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的身体上驰骋着的男人(酒吧被陌生人啪到腿软)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5-09 11:14:13 阅读:0

乔听雨接了一个国内实景无限流综艺,主打沉浸式体验和真实无剧本。
  这个综艺还是李貌推荐她上的,因为某位老大叔被经纪人坑着签了这个综艺的合同,但是又怕鬼。
  录制现场,六位嘉宾在化妆间换装准备。
  乔听雨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给往她的脸上划了几道仿真伤痕。
  她闭着眼还不忘和李貌说:“是生化危机,不是闹鬼。”
  李貌还在生经纪人的气,嚷道:“你看那布景,跟闹鬼有什么两样?!”
  的确,录制地点是当地有名的一处冒险鬼屋,为了过审、导演硬是把那屹立于一片荒凉之中的鬼宅设定成了实验楼。
  而为了弥补恐怖效果、也为了和实验楼更贴近,在实验楼外没有任何植物存在的沙土地上,还有些许腐肉。虽是道具,但那逼真程度让乔听雨觉得她都能闻到恶臭味道了。
  傅凌琛也参加了这档节目录制,他穿着工装裤休闲衫,卡其色的外套被故意做旧,英俊的面庞上也被画上伤痕妆。
  六位嘉宾的身份是被生化人伤到后的游客,几人需要在午夜十二点之前找到解药,方能免于变异。
  实验室一楼,灯光昏暗,只有几缕阳光透过挂着斑驳水垢的窗户照进来。红色电子钟倒映在洁净地砖上,刚好十点整。
  大厅中央是一张十平米大小的白布,上面摆了几具瘦骨嶙峋的干瘪躯体,躯体腹部被剖开,器官、皮肤、血管、内脏已经腐烂。
  乔听雨站在傅凌琛身边,李貌躲在乔听雨后面。
  躲在李貌后面的还有一人,是导演沈凉。
  是的,某位导演因为缺钱拍戏已经开始接综艺了。
  另外三位嘉宾是这个节目的常驻嘉宾,早已习惯导演组的摧残,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尤为淡定。
  常驻嘉宾里一个二十出头的歌手像到了自己家一样走走晃晃,到处找线索。他叫楚韩,和江括是一个路子,素来有“小江括”之称,当时也是蹭着江括的名字才顺利出道。

 文学

  他迈着步子大摇大摆走去走廊尽头,却在一瞬间拔腿就往回到大部队的方向跑。
  这“咚咚咚”的脚步声让李貌更害怕了,他和沈凉报团取暖:“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乔听雨往走廊的尽头安全通道的方向看,先是看到了一辆木制推车的一角、之后那推车转过来,车上的几具干尸展现出来。
 
 
第63章 综艺-变异人(2)
  安全通道的绿光打在干尸上,添了几分狰狞,连乔听雨这个向来胆大的都心里一颤。
  她垂在身侧的手不自知地抓住傅凌琛。
  傅凌琛偏头看了她一眼,握住她的手。
  几人等着那推车之人走到大厅中央,看着他把两具干尸倒到地上。
  乔听雨看清了他胸前牌子上写着:生物系教授。
  所以这位教授一定就是第一个重要线索了。
  教授整理了一下沾了血迹的白大褂,说道:“你们来到实验室是做什么?”
  乔听雨言简意赅道:“我们被生化人所伤,来实验室找解药。”
  教授接着说:“解药啊,有的,之前已经有老师研制出来了,只不过还没等他把解药给我们,他就在意外中身亡。”
  这次说话的是楚韩:“那您知道他研制解药的实验室是哪间吗?”
  教授说:“五楼,503。”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从箱子里拿出一瓶药,“这是我们课题组做的药,虽然不是解药,但是可以延缓变异发作的时间。”
  这时,众人耳麦里传来系统提示音:“变异进度已达百分之十。”
  进场前乔听雨看过变异说明,变异程度会随着时间每隔六分钟增加百分之十。
  这么算来,他们距离彻底变异也就只剩五十分钟。
  她接过药物,并打开说明书。
  说明书上写,这个药一次只能吃一粒,一粒可以延迟半小时的变异时间,每个人只能吃两次药,且两次药间隔时间至少要半小时。
  这个节目一期的录制时间是两小时,所以这个药物刚好可以帮他们撑到两小时时间。
  逻辑是通畅的,这药看起来可以吃。
  几人把药瓶中的药均分开,每人两粒分完后还剩下一粒。
  这一粒药被教授吃了。
  楚韩拿到药之后就扔到嘴里嚼。
  乔听雨却拿着药没有动,她看向傅凌琛,男人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沈凉正要往嘴里送药,乔听雨一把抓住他手腕,说:“等下,先别吃。”
  李貌是个老油条,他一直在看周围人的举动,见小乔没吃,他也没吃。
  那教授看几人的举动,突然笑起来。
  他的笑意越来越大,一边笑一边咳嗽,最后脸上肌肉都抽搐着、近乎狰狞。笑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
  适时一阵风过,白大褂被吹起。
  乔听雨注意到,他手臂上绑着的生命指示灯从绿色变成了橙色。
  如果指示灯变红,则代表一个人彻底变异;而变异人可以通过抢夺人类的指示灯使人类变异——这是这场游戏的设定。
  变异人需要依靠攻击人类为自己维持生命、直到找到解药。
  “快跑!”
  几人在教授扑过来之前如飞鸟般散开,兵分两路奔向一左一右两个楼梯口。
  仓惶间,乔听雨在想,为什么楚韩在吃过那个药之后并没有变异发作。
  这教授也不知道是节目组从哪里找来的运动健将,追着乔听雨他们一路从一楼跑到三楼,李貌和沈凉这两个缺乏锻炼的直接蹲在地上动不了了:“不跑了不跑了,就算是变异,我也不跑了。”
  耳机里适时传来变异进度提醒:百分之二十。
  这意味着他们用接近六分钟时间甩开了一段距离,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
  乔听雨靠在墙壁上,气息有些喘:“这么跑下去的确不是办法,万一一个转角碰上了,防不胜防。”
  而且人类无法攻击变异人,变异人却可以攻击人类。
  傅凌琛把走廊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标本室的方向。
  游戏规则中有写,死尸或生化人可以降低生化人的移动速度。
  这条规则本来应该是想让人类自相残杀的。
  他和乔听雨对视一眼,两人均一点头,有了主意。
  ……
  标本室外。
  乔听雨看着门锁犯了难。
  她和傅凌琛里应外合,很容易就把这教授关在了标本室里。
  可这门锁怎么非得人类用指纹压在上面才能锁住啊!
  这门确定不是装反了?
  乔听雨的食指还压在指纹锁上:“我留在这里看着,你去继续找解药。”
  傅凌琛笑:“你自己在这里,不害怕?”
  乔听雨看着玻璃墙另一侧张牙舞爪的教授,又看了眼教授身旁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说:“是有一点点,我尽量克服。”
  傅凌琛抬起手把她换下来,说:“把李叔和沈凉叫过来,让他们两个守在这里。刚好还能休息。”
  李貌和沈凉刚刚躲到厕所里去了。
  乔听雨快步走去不远处的洗手间,站在门口把二人喊了出来。
  二人很喜欢这项工作,只不过……
  沈凉说:“我们分开走的话,万一有什么情况,怎么联系?”
  乔听雨想了想,道:“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先去503看一看情况,然后下来找你们;如果中间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到五楼来,走东侧的楼梯;我们两个要是下楼的话也走东侧的楼梯,这样遇上的概率会大一些。”
  沈凉点头。
  李貌一直在点头,显然已经在惊恐下失去智商。
  交代完,乔听雨和傅凌琛一起奔着五楼去。
  五楼的走廊和一至三层截然不同。
  如果说前三层楼都充满了现代化气息,那么这第五层就是最古朴的那一类。
  墙体是用绿色油漆涂的,涂了一半;
  实验室门是红木的,门上面有刻字。
  门牌号刻在铁片上,银色铁片早已生了斑驳锈迹。
  乔听雨按照号码的顺序规律找过去,本该是503的这间房间上写着的却是508。
  她拿着纸巾,举高胳膊去擦门牌号。
  果然,上面是被人用记号笔涂上的。
  她把手伸向门把手,动作却停住。
  耳麦里传来两条声音:“沈凉,变异值已达百分之百。”
  “楚韩,变异值已达百分之百。”
  是因为药物、还是受到了袭击?
  边想着,乔听雨回头,刚好对上傅凌琛的视线。
  那目光就像是刚刚听到了什么消息,而这消息是关于她的。
  乔听雨试探着说:“你有没有听到……”她没把话说完。
  傅凌琛点头:“听到了。”
  “所以我李叔为什么没事?”
  “或许是他动的手?”
  一个猜测。
 
 
第64章 综艺-变异人(完)
  “吱呀”一声,门把手被向下扣动。
  乔听雨却没有急着把门拉开。
  门内侧传来脚步挪动的声音。
  傅凌琛往前迈了一步,一只手握住乔听雨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握住门把手,并用眼神示意她后退。
  为了不拖后腿,乔听雨果断闪人。
  傅凌琛顿了下动作,随后控制着力道把门猛地推开。
  “艹”
  门后传来熟悉的咒骂声。
  乔听雨跟在傅凌琛身后迈进实验室,三排试验台上空无一物,最前方的黑板上写着几行字——实验室508细则。
  这里真的不是503?
  沈凉被关在了门后和墙壁形成的三角之势中,隔着门,声音闷闷地:“我去谁下手这么狠啊?人类不能攻击生化人不知道吗?”
  乔听雨则是在关注另一个问题:“我李叔呢?”
  沈凉呸了一声,道:“你李叔老油条好着呢!转身就把我给卖了!反正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
  乔听雨惊了:“只能活下来一个?不是一起找解药吗?”
  沈凉顿住:“原来你是……”说到一半,他及时吞下接下来的话。
  乔听雨看向傅凌琛:“是有什么我没收到的信息?”
  傅凌琛看了眼沈凉,说:“他不能留了。”
  他从身侧被外套遮挡住的地方拿出了入场前节目组发给他们的气弹枪,对准沈凉左胸前心脏处的图腾就是快准狠的一枪。
  紧接着,系统音在整栋实验楼中响起:“沈凉,淘汰。”
  黑衣人把沈凉拉走,实验室里又恢复平静。
  她又看向傅凌琛手里的枪,说:“你们都有枪?”
  傅凌琛把玩着那把枪,一边观察室内一边玩笑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也杀掉?”
  “不会。”乔听雨走到黑板前,站定,说:“在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之前,我是最安全的。”
  “何以见得?”
  “就凭我是被导演组选中的人。”
  她猜导演组一定在最后设定了一个反转,比如队友在利用她找到解药之后反水杀掉她。
  只是导演组没料到沈凉这个嘴巴大的竟然提前说出了这个公开的秘密。
  正如乔听雨所料,沈凉已经被拉到导演组的休息室里“公开处刑”了。
  傅凌琛在实验室里走了一圈之后也走到黑板前,说:“的确,我会保护你。”
  黑板的左下角贴了张泛黄纸张,上面写着乒乓球赛的细则。
  日期是十五年前,地点是顶层的活动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5-09/2884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