要做足。接下来我试探着说道:“陈宏飞实在是有些急了,要知道等拿到陈副总的公司以后,他想要怎样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故作聪明的回答终于惹怒了陈副总,她的话语带着火药味,甩照片的样子是那么坚决果断。

我从来没有见到陈副总发这么大的火,虽然她脾气古怪,但是平日里也只是陪着我小打小闹而已,怎么突然她拿出点照片来就开始胡乱对我开火?

被陈副总的凶威所慑,我连忙从地上捡起那些散落的照片,看到那些照片,我终于知道她发火的原因。

原来那些照片是我陪着陈艳红一起爬后山的时候被人偷拍的,照片上我和陈艳红有些亲密的样子,可能让陈副总有些吃醋。

知道了陈副总发火的真相,我的表现就更加淡定了,我捡起那些照片放在她桌子道:“这些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不知道谁这么无聊,拿这些照片来说事?”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话语更显得平淡无比,我就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在评价这些照片。可是陈副总脸上的峥嵘却并没有立马散去,她似乎在忍耐什么,而后她的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了。

她显然非常痛苦,然后说道:“王浩,我实在没有想到,我要你去帮我弄我哥的尸检报告,你居然在陪一个婊子爬山。我哥尸骨未寒,你却如此不务正业,还亏我这么相信你。”

“你知道嘛?这些照片可都是肖茉莉给我的,当我自信无比地说尸检报告很快就会有,我让你去负责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只是笑了笑,然后拿出这些照片来讥讽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6-10/29769.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