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后传:宋漪妍悠然落在身侧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8-03 08:33:05 阅读:0

如果什么都不做,未免真的有些太憋屈吧。
  假设身份互换,即使事出有因,并非对方主观意愿,她依然做不到对毫不怨怼。
  但他怎么能跟没事人一样呢。
  想不明白。
  
  宋漪妍想得模糊,等回过神来,祁叙珩早已经隔她十万八千里,远远就只看到人群中的背影,脊骨笔挺,敞开的袖口露出半截手臂,悠然落在身侧。
 

 文学

 
  “这个臭脸王。”
  她气得咬牙,嘀咕着骂道,“我怕不是遇上了闲得没事来人间周游的鬼中鬼。”
  骂归骂,但她有错在先。宋漪妍耐住心底的烦闷,小跑追上去。
  
  “你的名额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祁叙珩走的太快,即便是跑也跟的乏力,宋漪妍说话声音还打着颤。
  男人脚步微顿,侧眸瞥了她一眼。
  
  “耽误了你的时间,害你被老师同学误会,责任在我。”
  宋漪妍努力平复喘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祁叙珩,诚恳道:“朋友跟我说了我才知道它对你很重要,任谁都看得出你准备很充分,肯定花了不少时间精力,不应该因为我的问题...让你白干了。 ”
  
  她是被惯坏了,有时候脾气上来会憋不住,做事不爱考虑后果。
  所以任何不好的结果她全认。
  但却不能看别人因此受丁点儿委屈。
  
  “朋友?”
  祁叙珩终于开口,声线偏沉,“你跟周澈很熟么。”
  宋漪妍对他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这好像不是重点吧。”
  男人停下来,但依旧没回头,“那什么是重点?”
  
  “...你是刚刚没听明白吗。”
  宋漪妍心想有些话说不出那般直白,眨了眨眼,硬着头皮解释道:“言下之意就是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有任何要求你都可以随便提,前提是只要我能做到。”
  
  祁叙珩这才转过身来,慢慢抬眸看向她,眉头浅皱,但看上去并不太高兴。
  时间长了,宋漪妍被看的浑身发麻:“要杀还是要剐,给个痛快行不行。”
  
  原以为对方会抓着她冷嘲热讽,出乎意料,祁叙珩点点头:“你想怎么负责?”
  宋漪妍微愣,下意识抬头诧异望向祁叙珩,没料他也斜吔过来一眼。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从高岭之花嘴里说出来的话从不叫人失望。
  “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祁叙珩收回视线,语气略有戏谑,“或者抛头颅洒热血,你随便挑。”
  
  宋漪妍默了会:“听起来你还挺大方,我居然还有选择的余地。”
  祁叙珩“嗯”了一声,毫不谦虚应了她的话,“那选吧。”
  宋漪妍嘴角微微抽了下,没吭声。
  “选不出的话可以走了。”他视她无物,径直离开。 
  一而再再而三的热脸贴冷屁股,自尊心被碾在地上碎成玻璃渣,宋漪妍没心思继续多待,但又不甘心无功而返。
  
  “你是不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搞笑?”
  她忽的转身,“但我是很认真的想弥补过错。”
  祁叙珩:“我给了你解决办法。”
  “可你在逗我。”宋漪妍说,“傻子才看不出。”
  “所以到底想怎样。”
  “你也认真一点。”她回答。
  
  祁叙珩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如此不知情趣,却已经没有耐心再消耗。
  
  他不关心宋漪妍的真实想法,那些常人看来极度费心费力的事情或许对他来说是触手可得,上帝制造万物,万物皆不完美,他不善于与不熟悉的人打交道,这是事实。
  
  生活中百分之八十的人还没接触便会被他“生人勿近”的气场劝退,也不是没遇上过难缠的类型,三天两头闹,但也耗不住冷淡,热情消耗完便还他清净。
  
  至于剩下暗中关注的目光,只要并未打扰,便不再考虑的范畴之内。
  可应付像宋漪妍这种,难缠的同时还冠冕堂皇挑不出差错,属实是第一回。
  真怪难招架的。
  
  “如果你想表达是觉得打分有失公允,想要替我声张,那没必要。”
  
  祁叙珩看着她,“凡事结果大于过程,做不到叫人挑不出毛病那就是存在缺陷,至于原因,不是判定该考虑的范围。”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轻描淡写还带着不容置喙,甚至隐约间有压过一头的趋势。
  
  宋漪妍噎住,短暂愣了愣,忍不住反驳:“但就是法律也会在意人之常情,然后酌情处理啊。”
  
  放在以往,或许她根本不会理会,但此时此刻,更恨其不争。
  然而祁叙珩没有继续理论,只垂眸看了她一眼,便目不斜视擦过肩膀往前走。
  
  “所以就这样?”宋漪妍转身。看着他背影,咽住气说。
  “随你。”祁叙珩微微侧头,“但少做无用功。”
  
  连空气都在躁动的季节,她的背脊却莫名泛起寒意。  
  宋漪妍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像祁叙珩这样固执又别扭的人。
  说出来的话每句话都不好听,特别扎人心。
  害她就连后来连续几天晚上做梦都逃不过。
  
  梦的内容仿佛在嘲讽。
  她梦见自己做错了事被拉出来站在众人视线下被批.斗,到处都是跟她有关的流言蜚语,但总坚信会有人证明她的清白。
  
  所以她满怀期翼站上了审判庭,心想期待已久的这天终于要来,洗去冤屈的日子指日可待。
  ——直到宋漪妍看清楚了审判长的脸。
  轰然间,所有想法都化成灰末,连丝渣也不给剩。
  还不如醒着。
  
  事情做到这个份上,对方依旧不领情,那就随便好了!
  反正损失的也不是她。
  
  咸吃萝卜淡操心。
  
  …
  
  —
  
  次日,医学技术技能大赛主持人选拔在悦成楼展开。
  
  宋漪妍早就对赛事主持人以及幕后策划的位置垂涎不已,并且为实现雄心壮志早有准备。
  
  赛程分为三部分,持续时间长,涉猎内容覆盖面广,对参赛者的考核极为严苛。作为国家级赛事,主持人担当了承前启后的至关作用,每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稍有不慎便会影响进程。
  
  她从上个月月初开始便在着手查阅相关资料,为选拔做准备。
  考虑到许多专业细节难度较高,她便拉来军师帮忙做参谋。
  
  宋漪妍虽然平时看起来随性,凡事得过便过,佛系且咸鱼,但一旦真心想做好某件事,便是百分百全身心投入,往日的粗心大意被细致取代,企图做到最理想的层面,吹毛求疵力争完美,比处女座更强迫症。
  
  有时候强迫症变成了打破沙锅问到底,戴宁又不知道怎么跟外行人解释科学性质,实在烦了,干脆手机关机人间蒸发,留下宋漪妍抓耳挠腮。
  盼星星盼月亮,十年磨一剑,历久弥新,辛劳已久,她早就兴致勃勃要挥舞拳脚。
  
  正午十二点,表演厅里依然人挤人,宋漪妍蹲在无人处换上高跟鞋。
  孟婧作为家属陪同,比旁边真要上场的人压力还大。
  
  “紧不紧张。”她问,“要不要喝口水?”
  宋漪妍瞥她一眼:“我可是经过专业训练过的前播音预备役,童子功深厚,没那么容易紧张,谢谢。”
  
  “咱这不是都改行好几年了吗。”孟婧继续用手扇风,“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好好的黄花大闺女结果在台上唱了出相声,我吹出去的牛放出的狠话不得啪啪打脸,我嫌丢人呐.....”
  “拜托望我点好成吗。”
  宋漪妍翻了个白眼,果断制止话题。
  
  漫长陪伴等待区间,除了打会嘴仗,孟婧闲得发慌,指着挂衣架同她搭话:“那条裙子我记得你也有件一样的。”
  “哪件?”
  “靠角落里那件。”
  裙子放角落里依然显眼。
  至少宋漪妍一眼便瞧见了。
  “但都没见你平时怎么穿过,一直收在衣柜。”孟婧扭开水瓶,灌了几口,“有空也穿出来试试呗。”
  
  那是别人送的礼物。
  某些物品承载着一段温情,而某些物品背后的故事的记忆并不算多美妙。
  她有时笑着,有时恭谨应对,把回忆尘封,不愿触碰。
  这个“别人”,宋漪妍暂时不想提及。
  
  只是忽而物品再现,她发现自己原来没想象中的大度,居然恨不得生啖其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8-03/23993.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