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口风景抓拍无罩: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们在车上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7-31 14:42:42 阅读:0

“张老师,我也想要做一个好女人,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苏蕊哽咽说着,赤脚踩在床上猛地将腿上丝袜脱到一半,抓着张梁的手伸向自己的翘臀,一边委屈地哭着,一边让张梁摸她的那个部位

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了,张梁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许多了?

 文学

 

 

一手搂着苏蕊,另一只手在苏蕊的身下疯狂摸索,手势横竖左右飞速开攻,苏蕊的那一处即是好像宝藏一样,任凭张梁再怎么摸也都摸不够。

 

 

苏蕊纤细苗条的娇躯被张梁摸得仿佛像是要融化了一样,加之她哭得梨花带雨,容颜哀伤,整个人瘫在张梁的怀里竟像是失去了骨骼一般,显得浑身魅气楚楚动人。

 

 

事实上,对于苏蕊这样子本分的女人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便是如梦幻泡影,她不敢去相信多年恪守妇道的自己,竟然终有一天也会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更为关键的是,对方居然是自己花钱委托人从外面聘请回来的英语家教,如此角色之间的巨大差异更是令她心惊胆战,毕竟她作为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良家女人,这种事情倘若传了出去,那可真的算是再也无颜活下去了。

 

 

“我不活了,张老师!”

 

 

苏蕊趴在张梁怀里,牢牢抱着他那结实的雄性身躯,哭着喊道。

 

 

“苏姐,我陪你一同舒服死过去!有我陪着你一起舒服死,好不好?”

 

 

张梁将苏蕊的一条黑丝美腿搭放在自己身上,一双大手在苏蕊此刻无限渴求的部位疯狂抚摸,又是抓又是掐,苏蕊的娇躯不停震颤着,舒爽得直翻白眼。

 

 

“一言为定,你陪我一起舒服死过去。”

 

 

苏蕊逢此意乱情迷之时,哆哆嗦嗦地伸出小拇指,放在张梁指尖。

 

 

趴在男人怀中尽情享受欢愉时刻的女人,行为举止多多少少都有些少女的幼稚,试问,原本便是如此清丽动人的苏蕊,此刻又这样可爱,张梁还能怎样等得了?

 

 

突然,张梁翻身蹲在苏蕊身前,双手抓着她的黑丝边缘,猛地用力像下一拉,大片大片白嫩肌肤暴露在眼前,把握准角度,张梁便要进行这最为关键的一步。

 

 

苏蕊和张梁注视着彼此的眼睛,仿佛是一种契约,待会儿便能跟随对方身体晃动的节奏直冲云霄,令彼此的身体彻底解渴。

 

 

就在这最后一步,张梁眼睁睁地看着苏蕊擦干脸上热泪,起身坐在床上将黑丝重新穿好,爱怜地摸着张梁的侧脸小鸟依人般说道:“我女儿快要回来了,你也收拾整齐,准备去给我女儿上课吧。”

 

 

张梁自然满是不情愿,忙是抓着苏蕊的白嫩玉足放进自己怀中,全然一副想要继续欢愉的态势。

 

 

很快,苏蕊便将衣服穿好了,她冲着张梁淡然一笑,道:“张老师,你再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毕竟现在我的心里很乱。你知道的,我不是社会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其实张梁很能理解苏蕊,首先她毕竟是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孩子都已那么大了,老公又是事业有成。

 

 

另外她终究是一个好女人,与社会上面那些人尽可夫的女人有着本质上面的区别。

 

 

但是,这并不代表此事就这样过去了。

 

 

张梁坐在床上,望着正蹲在客厅里面修剪花朵的苏蕊,娇艳欲滴的容颜以及如饥似渴的身体,他非常有信心将苏蕊彻底征服于胯下

苏蕊正蹲在客厅里面撅着翘臀修剪花朵之时,她的女儿孙晓敏回来了,当张梁看到今天的孙晓敏,不禁是有些叹为观止,在之前相处的时候他并没有怎么样去注意孙晓敏的外表,毕竟是自己的学生而已。

 

 

然而今天的孙晓敏,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在发型以及穿着上面做了精心的修饰,性感妩媚的外形之下,竟然与苏蕊相比已经差不了太多。

 

 

孙晓敏一路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当看到张梁在家里时,她的眼前一亮,神情突然有些羞赧。

 

 

苏蕊催促着她赶快放下包包,老老实实地坐在书桌前听张梁讲授英语课程,张梁与孙晓敏走到房间门口时,张梁回过头来看了苏蕊一眼,只见她神情有些冷淡,这张俏脸上面连一丝笑容也看不到。

 

 

苏蕊转过身,刻意避开张梁的目光,她坐在窗前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女士香烟,望着窗外皎洁如水的月色,美眸当中恍若仍有泪水没有擦拭干净。

 

 

相比起方才在床上时动如脱兔的她,此刻的她显得既是沉稳又是文静,大概真正意义上的尤物便是如她这般吧。

 

 

孙晓敏房间里。张梁端着课本向孙晓敏讲述着英文单词的语法,以及各个单词在不同句式里面的不同作用。

 

 

孙晓敏听着听着突然轻声问她:“张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张梁一愣,摇头说没有。孙晓敏一阵古灵精怪笑道:“也对!毕竟昨天吃饭时候,张老师你都说了,理想中的对象就是我妈那样的。”

 

 

张梁听到孙晓敏这样说,先是一惊,旋即刻意笑了笑,说:“那是当然的了,像是你妈妈这样又漂亮又贤惠的女人,是国内大部分男人的择偶标准。我非常尊重你的妈妈。”

 

 

其实,张梁心里面非常震惊,他生怕自己与苏蕊的事情被孙晓敏得知,毕竟一旦东窗事发,那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着实是一个大麻烦。

 

 

孙晓敏又是笑了笑,脱下双脚上面的高跟鞋窝在沙发当中,认真端详着张梁说道:“张老师,其实我觉得你和我爸爸相比,是一个类型的男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妈妈就喜欢你和我爸爸这种类型的男人。”

 

 

张梁心中登时又惊又喜,他又怎么能够猜到,原来自己这种类型的男人正中苏蕊下怀。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按照这样看,用不了多久,自己得到孙晓敏的母亲苏蕊简直是水到渠成!

 

 

张梁故作镇定地开始对孙晓敏旁敲侧击,以作为老师的身份,从孙晓敏这里听到了大量有关苏蕊的性格脾气,甚至是苏蕊在生活上面的很多习惯,对苏蕊有了初步而又全面的全方位了解。

 

 

这天晚上教导孙晓敏英语非常顺利,时不时地,张梁向着门口的方向偷瞄,意外发现从夜里八点一直到夜里十点半,苏蕊常常站在门口透过门缝向房间里面瞧。

 

 

当孙晓敏要走出屋子时,苏蕊又是匆匆走开,张梁内心极其兴奋,说不出有多么的开心。

 

 

毕竟,苏蕊这分明就是在偷看自己呢

眼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张梁收拾好书本离开孙晓敏的房间,来到苏蕊房间门口,准备向她道别。

 

 

此时的苏蕊,仍旧是早些时候那身着装,上身一件白色衬衣,下身一条牛仔超短裤,白嫩修长的双腿上面裹着黑色的丝袜。

 

 

唯独有一点不同的是,她的短裤上面多出了一些褶皱,张梁能够想到,这些褶皱是在孙晓敏到家之前,自己抱着她躺在床上时产生的。

 

 

“苏姐,今天时间太晚了,英语课就上到这里。我要回去了。”

 

 

张梁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对苏蕊说道。

 

 

苏蕊极其慵懒地躺在床上,左腿搭放在右腿上面,在屋顶白炽灯的照耀下,丝袜泛出勾人心弦的微妙亮光来。

 

 

她正聚精会神地摆弄着手机,连看都不看张梁一眼,只是缓慢地点点头。

 

 

张梁离开苏蕊家里面之后,走在楼道当中像是昨天那样,在手机上面给她发送过去了一个笑脸。

 

 

然而却是久久没有等到苏蕊的回复。从离开苏蕊家的小区开始,张梁时不时低头看两眼手机,然而却始终都不见苏蕊回复他。

 

 

想起方才在苏蕊的房间当中,他与苏蕊两个人激情似火的场面,仍旧是回味无穷。

 

 

原来,苏蕊的身体当真与自己所想的那样,那样香美那样甘甜,她每日独守空房,饱受寂寥空虚之苦,实在是糟蹋了这具丰满的肉体了。

 

 

张梁在家附近霓虹闪烁的大街上面兜兜转转,满脑子全部都是苏蕊的身体,不知不觉间,竟是已经走到了半夜。

 

 

家附近的这条路,这两年他走过无数次,但是从未像是这一夜走得这样痛快,直觉告诉他,经过这一次的激情,此后他一定会与苏蕊发生更为刻骨铭心的事情。

 

 

手机当中传来一首动听的歌谣,王菲的《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这一夜,张梁一直都没有等到苏蕊的回复。望着前一天苏蕊刚刚洗过澡之后,给他发过来的几张楚楚动人的玉照,情绪亢奋。

 

 

张梁睡在寂静无声的家里,将手机放在枕边,期盼苏蕊回复他时,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在一片朦胧之间,被窝动了动,张梁觉得好奇怪,用力掀开一看,只见苏蕊竟是不知何时躺在了里面!

 

 

张梁一怔,忙问道:“苏姐,你怎么会躺在我的被窝里面?”

 

 

苏蕊答道:“别说话,弄我。”

 

 

说着,她当着张梁的面儿,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全部脱了下去,最后全身上下只剩下那条勾人心魄的黑丝,只见她掏出一把剪刀来,自丝袜裤裆的中间部位剪开来。

 

 

安躺在张梁面前,伸出食指比划几下,极度妩媚地冲着张梁催促道:“快点上来,晓敏她还没有睡觉呢,可千万别让她起了疑心!”

 

 

张梁眼见如此,自然是疯了一样将苏蕊抱在怀里面,上下其手,抱着她在床上飞速颠簸起来

虽然张梁对于苏蕊会出现在自己的被窝里面,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桩美事可是做成了。

 

 

两个人抱在一起,张梁在苏蕊的身上横装腾挪,大展神威,将苏蕊美得甚至口角流淌着口水,那对纤纤玉手,环抱着张梁的身体,狠狠掐着,像是发泄欲望般,高贵的指甲都快要插进肉里面。

 

 

然而越是如此,张梁便越是肯下力气。

 

 

挂在墙壁上面的空调吹着凉风,苏蕊对张梁说道:“我最喜欢干这事儿了,简直是能够忘掉生活当中所有的烦恼。”

 

 

张梁猛拍着她的脸,大声喊着:“快说!你到底是一个好女人还是一个坏女人?”

 

 

苏蕊正沉醉其中,连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我是坏女人,我是一文不值的坏女人!只要是男人,都可以做我的老公。”

 

 

其时张梁微感意外,毕竟以他对苏蕊的了解,作为良家女人的她,不大可能说出这样子不知廉耻的话。

 

 

然而两具身体在床上折腾,简直是有些天昏地暗的意味,大脑像是快要停止作用了一样,张梁俨然变成了一具铁打的打桩机。

 

 

第二天一大清早张梁醒来时,他发现身下一片潮湿,看遍房间也看不到苏蕊的身影。

 

 

呼唤了半晌苏蕊的名字,终究也没有答复。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夜的种种只不过是大梦一场。

 

 

点开手机,望着空空荡荡的聊天对话框,一整夜的时间过去,苏蕊也没有回复他,不禁失落道:“真是黄粱一梦值千金……”

 

 

这天没有孙晓敏的课,张梁自然非常想念苏蕊,可是毕竟苏蕊一直没有回复,自己也不好上门去找苏蕊。

 

 

阅遍她这几年的朋友圈,得知她这几年一个人在国内照顾女儿,生活虽然很是富足从不缺钱花,可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形单影只。

 

 

一整天下来,张梁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有几次甚至想要冲出家门去找苏蕊,然而天生的自卑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第三日一大早,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将还在沉睡当中的张梁吵醒,推开门的一刹那,张梁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苏蕊一身时尚动感的清凉夏装,缓缓摘下墨镜,冲着张梁嫣然一笑,道:“张老师,才睡醒呀?”

 

 

张梁怎么会想到,苏蕊居然会来自己家。

 

 

他从苏蕊手中接过一袋肯德基,连连解释门铃坏了。

 

 

苏蕊蹬着高跟鞋走进来之后,环顾房间对他说:“我是从我闺蜜那里打听到你住的地方,来的路上就怕你没有在家,幸好你是在家的,要不然就白从家里出来一趟呢。”

 

 

张梁请她坐在沙发上,沏茶倒水礼数有加,问道:“苏姐,你应该通知我一声的啊,屋子里面怪乱的,都来不及收拾。”

 

 

苏蕊翘起二郎腿,轻轻晃动着白嫩玉足,轻声笑道:“我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快吃吧,给你买的肯德基全家桶,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苏蕊既是逗他开心又是给他买早餐,落落大方温柔可人,贤惠得就像是小媳妇一般

张梁一时间当真是有些晃神,回想这两日以来自己一直魂不守舍,苏蕊的俏丽身影始终都在脑海当中飘来荡去,自己思念成疾。

 

 

哪里都能够想到,在这天早晨,苏蕊居然登门造访,而且还满心欢喜地为自己买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坐在沙发上面的苏蕊托着下巴对张梁说:“张老师,你看一下手机。”

 

 

正在狼吞虎咽的张梁拿着汉堡点开手机一看,只见他与苏蕊的聊天对话框当中,苏蕊昨夜凌晨发来的三排十个“抱抱”的表情映入眼帘。

 

 

“我的手机坏了,昨天晚上去外面买了一部新的华为手机,这才看到你给我发来的表情,担心你想太多,所以赶快回复你。”

 

 

苏蕊美眸当中笑意连绵,看着张梁轻声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7-31/23899.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