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吐给我吞|攻为了保护受假装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2-01-14 11:35:48 阅读:0

“药膏擦好了,等药膏干了以后,再躺着睡觉。”

 

过了一会,孙倩把药膏放在我的床上,给我说了一句之后,开门往外走。

 

“嫂子……”

 

我喊住孙倩,见她呆在门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后,尴尬的笑了笑,说:“嫂子明天能不能早点做饭?我跟徐天娇说好了,明天早上七点半一起下楼去上班呢!”

 

听了我的话,孙倩愣了一下,眼神中露出微微失望之色,不过却努力的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了一声嗯以后带上门房离开了。

 

孙倩的反应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我躺在床上,一直思考孙倩刚才的内心想法。

 

难道,她对我有意思?不然为什么会要脱掉我的裤子,也要给我擦药呢?在听说我跟徐天娇一起相约去工厂上班,为什么会有些失望?

 

难道是孙倩见我跟徐天娇走的太紧,吃醋了?

 

在我思考事情的时候,又看到了对面楼层的窗户上,有人影耸动,那是一男一女,正在造人。本身就因为孙倩给我擦药邪火难耐,现在有看到了这样一出直播大戏,简直是要人命。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有点反应不是正常。

 

这时候,我听到孙倩的房间有些动静,我贴着墙壁听,原来孙倩把床下面的柜子打开了。

 

“难道……嫂子刚才给我擦药,她也受不了了?难怪刚才会盯着我男人的地方看。”

 

她房间的动静越来越小,不一会,传出来了流水的声音。

 

“是去洗澡了,不是自嗨!”

 

这时候,我的肚子一阵绞痛,山雨欲来的气势,让我第一时间窜到了厕所里。

 

这时候我感觉到,人最幸福的事情,其实非常的简单,饿了的时候有东西吃,憋得慌的时候有个厕所,想女人的时候,身边正好有个女人!

 

拍着肚子满足的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细琐的声音。

徐天娇淡淡说了一句,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短暂的沉默之后,她说:“东莞任何一家工厂,都不会要上了年纪的人!你现在二十岁,可以在工厂工作二十年,当你把青春岁月贡献给了工厂,可到了年级之后,就会被工厂抛弃掉。四十岁之后你去做什么?”

 

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不由一阵哑口无言。

 

“人,要往前看,多考虑问题,不然会吃亏。”

 

徐天娇就像是伟大的哲学家一样,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文学

我把她的话记在心底,细细的揣摩了起来。

 

“好饱!”

 

徐天娇把餐盘往前一推,伸展了一个懒腰,仰着脸,露出一丝淡淡的满足,尤其恋家上还透着一丝微红。

 

我不由呆住了,看着她妙曼的身躯,我暗暗的吞了一下口水。注意到她餐盘里还有不少米饭、菜以后,连忙下手抓了起来,说:“那我就吃了,正好我这点东西吃不饱。”

 

“你……”

 

徐天娇愣了一下,俏脸微微一变,瞪大美眸看着我:“那是我吃剩下的,你怎么吃了,你不嫌我脏啊!”

我傻傻一笑:“当然不!”

 

徐天娇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还是一个厂花,想要吃她剩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没有机会,我怎么会嫌弃她脏?

 

我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表示。

 

徐天娇看我狼吞虎咽吃她剩饭,心里有一抹异样的情绪荡漾开来,就这样愣愣地看着我。

 

在我扫荡饭菜的时候,回过神的徐天娇忽然给我说:“在工厂里,没日没夜的上班,一个月才能拿到四五千块,这根本不是生活。”

 

沉吟了一下,徐天娇继续说道:“你学习成绩那么好,我觉得,你还是自考上大学。”

 

“嗯!”

 

我嘴巴里面塞的全是米饭,含糊不清的回答了一句。

 

我狼狈的样子,惹得徐天娇咯咯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面巾纸递给我,说:“慢点吃,别着急,没人跟你抢。”

 

面巾纸抓在手里,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说不出是面巾纸原来的味道还是徐天娇身上的味道,非常的好闻,面巾纸宛若千斤,让我的心情有些压抑了起来。

 

“擦擦嘴。”

 

徐天娇小脸一红,低下了头来,不敢看我。

 

见她这个样子,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徐天娇在厂里四年没有知心朋友,我敢说,没有人见到她小女人的一面,在高傲的外表之下,隐藏着这样一颗容易害羞的内心。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词来形容她——尤物!

 

饭点休息的时候,徐天娇问了我许多关于学习上的知识。她很聪明,许多事情都懂得举一反三,没有上过学的确是可惜了,否则,肯定是当年的高考状元。

 

教她学习的时候,我们两个也聊了许多。

 

徐天娇竟然跟我同岁!

 

幼年步入社会,一点也看不出她脸上的青涩……

 

加了两个小时的班,回去了已经九点了。

 

徐天娇跟我一样,也是在外面租房子住。

 

“你不送送我?”

 

徐天娇忽然笑盈盈的看着我,将两条修长的玉手别在腰后说:“这大晚上的,你就不怕我遇到危险?”

 

听了她的话,我呆住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让我送她回家了以后,再请我上去做做?然后……

 

下面的事情我没敢想下去,觉得不可能!

 

只是这样一个美女要求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在一帮下班男人羡慕的眼神里,我跟徐天娇并排行走。

 

身后是一阵阵羡慕的声音。

 

“徐天娇找了个男朋友?”

 

“这小子是谁?徐天娇可是连老板都追不上的女人,这小子太牛了!”

 

“肯定是同村的老乡,或许还是徐天娇的弟弟,不然这小子第一天来厂里上班,怎么可能会跟徐天娇的走的这么近。”

 

听着他们羡慕的声音,我悄悄的瞅了一眼徐天娇,见她小脸微红,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的心头。

 

伸出手,抱住了她的腰。

 

徐天娇的腰很细,我的手能环抱一圈,她的皮肤非常的紧,弹性十足,诱人体香钻入我的鼻孔,大大的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让我心猿意马了起来。

 

能感觉到,怀里的娇躯颤抖了一下。

 

“你别反抗,听我说!”

 

在徐天娇发怒之前,我连忙抢先说:“你讨厌那么多的男人追求你,可是你只要单身,他们就不会放弃!我抱着你,他们肯定就会认为我是你男朋友,这样就不会有人继续追求你了!”

 

徐天娇的脸更红了几分,仿佛能滴出水来,给我说:“这……这样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我灵机一动,说:“再说了,对你又没有什么损失不是。”

 

徐天娇沉默了起来,身体僵硬的任我就这样的抱着。

 

她的妥协,让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就这样的抱着她,一路走回了她住的地方。

 

她跟我住在同一个城中村,只不过住在我隔壁的楼层里面,相距不是很远。

 

“呦,刘俊东找到女朋友了!”

 

这时候,我的背后响起了一道女人的揶揄笑声。

 

声音好似银铃,落在心里又仿佛清风拂面,回味起来,就像是小猫在挠你的心一样,非常的舒服

 

不过,我的身体却是一僵,艰难的转头,见到来人以后,努力的挤出来一个笑容,说:“嫂子,你下班了!”

 

孙倩穿着一身连衣裙,领口很低,胸前露出的那一抹雪白,足以引诱任何男人犯罪。笔直、挺拔的一双长腿,让人浮想翩翩了起来。

 

“嫂子,我送徐天娇回家!”

 

我被吓得连忙松开了抱着徐天娇的手,很是尴尬。

 

“嫂子!”

 

这时候,徐天娇也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着孙倩脆生生的喊了一句。

 

“哎!”

 

孙倩一脸笑意,看到我刚才抱着徐天娇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心里惊诧无比,可面对着徐天娇亲切的叫声,还是很热情的回应了一声:“要不上去坐一下?”

 

“不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徐天娇冲我笑一下,招手道:“明天见。”

 

说完,就要往她住的地方走,我愣愣地看着徐天娇的背影,有些恋恋不舍。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送送啊!”

 

孙倩见我愣在原地,推了我一下,说:“要是你能把徐天娇带回家里去,还不得让全村人羡慕!”

 

在孙倩的催促下,我追上了徐天娇,把徐天娇送到楼下以后,徐天娇给我说:“你回去吧,咱们明天工厂见。”

 

目送她上楼了以后,我往后退了几步,静静的望着大楼。

 

不一会,五楼一栋房子的灯亮了起来。

 

我想,这就是徐天娇租的房子吧。

 

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徐天娇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看到了我以后,小脸更红了几分,说:“刘俊东,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说完,徐天娇就跑回到了房子里,心脏犹如小鹿乱撞一般。

 

就在这时,意外出现了。

 

从一旁黑暗的巷子里走出来了三个人,魏四为首!

 

“小东西,我中午才警告了你,你还跟徐天娇走的这么近,不给你一些教训,你真把我魏四说的话当放屁了!”

 

魏四恶狠狠地盯着我,说话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出来,脸色狰狞无比的看着我,说:“不想吃苦头,就乖乖跟我走!”

我又不是傻子,跟他走了以后,我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努力克制内心的恐惧,让自己变的冷静起来。

 

前后左右全都是小巷子,魏四只有三个人,我要是跑的话,他肯定没辙。而且只要我跑到人多的地方,他肯定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揍我。

 

想到这里,我拔腿就跑,刚一转身的时候,撞在了一个人影身上,我顿时翻倒在地。

 

魏四一个箭步从后面窜过来,把我摁倒在地,脸上露出狞笑:“小子,差点就比你给跑了。”

 

说完,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给揪了起来。

 

被我撞倒的那个人,本来还想要指责我,可是一看这种情况,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拔腿就跑。

 

我咬牙挣扎,一扭头,头发扯着头皮,好像能把头皮给撕扯下来似得疼。魏四站在我的后面,我根本就动不了他。

 

魏四拽着我,把我推进了一个小巷中。

 

“小子,你把赖爷的话当放屁,还跟我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你是不是想死啊!”

 

魏四松开手,抬脚在我腰上踹了一脚。

 

头发一松,我本来是想要跑的,可腰上的力气,让我狼狈的摔倒在地。手掌磕在地上流了血,疼的要命。

 

“徐天娇根本不是你的女人!”

 

我心里很愤怒,同时又觉得特别的委屈。

 

魏四是非不分,徐天娇明明不喜欢他,他就不允许任何男人出现在徐天娇的身旁,这不就是无赖吗!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有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现在不是,以后会是的。”

 

魏四嗤笑一声,呸道:“不过,今天却是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长点记性。”

 

说完话,他们三个人就冲了过来,对我拳打脚踢了起来。

 

痛!

 

我只能紧紧的护着头,叫嚣的骂道:“今天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追徐天娇,不信你就试试。”

 

魏四火冒三丈,下手更重了几分,吼道:“小子,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突然,魏四的小弟把我从地上抓了起来,看着魏四狰狞的脸,我的心里反而不觉得害怕,狞笑道:“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追徐天娇,追上了以后,就跟她同居,不信你试试。”

 

最初,我只是觉得徐天娇漂亮,虽然也有过想要追她的想法,可是很快就会被我自己给否认掉。魏四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我跟徐天娇走得近的破理由教训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是一个正常人。

 

“让你娘的嘴硬!”魏四抬手给我一个耳光。

 

突然,巷子口传来了一个疑惑的女声:“刘俊东,你在里面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咯噔’一下。

 

孙倩还在楼下等我呢,这么长时间我没有回去,肯定着急找我来了。

 

“嫂子,你赶紧跑,别过来!”我用劲一身力气大喊。

 

只是,孙倩却没有走,着急跑了过来,见我被揍的惨样以后,俏脸一变,但很快又冷静下来了,紧紧盯着魏四:“刘俊东怎么得罪你们了?把人打成这样,可以放了他吧。”

 

打架斗殴的事情,孙倩在东莞八年的时间,见了不止几百次。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是声嘶力竭的怒吼又有什么用?自然是要先把人给救出来,然后在说算账的事情。

 

“嘿,放了他?”

 

魏四狞笑一声,目光猥琐的在孙倩的身上扫了两眼,笑眯眯说道:“可以啊,不过这小子下班的时候,一直抱着我的女朋友……”

 

“你说徐天娇?”

 

孙倩柳眉一挑,说:“据我所知,徐天娇现在是单身,并没有男朋友。”

 

“嫂子,他们是故意找茬,追不上徐天娇,还不让我接近徐天娇。”

 

我冲孙倩喊道。

 

孙倩出奇的平静,说:“我小弟你也受够了教训,放了他,我们不会追究!”

 

“不追究?”

 

魏四奸笑一声,猥琐的目光在孙倩身上扫了一下,说:“他抱了我女朋友那么长时间,我不亏死了?”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忽然嘿嘿笑道:“不过,你这样的大美人都说话了,我多少也得给点面子不是!这样吧,你让我抱你十分钟,我就立刻放了他。”

 

“魏四,我草泥马!”

 

我嘶声力竭怒吼。

 

孙倩是我心目中谁都不可亵渎的女神,魏四提出的这个条件,践踏了我的底线。

 

我的怒骂,激怒魏四!

 

他一转身,给我一巴掌,怒吼道:“臭小子,你再敢坏我好事,我就废了你!”说完,笑眯眯的转头看着孙倩,说:“大美人,你考虑清楚了没有?”

 

“是不是,我让你抱十分钟,你就放了我兄弟?”

 

孙倩沉吟了一下,玉拳紧捏,死死盯着魏四:“你先放了他,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魏四小弟哄笑一声,把我松开。

 

魏四一步步的走向孙倩,脸上露出一抹阴笑。

 

“草泥马!”

 

我抬脚在他两个小弟的脚趾上踩了一下,然后一个箭步窜了过去,高高跳起来,抬脚对着魏四的后背就是一脚。

 

魏四措手不及,被我踹倒在地。

 

“小心身后!”

 

孙倩脸色忽然惨白对我喊了一声。

 

我转身一看,见是魏四的小弟冲过来,心里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抬脚对着一个人的双腿中间踢了过去。

 

这人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弯了下去。我又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身子往上一拎,重重的往下一摁,隐隐的可以听到鼻骨碎裂的声音。

 

魏四见我出手攻击下三路,很快制伏了一个小弟,吓了一跳,认为我已经攻击完了。这个时候,我抬起收右手,紧握成拳,对着他的太阳穴打了下去。

 

一下就把他干翻在地,甚至是夸张的口吐白沫了起来。

 

“谁敢碰我嫂子一下,我就杀了谁!”

 

我愤怒的就跟野兽一样,死死的盯着魏四。

 

孙倩吃惊的捂着小嘴,眼睛里含着泪光,三两步跑到了我的身边,把我露在怀里,说:“没人欺负嫂子,没有人欺负撒搜子!”说完,给魏四喊了一句:“你还不赶紧走?你是真想把他逼的杀人不成?”

 

魏四是个混混,也只是打打闹闹,但是却不敢随意的闹出人命,撂下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威胁以后,扶起倒地的小弟,相继离开。

 

我靠在孙倩的怀里,纵情的吸着她的体香,感受着胸脯的起伏,虽然身上被打的很疼,但是心里却非常的开心。

 

我保护了——孙倩!

孙倩抱着我,说:“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嫂子,我没事!”

 

我咧嘴一笑,看着孙倩,保证道:“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除非我死了!”

 

“嫂子知道,嫂子知道!”

 

孙倩娇躯一颤,两行泪水夺眶而出,不过脸上却是露出开心的笑容,说:“嫂子知道你不会让别人欺负嫂子,可是,你一打三,难道你不害怕吗?”

 

“就算是一打一百个,我也不会让别人欺负嫂子的。”

 

这不是我的花言巧语,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听了我的话,孙倩哭的更凶了,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伸出手,给孙倩擦眼泪。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双手已经捧住了孙倩的脸颊。

 

孙倩微微抬头的看着我,眼角含着泪水,让我的心里莫名一疼。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孙倩守活寡的日子,心一横,暗道:“死就死了!”

 

随后,脑袋微微一低,要去亲吻孙倩迷人的嘴唇。

 

每距离孙倩的嘴唇近一厘米,我的心脏就会更加剧烈的跳动,而孙倩的默不作声,更是给了我更大的动力。

 

“嫂子默认我亲她了?”

 

“嫂子真的允许我亲她了!”

 

“嫂子……脸色怎么不好?

 

“难道,嫂子要拒绝我?”

 

看孙倩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停,我心一横,想道:“不能在这样墨迹了,不然,孙倩可能要反悔!”

 

想道这里,我闭上眼睛。加快速度向孙倩的嘴唇亲吻了过去。

 

终于,亲到了!

 

心里一阵无法言喻的激动,简直是比吃了蜜还开心。只不过,为什么跟我想象中的接吻不一样呢?都说接吻的时候,女人的嘴唇软软的,就跟吃棉花糖一样,可是孙倩的嘴唇,为什么会感觉到有点硬?

 

我纳闷的睁开眼睛,跟孙倩四目相对,见到她瞳孔闪烁,有些轻微的排斥、惶恐、暗暗期待。而她用手挡住了嘴唇,我亲吻到的正是孙倩的手。

 

“嫂子,把手拿开吧!”

 

只差一步,就能亲到孙倩的嘴唇,我现在的内心可谓是忐忑不安,还有几分着急,就像是热过上的蚂蚁一样。说话的时候,我仍然在亲着她的手,没有放开她。

 

“我是你嫂子!”

 

这时候,孙倩开口说话,虽然装作非常平淡,可语气还是有些轻微的起伏:“你这样对我,对得起你侯大哥吗?你刚刚才说过,要保护嫂子,不让任何人欺负我,可是现在你却欺负我。”

 

孙倩的话,就像是给我浇了一盆冷水似得。

 

“嫂子,对不起!”

 

我放开了孙倩,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等待着孙倩的处置。

 

“你还小,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嫂子不怪你。”

 

孙倩说:“只是,我是你嫂子,以后你不能这样对我,不然,我要生气了!”

 

“嗯,知道了嫂子。”

 

我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

 

“你把一个人揍的不轻,如果他们报警的话,你肯定是要赔偿的,咱们要先报警备案才是。”

 

孙倩心有余悸,说:“有了备案,他们报警咱们也不怕,他们不报警,对咱们也没损失。在外面打工赚钱,还是得小心点好。”

 

我刚来这里,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自然要一切都挺孙倩的才好。

 

孙倩扶着我从巷子里往外走的时候,在巷子的尽头,我看到了下楼扔垃圾的徐天娇。

 

“你怎么了?”

 

徐天娇见到我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样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被魏四揍了!”

 

孙倩看着徐天娇的表情,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说:“我兄弟跟你交往容易么,还要被人揍,为了我兄弟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不同意你们两个继续交往下去。”

 

说话的时候,就要扶着我走。

 

我心里苦笑,孙倩还不知道我跟徐天娇的关系,不然也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对她。我正要给孙倩解释的时候,徐天娇说:“这个事情怪我,明天我就去找魏四。”

 

说着,就伸手扶住了我另外一条胳膊。

 

这时候,孙倩索性就放开了我,说:“既然这样,你就扶着我兄弟好了,现在我们要去报警,你身为我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要陪着他一起去?”

 

“嗯,我去。”

 

徐天娇不加考虑的便答应了下来。

 

“嫂子,就别让她去了!”

 

天这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让徐天娇跟着我们去警局,我感觉有些愧疚。

 

“没事。”

 

徐天娇说话的时候,把左手伸进了我右手的腋下,肩胛骨挨着肩胛骨,这样做徐天娇可以把我整个给架起来。

 

不过姿势有些尴尬,我的右手就伸在徐天娇的前胸,随着她的左手抓着我的右臂,我的胳膊肘正好陷入她胸前的沟里面。

 

软软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徐天娇的小脸很红,心里也很无奈。

 

孙倩的话让她非常的尴尬,想要说明白跟我的关系,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而且,开口了以后,也不确定会不会被孙倩认定为逃脱责任。所以,只能继续默认我女朋友的身份,这样架着我走,虽然被我的胳膊肘‘袭击’,可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在警局备案回来了以后,已经快十二点了,徐天娇看着孙倩没有说话,无奈的跟我们一起上楼。

 

“我没事的。”

 

虽然很留恋跟徐天娇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内心还是不允许我这样乘人之危,说:“我送你回去。”

 

徐天娇没有说话,看了孙倩一眼,满眼征求的味道。

 

“我兄弟就是这么的痴情,去吧!”

 

孙倩笑眯眯说:“别在那边过夜,你们两个才刚刚认识,不能发展太快。”

 

我能感觉到,随着孙倩的声音落下,徐天娇的娇躯一僵,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我嫂子就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我尴尬笑了笑,给徐天娇说:“在来的时候,家里人都说,希望我能在厂子里找一个女朋友结婚,所以嫂子才会对我的事情特别的上心。”

 

徐天娇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上楼前,给我说:“明天七点半,我在你楼下等你,咱们一起去上班。”

徐天娇给我说这话的意思,难道是默认了我是她男朋友?不然为什么约我一起去上班呢?

 

“行,七点半。”

 

每天上班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目送徐天娇卧室灯亮了之后,我才转身往回走,孙倩焦急的在楼梯口等着我,见我回来了以后长出了一口气,说:“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还要去找你呢!”

 

“嫂子你还担心魏四他们会揍我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牵扯脸肿胀的地方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回去之后,我躺在床上,越想越生气。

 

说句真心话,徐天娇虽然长得漂亮,可我内心真正喜欢的却是孙倩。冒充徐天娇男朋友,抱着她,归根到底也只是虚荣心作祟,还有就是同情她。

 

每天装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还让厂里的人误会,让我给对徐天娇非常的同情。

 

可是,魏四这个无赖竟然揍我,让我的心里非常的愤怒、不平衡!

 

好啊!你不是因为认为我是徐天娇的男朋友才揍我的么,我这一顿揍可不能白挨!娘的,老子明天就追徐天娇去!

 

这时候,孙倩敲我房门:“刘俊东,你睡了没有?”

 

“嫂子,没睡呢,你等我一下。”

 

东莞的天太热了,每次睡觉的时候,我都不穿衣服。听到孙倩喊我,连忙穿裤子,给孙倩开门。

 

“嫂子刚刚给你买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你自己擦一下。”

 

孙倩把药给我,转身要走。

 

孙倩对我的关心,仅次于父母,在这个陌生而没有人情味的城市中,把我的内心彻底融化。一种感动到极点情绪在我心头荡漾开来,让我很没骨气的抽泣了起来。

 

刚刚转身的孙倩,听到我的抽泣声,纳闷的转过头,见我眼角含泪后,打趣道:“你哭什么?”

 

“嫂子对我太好了,我感动的。”

 

我抬手擦了一下眼泪,不想让孙倩继续笑我,所以低着头。可是,孙倩下一步的举动,直接让我愣住了。

 

孙倩走到我的面前,伸手抱住了我,拍打着我的后背,说:“你也关心嫂子,嫂子对你好是自然的,别哭了。”

 

嗅着孙倩淡淡的体香,想着孙倩对我这么好,我突然感觉,被揍了这一顿,挺值得的。

 

“嫂子给你抹药。”

 

说话的时候,孙倩先一步走进了房间了,看了床单有些褶皱,笑着说:“怎么?你刚才已经睡着了?”

 

我一直沉浸在孙倩说的那句‘嫂子给你抹药’里,根本就没有听到她后面的那句话。

 

“喂,你愣着干嘛,赶紧来擦药了!”

 

孙倩见我不动,笑道:“怎么?你害羞啊?”

 

“没,没有!”

 

我感觉自己的脸很烫,坐在床位,说:“擦药吧,谢谢你嫂子。”

 

说着就闭上了眼睛,我怕孙倩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我的小心思。突然,一阵药味钻进了我的鼻子里,紧接着感觉眼前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最后,额头上泛起一阵凉凉的感觉,紧随而来的就是一阵痛感。

 

“嫂子,疼,疼!”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一脸的委屈。

 

孙倩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说:“嫂子没给人擦过药,下手重了,我轻一点。”

 

说着在手上抹了药膏以后,就小心翼翼的在我脸上擦拭了起来。

 

孙倩的手指也只是刚刚触碰到我的脸颊,轻轻的擦拭,痒痒的,浑身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非常的舒服

 

“怎么样,现在还疼吗?”

 

孙倩轻声问我。

 

“不疼了,这样正好。”

 

我享受着这样的感觉,眯着眼睛说:“谢谢嫂子,这个力度很好,非常舒服。”

 

擦完了脸以后,孙倩说:“把衣服脱了,我把你身上的伤也给擦一擦。”

 

“我身上没伤!”

 

我心里‘咯噔’一下,窘迫无比。

 

孙倩可是我心目中的女人,在她的面前把衣服脱掉,还要给我擦药,我这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

 

这要是被孙倩看到了我的反应,多尴尬?

 

“我只给你擦后背。”

 

孙倩的小脸一红,说:“你自己擦不到的地方我给你擦,别的地方不擦。”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感觉怪怪的,可实在是拗不过他,只能把上衣脱掉了。

 

我趴在床上,孙倩为了可以给我更好的擦药,只能坐在我的屁股上。

 

这是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在车上,跟孙倩香艳的一幕,以及脑补了一下她穿着内衣做饭、昨天晚上使用工具自嗨的画面。一股邪火在我心里酝酿开来,犹如一股电流一般,向着我身体下面席卷了过去。

 

电流席卷过去的地方,汗毛矗立而起,当电流来到终点了之后,身体表层彻底炸裂,所有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咦,难道是我太重,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了?不然汗毛怎么会立起来?”孙倩纳闷开口。

 

“嫂子不重,擦药吧。”

 

我紧张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声音也变得粗重了起来,屏气凝神,不敢有半点怠慢。现在泻火还在不断酝酿,如果彻底爆出来,我不知道会对孙倩做出什么事。

 

孙倩把药膏挤在我的后背,然后用整个手掌擦拭。

 

药膏的清凉、孙倩手掌的温度,这两种不同的感觉出现在我的身上后,让我宛如掉入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冰窖里一样,同时我还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能让自己太激动,还要保持自己的理智。

 

不过,这真的很舒服啊,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很快,我的后背也被抹完了药膏,孙倩从我身上站了起来,说:“等药膏干了以后再躺,不然就没有效果了!你这样的姿势,也没办法往腿上抹药膏,这可怎么办!不然,让嫂子也给你把腿上的伤给抹了药膏?”

 

孙倩虽然是征求我,可我还没有说话呢,伸手就去脱我的裤子。

 

我反应过来去抓裤子的时候,只感觉半个屁股一凉,显然裤子被孙倩脱到了屁股下面。或许她是因为在紧张还是什么,竟然连同我的裤头也一起给脱了下来。

 

“嫂子……别……我自己就行了!”

 

我窘迫无比,誓死不从。

 

现在我男人的反应异常的剧烈,幸亏是爬在床上,不然肯定就会一柱擎天,吓到孙倩。

 

我虽然喜欢孙倩,整天幻想着能跟她发生点美妙的事情,可是孙倩这次不过是要给我擦药,晚上出于关心我的心态,或许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

 

要在孙倩的面前把衣服脱下来,必须要她默认了我跟她之间,多了另外一层关系,而且要一击即中才行。

 

“嫂子,我腿上真没伤,真没有!”

 

我拽着最后一点能遮挡身体的裤子,声音紧张而窘迫,也有些意外孙倩会突然给我来这么一手。

 

“你看,你屁股这里有一块青,我给你擦完这一点就走。”

 

孙倩看着屁股上最后一点红肿,眼睛里差点就没泛出泪花出来,我这不过是刚刚上班的第一天就被魏四揍成了这样,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那……只能擦完这一点,别的地方不能动了!”

 

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心里有些轻微的排斥,更多的却是期待。孙倩要用药膏给我擦屁股,从某方面来说,不就是心里有我的表现么?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是嫂子对兄弟的关心吗?显然她对我的关心,远远的超出了嫂子跟兄弟之间的情义,她现在所做的事情,更多的向是女朋友给男朋友做的。

 

“你的裤子再往下拖一下,把红肿的地方全都露出来。”

 

孙倩在手上涂药膏的时候,我稍稍的把裤子又往下脱了一些。我发誓,自从我记事以来,除了我妈之外,第一个看到我屁股的女性。

 

孙倩这两根手指轻轻的在我屁股上擦拭药膏,动作很轻,就像是鸡毛掸子贴着你的皮肤轻轻扫了一下,非常的痒,但却非常的刺激。

 

在强烈的刺激之下,我男人的反应越来越剧烈,因为趴在床上,压着它,有一种快要被折断了的错觉,憋得非常的难受。

 

在这种情况下,孙倩给我涂好了药膏,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让我穿裤子。

 

我的屁股上本来就有伤,这一打,疼得我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几乎是本能的捂着屁股转身,呲牙咧嘴的看着孙倩,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静!

 

房间里非常的安静,跟我跟孙倩一起坐在车里那时候一样。静中还有一些尴尬。

 

孙倩脸颊红透了,好像能滴出水来一样,虽然是低着头,可是却在悄悄的打量我的身体,特别是看到了我男人的部位以后,娇躯晃了晃。

 

侯大哥已经五年没有碰过孙倩了,孙倩是一个正常如饥似渴的女人,否则也不会用那些情趣用品来满足正常的生理需求了。

 

可是情趣用品是死的,只够让人轻微的发泄一下,哪里会有真人来的好?

 

我窘迫无比的转身,连忙提上了裤子,头也不敢回,甚至是不敢给孙倩说话。

 

 

先前说过,这里的房子,格局是一模一样的。我的房子跟孙倩的房子只有一墙之隔,她卫生间紧挨着我的厨房。我从厕所出来,必然要经过厨房。

 

那啪啪啪的撞击声、水渍拍打的声音,顿时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脑子一片空白,就像是着魔似得,走了过去。

 

越来越近,孙倩的声音也就越清晰。

 

我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不小心踢倒了拖把,木制的拖把摔在地板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啪’声,在寂静的夜晚,声音异常刺耳。

 

我的头皮发麻,这么大的声音,孙倩肯定就知道我在偷听了她了,会不会过来找我的麻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2-01-14/26634.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