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那天他要了我好几次|张小北全文免费阅读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2-10 16:10:10 阅读:0

 张明全低声笑道:“小女生,很正常。张云峰平时应该很宠她,所以……”

    “所以张云峰的处理方式很有问题!”虎平涛直言不讳:“其实之前在山上的时候,我故意当着大伙儿说“给偷包的人机会,只要自己站出来承认就事儿”。当时我已经知道包是曹玉欣偷的,也知道她大概把包藏在什么地方。我之所以那样说,是想要给她个教训,别那么高高在上。”

    “社会毒打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这个只是其中之一。我也不知道曹玉欣对唐姐哪儿来那么大的恨意?简直莫名其妙啊!就因为让她帮着做事,帮着烧烤,就这么把人很恨上了?这究竟什么脑子,什么性格啊?”

 文学


    张明全也陷入思考:“可能与她的家庭有关吧!”

    虎平涛神情严肃:“既然她家里人没把她管教好,那就让社会教她做人。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可不是故意恐吓,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是真的。既然她拒绝我给的机会,咱们就公事公办,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张明全有些惊讶,手抖了一下,夹在指尖的烟头掉落在地:“小虎,你的意思是……真要把他们送进去?”

    虎平涛重重点了下头:“我已经让所里打电话通知张云峰和曹玉欣两边的家人。”

    “这个……”张明全犹豫了一下,认真地问:“小虎,能不能从轻发落?”

    虎平涛侧过身子,上下打量了张明全一番:“张哥,你想私了?”

    张明全苦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是过来人,我也有孩子。我儿子从小就不听话。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上初三那年,大家都忙着备战中考,他却每天放学以后跟着几个社会上的人在外面打游戏。那时候家里虽然还是挺富裕的,可我为了管控,就没给他太多的零花钱。玩游戏必须得有钱啊!他就趁我不备,悄悄偷拿我钱包里的零钱。后来被我发现了,狠狠揍了一顿,当天晚上他没吃饭就赌气跑了。”

    “第二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我儿子在他那儿。我按照地址赶过去,才知道臭小子在马路上溜达,饿到半夜实在受不了,就在一个烧烤摊上点了东西,吃完以后没钱给,还嚷嚷着让老板看着办。”

    听到这里虎平涛不禁笑了:“张哥你这儿子挺有意思,那么小就吃霸王餐。”

    张明全长呼短吁:“我那天是感觉脸被丢尽了,真的很想一棍子把他活活打死。当时没多想,从旁边抓起椅子就打算冲他脑门上砸,幸亏烧烤摊老板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拦住。”

    “那是个好人……真的是好人!他把我儿子带回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才问了电话号码打给我。他说他闺女小时候也不听话,跟着社会上的人混,没考上高中,去了技校。以前私生活挺乱的,同时跟好几个男人有来往。直到二十八岁那边,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开了窍,懂得尊敬父母,也开始上进了。上电大函授班,后来考成高,还考了会计师证,现在工作也不错。”

    “他跟我聊的时候,我儿子就在旁边听着。小虎啊……你不知道,那天我哭得跟泪人似的。我也不管什么脸不脸的,反正事情都那样了,自己没教育好儿子,也怨不得别人。我拉着烧烤摊老板管他叫“大哥”,把我这些年来的辛酸说了个遍。他一直劝我想开点儿,说男孩子开窍晚,小时候喜欢玩也正常,还让我儿子好好听我的话,说我这个当爹的真是不容易。”

    虎平涛听出了张明全话里的重点:“他没报案?你们私了?”

    张明全点点头:“是啊!他没打电话给警察,而是直接打电话给我。这要换了别人,要么直接把我儿子送派出所,要么得让我赔一笔钱……他姓王……王哥说了,人活着都不容易,没必要死抠着不放。”

    “那天在王哥家里,他炸了一盘花生米,让我跟他一块儿喝酒,云南清。男人喝了酒话就特别多,什么都说。喝着喝着我儿子也凑进来,我也不管他是否成年,给他倒了一杯。”

    看着神情感慨的张明全,虎平涛微笑着问:“醉了?”

    “醉了。”张明全叹道:“可也醒了……我指的是这里。”

    他抬手指了一下额头:“从那以后,我儿子就像变了个人。虽然距离中考只剩下一个学期,他还是拼命追赶上来。这小子发起狠来连我都觉得可怕。你想想,初三上学期的时候,他是妥妥的学渣,全班五十二个学生,期末考他排在倒数第三,所有副科都不及格。我当时都想好了,花点儿钱,托人找关系给他上个好点儿的中专。可我做梦都没想到,中考的时候他居然考了五百多分。”

    虎平涛掏出自己的香烟,递了一支过去,问:“张哥你儿子现在哪儿工作?”

    张明全接过烟:“大学毕业以后他报名参军,现在是正营级。”

    虎平涛笑道:“看来当年那事儿对他触动很大。”

    “是啊!我这辈子都得感谢王哥。”说到这里,张明全忽然情绪有些低落:“但好人不长命啊……五年前,王哥晚上出摊,一个混蛋酒后驾车,直接撞上他的摊子,王哥他……”

    摇摇头,后面的话没说。

    虎平涛又点起一支烟,边抽边问:“张哥你打算跟张云峰和曹玉欣私了,是想要放他们一马?”

    张明全点头回答:“年轻人难免走错路……说实话,如果当年王哥打电话报警,我儿子这辈子就完了。一旦在档案里留下污点,就过不了政审,更谈不上当兵入伍。”

    “小张和小曹都还年轻,今天这事儿也是偶然,没那么大的仇。我觉得小曹只是一时糊涂。”

    虎平涛问:“张哥,听你这意思,回来的时候曹玉欣在车上求过你?”

    张明全认真地说:“她哭得很厉害,一个劲儿的认错,说是对不起我和阿敏。”

    虎平涛来回踱着步,低头注视着脚下的地面。

    平心而论,他很想让张云峰和曹玉欣好好受点儿教育。

    可他也承认,张明全说的很对。

    尤其是张明全儿子与烧烤摊主老王的故事,让他听了很受感动。

    法律之外,不外乎人情。

    如果是穷凶极恶的暴徒,虎平涛绝没有将其放过的理由。

    可是现在……

    想了想,他停下脚步,抬起头,注视着张明全:“既然张哥你这么说了,那就照你的意思,等曹玉欣家里人来了,你们双方私了。”

    张明全脸上露出微笑:“谢谢!”

    虎平涛提醒道:“不过这事儿也不光是咱俩说了算。如果曹玉欣的家人跟她一个态度……呵呵……”

    他摇摇头,没往下说。

    张明全继续笑道:“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那你照你说的办,我没意见。”

    ……

    星期一,正常上班。

    半岛金苑那边房子大,苏小琳虽然出了月子,可她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去健身房锻炼。虎平涛工作忙,一个星期也不见得能回家,两个孩子只能交给老人照看。

    李静兰已经办了提前退休,搬到省城跟儿子儿媳住在一块儿。陈珺每天都会过来,她和李静兰处得特别好,俩人一起买菜做饭,平时没事就带着孩子在附近走走。

    苏穆以前在文联工作,文化界的人都认识。苏小琳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成了苏穆在朋友同事面前最大的炫耀资本。无论聚会还是酒局,他都会打开手机让展示孙儿的照片,临了还不忘很高调的加上一句:“这可是双胞龙凤胎,哈哈哈哈……你家的呢?”

    很多年轻人对婚姻的概念已经淡化,还有很多人虽然结婚,却选择丁克……殊不知,在家里的老人看来,总觉得很不是滋味儿。

    李静兰昨天晚上做了包子。馅料是口蘑、鲜肉、木耳、笋丁、豆腐皮和虾皮拌的,味道鲜美,早上起来放进蒸笼里热一下,再熬上一锅小米粥,吃起来很顺口。

    虎平涛一口气吃了八个包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稀里呼噜喝光碗里的粥,穿上外套,分别与母亲、岳母和媳妇打过招呼,往嘴里又塞了一个包子,拿上李静兰事先给他准备好的食品袋,急匆匆地出了门。

    他得赶在交通早高峰来临前去单位,否则就得堵在路上。

    进了办公室,谭涛正端着搪瓷缸子大口划着米线,目光却盯着摆在桌上的台历,看得出神。

    他昨天值夜班。

    虎平涛把装有包子的食品袋扔过去,问:“你看什么呢?”

    谭涛笑道:“闲着没事就看看黄历。这台历上带着呢!你别说,还挺有意思:今天宜动土、嫁娶、出游……哎你说要不咱们跟局里申请一下,是不是跟其它派出所搞下联谊?具体时间就参考黄历?”

    虎平涛笑着回答:“这种事情随便想想也就罢了,千万别当真。搞联谊这主意不错,能增进相互了解,可问题是咱们都忙成这样,平时有空大伙儿都要休息,谁也不愿意啊!”

    谭涛一听就有些泄气,叹道:“是啊……”

    他只能面对现实。

    偏了下头,看见虎平涛扔在桌上的食品袋,看见装在里面的包子,谭涛的兴趣来了。他伸手拿过将其解开,笑道:“你哪儿买的包子?闻起来挺香的。”

    虎平涛瞪了他一眼:“这是我妈亲手做的,你有钱也买不到。”

    谭涛张嘴咬下去,赞不绝口:“好吃,真好吃。又鲜又香,伯母的手艺真不错。”

    看他吃得高兴,虎平涛笑道:“你吃着,我先忙去了。”

    谭涛连续值班超过两周,这个星期虎平涛回来替他。

    所里的事情很多,大大小小都要领导签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2-10/2716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