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刚结婚的美妇?好闺蜜寝室里的高(h)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8-03 08:24:49 阅读:0

“小海,这是阿姨的房间,阿姨的床。”王姨羞愧难当,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那,那我怎么会在阿姨的床上?”我挠着头问。

 

“阿姨怎么知道,小海,你在家是不是会梦游?”王姨问。

 文学

 

我故作思考,说:“嗯,我妈说我小时候经常梦游,长大了就不会了,难道今天我又梦游了?”

 

“你就是梦游了,之前阿姨又不敢把你叫醒,听说梦游的人被叫醒会死,阿姨等你梦游完了,睡下来了才把你叫醒的。”王姨一本正经地说,明白一切的我却在心里面偷乐。

 

“对不起啊,阿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梦游的时候有没有做出,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啊?阿姨你的衣服……还有,还有我的裤子……还有我的这个……”我假装很紧张,也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那起来的宝贝

 

“瞎想什么呢?没事,阿姨平时喜欢裸睡,裸睡健康,刚刚你冲进来确实把阿姨给吓到了,但你什么都没做,就是跑到我浴室里去上了个厕所,然后到床边,把裤子一脱,蒙头就睡了,至于你的那个,处在青春期,睡觉的时候起来很正常。”王姨一通解释。

 

“那,阿姨,我就先回去睡觉了。”看样子,这次是再没机会了,还是先离开为妙。

 

“不行,今晚你就跟阿姨睡吧!”王姨道。

 

“啊?”我一阵吃惊,难道王姨自己忍不住了,决定跟我摊牌,让我那个她?也是,经过刚才那么久的积累,王姨还未完全释放呢……

就在我觉得有戏,心里一阵激动的时候,王姨眉头一皱,说:“想什么呢?刚才你进我房间后没一会儿,子枫就找来了,要是让他看到你跟我这样,我们两个都不好看,于是我就把门关了,可是他还是怀疑了,指不定就在门外候着呢,所以今晚不能出去。”

 

“哦,对不起啊,阿姨。”我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垂着头,我是打算以这种虔诚的态度来让王姨确信,我不是那种人,为之后再找机会品尝王姨而做努力。

 

“别说了,你第二层柜子里拿床被子睡在地上,明天等子枫去上学了,你在出去。”她说完,就躺了下去,把被子一盖,床头灯一关,根本不等我去搬被子,可见她刚才那样客气解释,只是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尴尬,对于我刚才的所作所为,她还是很气愤的。

 

我只好摸着黑,捞了被子,打了地铺,可是那里睡得着。我知道王姨也一定睡不着,隐约中,我似乎还能听到王姨在偷偷抚慰自己,可是我再也不敢放肆,毕竟,刚才那股子冲劲已经过了……

 

不过我却一直再想,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像今天这样弄王姨,要是没有,那我的人生也就太遗憾了,不行,王姨,我忘不掉你,尤其是经历过今晚后……

 

后半夜,我还是睡着了,起来时,已经很晚了,看了一眼床上,王姨人不在,被子叠放的整整齐齐,转了个身,王姨给我留了张字条,王姨很直接,让我以后不要再来她家了,当然,理由是马上高考了,别耽误学习。

 

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这个点,张子枫已经去学校了,我回到张子枫的房间,穿上衣服,随便洗漱了一番,也就匆匆赶去学校。

 

反正我也不是个爱学习的,迟到对我而言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只是今天走进教室,却让我有些胆寒,倒不是怕被老师骂,而是担心张子枫怀疑我。

 

果然,我一进教室,张子枫就对我投来了审判似的目光……

 

下课后,张子枫气愤地走到我旁边,问道:“海哥,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怎么连衣服和手机都没带?”

 

“我,我有点事,出去了一趟。”我吞吞吐吐地回答。

 

“是不是又跟人约架了?怎么也不叫醒我,我可是拿你当最铁的哥们,两肋插刀,这种事怎么能不叫上我呢?”张子枫拉来一条凳子,在我旁边坐下。

 

是啊,这小子还是比较崇拜我的,我在学校的名气可是不小,他还总说跟我混,让我照着他呢,他哪里敢审问我。昨天晚上,之所以忌惮他,那是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再说了,就算他再崇拜我,怕我,那看到自己的妈妈被我那样,也肯定会跟我拼命。

 

“日你妈的,你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叫?”我一下子来了底气,反过去怪罪他。

 

刚说完,我突然就兴奋了起来,因为昨天晚上,我真的差点就把他妈给日了……

 

“不好意思,海哥,我一睡起来,还真的很难被叫醒,抱歉抱歉,对了,还有个事我要问你。”张子枫搭住我的肩膀,凑过来说,“你是早上回我那穿衣服拿手机的吧?你回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家里有其他男人?”

 

“没有啊,就你妈在家。”我说,然后心知肚明反问道,“怎么了,你小子,不会是怀疑你妈……”

 

“没有,海哥,你想什么呢,我就随便这么一问,真是的。”张子枫自然也不会承认这么丢脸的事。

 

被张子枫这么一提起,我对他妈王姨的身子就更加的渴望起来,可是王姨都那样警告我了,我就是死乞白赖的去,那也只怕是再没机会,不行,我得想想别的法子……

 

时间一晃,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这一个星期,我每天都魂不守舍,夜不能眠,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触碰王姨的画面……

 

这天放学回家,我妈突然告诉我,姥姥生病了,要回乡下照顾她一段时间,所以要把我送到了她的好闺蜜家寄住一段时间。

 

本来我是无精打采的,可刚进我妈那闺蜜的小区,我瞬间就来劲了,因为这正是王姨所住的那个小区。

 

而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妈妈的闺蜜竟然就是王姨。

 

当妈妈在按门铃时候,我的笑就已经掩饰不住了,我妈问我:“你这孩子,笑什么?是不是妈妈不在,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告诉你,想都别想,我会让我闺蜜好好管教你的。”

 

“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的。”我噘着嘴回答道。

 

门开了,开门的正是王姨,如我所料,王姨见到我时,很惊讶,半天没回过神来。

 

“萱萱,我们家小海可就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我妈并没有注意到不对劲,就像刚才她不可能猜到我在高兴什么一样。

 

王姨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事,咱们俩什么关系,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啊!”

 

“小海,还不快叫王姨。”我妈催促我。

 

“王姨好。”我礼貌地喊着,可是思想却一点不纯洁,一双眼睛又不自觉地看向了王姨那饱满的前面和那两腿之间最神秘的地带。

 

“嗯,好。”王姨的脸已经泛起了微红,她赶紧转身叫我们进屋里坐,生怕被我妈看出异端。

 

张子枫见是我,也很意外,我妈和张子枫的妈妈在那聊天,讲的都是他们还没有嫁人之前的那些事,自从嫁人后,两个人有了各自的家庭,就很少聚在一起了,要不是姥姥生病,城里又没有其他亲戚,也不会来麻烦王姨。

 

我和张子枫则坐在另外一边沙发上打游戏,可我哪里有心思,一心只盼望着妈妈赶紧离开,夜幕赶紧降临。很快,妈妈倒是走了,但王姨的老公张辉年突然又回来了,这让我感到失落至极,看来今晚又是没戏了。

 

不过没事,反正我要在王姨家住上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不信找不到机会。还真别说,老天爷挺眷顾我的,后半夜,我又被一泡尿给憋醒了,去客厅厕所,路过王姨房间的时候,我再次听到了王姨那勾人心魂的哼唱声。

 

“嗯……”

 

王姨那美妙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了上次的经历,我一下子就猜到王姨是在干嘛了,可是王姨为什么不吸取上次的教训,把门给关起来呢?难道王姨是故意的?

我蹑手蹑脚地靠近之后,透过虚掩着的门缝,见王姨正仰躺在床上,浑身不着一缕,脸上潮红,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显的玉润光泽,而她老公正和她在亲热。

 

我的目光逐渐在王姨雪白娇躯上扫视,慢慢的,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虽然上次基本已经把王姨给看光了,但再看,王姨的身体还是能给我无线大的冲击,

 

我连连咽着唾沫,胸膛上下起伏,心脏擂鼓般剧烈跳动,充满着渴望,要不是她老公张辉年在,我肯定还会像上次一样,假装梦游冲进去。

 

过了好半晌,我才重新定下神来,躲在门口继续窥看,并且我的手不自觉地就摸到了自己下面的那个位置。

 

随着目光继续往下,但看到王姨的下面时,瞬间,我的心跳都停滞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很快,我又觉得很气愤,王姨的那里是我的,张辉年,你给我走开……

 

“老公……”

 

忽然,王姨的喊叫声,让我整个人都跟着哆嗦了一下,接下来,就看到夫妻二人各自分开,王姨还抱怨了一句。

 

在他们结束的同时,我的注意力也回来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双腿都开始发软,要不是斜倚着门框,早就瘫坐在了地上。

 

我没心情继续听夫妻二人事后的情话,担心被发现,蹒跚着站了起来偷摸回了房间。

 

张子枫一如既往,睡得像头猪,躺回床上后,我这才升起一阵后怕,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刚才在门口偷看,不会被她老公张辉年发现了吧?

 

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紧张,忘记去洗手间了。

 

可我担心她们夫妻俩还没睡,只能继续憋着。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感觉快憋不住了,不管不顾地便打开房门直奔卫生间。

 

到达目的地后,我火急火燎解开裤子,对准马桶准备小便,然而就在此时,我却感觉自己的宝贝触碰到什么东西,正当我紧张不安时,一股热气凑了过来……

 

顿时,我全身上下像过电了一般僵立在原地。

 

借着窗外朦朦胧胧的月光,我猛然低头看去,这才发现王姨正坐在身前的马桶上面,刚才我的宝贝碰到的正是王姨的润滑双唇。

 

此刻,王姨满脸惊愕地看着我,神情不知所措。

 

而我则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王姨的身体,当完全看清她的状况后,顿时体内一阵血气上涌,直冲脑门,因为王姨的两只玉手正放在两腿之间……

 

王姨竟然躲在厕所里自我安慰?她不是刚和她老公做过吗?

 

我脑子很乱,各种胡思乱想纷至沓来……

 

与此同时,我猛地吸了一口气,掩藏在体内的火焰霎时间被引爆,要么,我还像上次一样,假装梦游把王姨给就地正法了?想到这,我的宝贝就挺得更厉害了,仿佛已经撬开了王姨的双唇。

 

然而,王姨的反应很及时,就在我即将被冲昏头的那一刻,她忽然像触电般后撤拉开一段距离。

 

我一下回过神来,也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要知道,今天她老公张辉年可是在家啊,他可不像张子枫那么好忽悠,好打发。于是,我也连忙倒退了几步,赶紧穿上裤子,忐忑不安的看向王姨。

 

这时,我发现王姨视线还停留在我身上,惊讶的张着小嘴,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神情特别复杂。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王姨在惊讶什么,上次她明明看过我的这个,不仅看过,还握过,不仅握过,还含过,而且我还把那个弄进了她嘴里……

 

等到我看过去之后,王姨才连忙把视线转向一边,俏脸浮现出红润之色。

 

王姨的表情真是磨人,让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脑海里还在回味刚刚一触既离的快感。

 

所幸的是,王姨没有大喊大叫把她老公张辉年引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大概过了十几秒,沉闷的气氛终于被她打破。

 

“还……你还看,难道那天晚上你,还,还没看够吗?”

 

王姨用娇嗔的语气斥责了我一句,然后红着脸把修长的美腿并紧,一手护住下面,一手捂住胸,努力把自己身子遮掩住。

 

我连忙低下头,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这个时候我根本不敢撩动她敏感的神经,只能承认错误说:“王姨……我……我上次不是故意的,这次也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手间里,王姨,你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嘛,为什么跑到外面这个来?”

 

“你……”王姨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起身匆匆逃离,只留下一股淡淡的香风还在我身旁萦绕。

 

而我还是没忍住,把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她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再次让我心头一热。

 

这一刻,看着王姨婀娜多姿的背影,那个念头再次不可遏制的从我内心深处升起,难怪王姨要在外面偷人,原来张辉年根本满足不了她,那既然这样,就让我来满足你吧,我的王姨!

 

撒完尿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回房间,张子枫还是在呼呼大睡,而我依然睡不着,脑海里不停的在想如何才能享受王姨的味道。

 

第二天醒来,因为礼拜天不上课,我便没急着起床,而张子枫早就不见人影了,倒不是他有多勤奋,而是因为他家有钱,他老爸张辉年强行给他报了补习帮,争取考个二本。

 

还有就是,我挺怕碰见王姨的老公张辉年,毕竟看了他老婆的身子,所以我特别心虚和张辉年碰面。

 

到了上午十点多,估摸着张辉年该出差走了,我才磨磨蹭蹭的从房间里出来。

 

洗漱一番后,我走到客厅,果然就王姨一个人在家,正对着客厅的落地镜练瑜伽。

 

对我而言,看王姨穿着小吊带和紧身裤练瑜伽,绝对是个不可错过的节目,那些大开大合的瑜伽动作,能充分展露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所以哪怕昨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还是舍不得放弃一睹美景的机会。

我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找到一个镜子照不到的角度,用眼角的余光偷看。

 

此时的她正做着扩胸的动作,发丝随意地披散在脑袋后头,显示出成熟女人的慵懒风情。

 

我暗暗流着口水,不知不觉,竟足足盯着王姨看了十几分钟,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

 

“小海,怎么现在才起床?”

 

王姨做完一组动作,轻轻喘息着休息,在发现我的存在后,俏脸红了红,露出一抹羞涩,不过很快便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我打了个招呼。

 

“王……王姨,我昨天睡得比较晚,所以……”我连忙回应道。

 

听了我的话,王姨羞涩的表情更加明显了,充满风情的白了我一眼。

 

毕竟昨晚被我这个晚辈看了身子,还被撞破那种事情,确实太尴尬了,所以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只好自顾自对着镜子继续做瑜伽动作。

 

王姨不说话,我也不好意思瞎聊,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但余光一直瞟向那边,比之前显得更加肆无忌惮。

 

之所以变得这么大胆,也是王姨的反应给了我信心。我算是想通了,她光着的样子我不仅看了,而且还摸了,摸得还特别的到位,可最后王姨还不是接纳了我,而且今天一大早还像个没事人似的,那我不大胆,岂不是辜负了王姨那颗宽容的心了?

 

更何况王姨现在还穿着衣服,我有啥不敢看的。

 

客厅里只有我们两个,我偷看她,她不可能没察觉,不论是害羞还是别的原因,反正既然王姨没说话,那我就当她默认了。

 

事实上,我火热的注视明显还是影响到了她,一些舒展的瑜伽动作做不到位,达不到想要的效果。脸色逐渐变得绯红,神态也开始扭扭捏捏起来。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王姨似乎终于受不了我火辣的目光,动作也没法做下去,转过身来,没好气的对我说。

 

“臭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贼眼往哪看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我好闺蜜的儿子呢,之前阿姨要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上去,以后你就安心在阿姨家住着,阿姨也会把你当半个儿子看待的。”王姨暂时收住瑜伽动作。

 

我也没想到,王姨不但是我好哥们的妈妈,而且还是我妈妈的好闺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8-03/23987.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