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山里糙汉往死里疼女主*学霸把校霸往死里做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10-16 16:05:50 阅读:0

老马心疼的厉害,当时就把锄头给丢了,一把拽住了黄柳的白皙小手。

 

“走,去医务室,我帮你涂药!”

 

这事有毛病吗?没毛病,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翠花来找儿媳妇的时候老马动手。

 

老马这一拉住黄柳的手,翠花看在眼里当时就火冒三丈——

 

“好啊,姓马的你个老东西,难怪我儿媳妇不怀娃,原来是你个老王八蛋在搞鬼!”

 

“你可以啊,竟然老不直羞的搞我儿媳妇,还跟她在田里勾勾搭搭的,我说你怎么会好心往我家送药,合着你个老王八蛋是惦记我儿媳妇呢?!”

 

骂骂咧咧的一路喷着口水来近前,翠花挥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黄柳的脸上。

 

“你这个贱货,竟然不知羞的跟老王八蛋搞在一起,你说说,我家哪点对不起你,我家供你吃供你喝供你穿,还给你家那么些钱当嫁妆,你就这么对我跟我那傻儿子?”

 

“你个骚狐狸精,你个臭不要脸的卖逼货,我真想拿剪子豁开你下面那张贱嘴……”

 

翠花不光骂的难听,她还要继续伸手打翠花。

 

老马当时就怒了,一把抓住翠花胳膊,使劲往旁边一甩。

 

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他这把子力气哪是翠花受的了的,这一下子不光把翠花胳膊给甩开了,更是把人给甩到了地上。

 

翠花也是个泼妇,当时就坐在地上扯着嗓子撒泼打诨。

 

“哎呀,父老乡亲们快来看啊,我们这孤儿寡母的被人给欺负的好惨呀!”

不过老马还是在劝着,“他就是一时糊涂,一时……”

 

“大叔,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呀,你不许再替他说话了,你再替他说话我就不理你了!”

 

 文学

陈秋娜气呼呼的望着老马,老马一副委屈相,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了,“不说了不说了。”

 

陈秋娜原本还挺生气的,看到老马这么委屈她又忍不住的乐了。

 

单手撑桌,手掌托着下巴,陈秋娜望向了老马,“大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老马讪讪笑了,“其实我有贼心。”

 

他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了心里话,但不知道陈秋娜心里是怎么想的,竟然接了一句,“来呀!”

 

这话接的,让老马心里怪痒痒的,那里更痒痒。

 

尤其是看到陈秋娜故意将那双裹在丝袜里的大长腿伸出来,白皙小手在上面轻轻磨蹭的时候,老马都受不了了,“秋娜,可不能这样,大叔、大叔真的受不了,怕忍不住伤害你。”

 

陈秋娜抿着小嘴儿不说话,只媚眼望向老马,看起来跟撩骚似的。

 

随后更是吐出丁点香舌,在厚唇的下嘴唇上轻轻舔了下,这个举动,简直要把老马撩疯了!

 

老马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拿手捂住了眼睛,更是埋头在桌上。

 

他又不是傻子刘强,他怎么会不知道陈秋娜在故意逗他,他要真凑上前去,那才尴尬呢!不仅坏了自己苦心维系的好形象,还让陈秋娜会对自己有所防备。

 

而陈秋娜看到老马的举动后,顿时乐的咯咯娇笑。

 

她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老马了,当然这种喜欢并不是爱,只是觉得老马好玩。

 

老马明明很想要和自己发生那种事,可却始终强忍着,因为老马真的很善良。

 

在好玩之余,陈秋娜也感受到了老马的善良,所以她决定不再撩老马了。

 

而且老马看起来憋的那么辛苦,所以她羞羞的想着,要不要帮帮老马。

 

当然,这里面也有怀恨报复的情绪在里面,不是报复老马,而是报复丁剑锋。

 

你不是说我下乡扶贫送温暖吗?好,我今天就送一个了!

 

心里怀着这种念想,陈秋娜就起身来到了老马近前,趴低身子在他耳旁羞声说道:“大叔,今晚去我那里,我帮帮你……”

 

豁,这话传进耳朵里,老马当时就暴躁了。

 

抬起头看向陈秋娜那张迷人的羞红脸蛋儿,老马更觉得陈秋娜不是在说谎。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陈秋娜羞羞的拿起包转身离开了。

 

望着她远去的旖旎背影,老马知道,今晚这是有大戏呀!

 

很兴奋,没准今天晚上,就是他在陈秋娜那具娇媚身子上纵横驰骋的幸福之夜!

 

心里美滋滋的,老马看看时间也的确到下班点了,于是哼着小曲就往村医室外走去。

 

走在村里的街头上,连夏风都不那么热了,还挺舒服,让人越发期待夜晚的到来。

 

只不过在途经麦子地的时候,老马却不经意看到了在地里挥动着锄头的黄柳。

 

这个时候麦子都割了,翻地的农活也有专门的机械干了,黄柳大下午的在地里挥锄头干啥?

 

很好奇,老马来到地里,走到近前准备询问。

 

结果刚到近前后他就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懵了……

只见黄柳的白皙小脖颈上有一条长长的血痕,直从左边穿胸过右下,伤的很严重,都肿了。

 

老马都懵了,就是男人之间打架也不至于打成这样吧?这也太凶了!

 

于是他问到黄柳,“又是你婆婆干的?”

 

黄柳没说话,只是抹了把混着汗水的眼泪,继续在田间挥动锄头锄地。

 

老马一把将锄头夺了过来,“别锄地了,地都用机器锄过了,你还锄哪门子地!”

 

老马前脚刚说完,黄柳后脚就把锄头给重新夺了回去,更是含着眼泪爆发。

 

“你怎么知道这地用锄头锄过了,这都是我一锄头一锄头锄出来的!”

 

“我婆婆根本舍不得花钱雇机,她说家里没钱了都给我家了,所以她让我自己锄地!”

 

“还有这伤,你不是问谁打的吗?我告诉你,你猜的没错,就是我婆婆打的!”

 

“今天下午我在家里干活,刘强过来扑我要跟我干那个,我怕干不完活被我婆婆打骂,我就告诉刘强晚上再干。可刘刚回头就告诉我婆婆,说我不让他干那事儿。”

 

“我婆婆骂我看不起她儿子,是个不争气的不会下单的笨母鸡,所以就骂我全家不得好死。我还嘴了,我说她全家才不得好死呢,然后她就打我,用藤条抽我脸,说要给我把这张贱人脸抽花了,让别的男人都不再看我,就会规规矩矩的给刘强生娃。”

 

“我躲的快,所以就抽这了,现在你都知道了,怎么的,你想替我报仇吗?如果你想报仇的话,我给你锄头,你现在去把我婆婆一锄头砸死吧!”

 

老马知道了内情,心里真是冒火。可是对于黄柳含着眼泪的哭诉,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假如他有钱,他可以把钱给黄柳,让黄柳脱离她婆婆,可是他没钱。

 

挥动锄头把翠花这个恶婆婆给砸死他倒是能做到,可这事能做吗?

 

所以老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黄柳了,只能是重新夺回锄头,在地里帮黄柳锄地。

 

能力有限,这是他眼下唯一能帮助黄柳的了。

 

黄柳在旁坐在地上哭,哭了好一会儿才闭上嘴巴。

 

她也是情绪激动下的发泄,她知道老马是个好人,所以冷静下来的她心里很愧疚。

 

“老马,对不起啊,刚才我不该冲你发火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老马哪会真的计较黄柳的发火,这个小妮子实在是太过可怜人了。

 

他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又问起了黄柳的伤势。

 

黄柳穿着衣服看不准她的伤势到哪,但黄柳的手指却可以顺着伤势比划,从脖颈到下腰,左上开始右下结束,整整划过了整个前身。这伤势,让老马心疼又震惊。

 

但黄柳却苦笑着说,“这只是身前的,身后还抽了七八下……”

 

七八下,这是什么概念,藤条啊,一个成年人卯足了力气抽,是能抽破皮的!

 

再去黄柳身后看看,可不是怎么的,这会儿汗水打透衣服,能清楚看到衣服上的血红痕迹。


 

“苟金德个狗东西往我们家窜惦记我家儿媳,害我背了黑锅,被乡亲们戳我脊梁杆子,老马个老王八蛋也不是东西,在田地里勾搭我家儿媳,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们这傻娘俩啊!”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带我那没福气的傻儿子跳井啊,我们娘俩活着尽受人欺负了……”

 

刚好是个下午回家吃晚饭的点,路头上人可真不少,翠花嗓子也喊的尖,声音传的远,好些已经走过去的人竟然又回过头来了,不为别的,就为听个热闹。

 

翠花见人多了,哭喊的更带劲儿了,死气掰咧的哭诉着娘俩到底有多么的凄惨,老马又是如何欺负她占她儿媳的便宜,直把老马说的人面兽心,就是头披着人皮的畜生。

 

老马是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但是黄柳脖子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直接对黄柳说,“你侧过身,让大家看看你脖子上的伤,我就是要带你去村医室治疗!”

 

翠花听到这话,好像明白老马什么意思了,她感觉老马说的是真的。

 

但是眼下她骂都骂了,脏水也泼了,再收回来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她只能拿眼睛瞪黄柳,更是恶狠狠的凶她,“死妮子你敢回头让他们看试试,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黄柳倒是有心替老马证明,可是翠花那恶狠狠的态度真是让她害怕,她被打怕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10-16/24673.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