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抱着相拥入睡:les磨豆腐高颜色文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7-29 14:25:21 阅读:0

许倩见有戏,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方嫂的后臀,贴上去美眼迷离道:“姐你就放心吧,那小子猛着呢,昨晚弄了五六回都没事儿。”

 

“啊,五六回?”方嫂的小嘴张的老大,眼神炽热。

 

哼,这回信了吧。

 

我差点儿笑出声,刚才我裤裆里的情形她也看了,弄五六回之后还能这样生猛,就不信这女人还撑得住。

 

果不其然,她愣了下就开始反问:“倩儿,大庆今晚回家吗?”

 文学

 

“管他干嘛,他自己不行,还不许咱偷吃啊。”许倩紧跟着补了句,一脸的愁怨。

 

唉,看来女人一旦上了瘾,什么疯狂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原来只是在自家男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下可好,姐妹俩还要商量着一起偷吃……

 

不过这样倒是便宜了我。

 

只要刘大庆不在家,我就能搂着婆娘睡觉了,不,弄不好两个一起弄。

 

美的冒泡啊。

 

接下来,我以为许倩要把方嫂推倒,然后来一场赤裸裸的纠缠,可方嫂似乎更钟情于摆弄许倩,三下五除二把许倩扒了个精光。

 

许倩的身子已经看过了,而且来来回回也没什么花样,我就趁早溜了。

 

说不定今晚就有好事儿,得赶紧回家吃点饭,不然肚子饿的咕咕叫,还不得给这俩女人榨干了。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李玲在院门外等着。

 

她是我小学同学,又是前后街坊,经常跑我这儿来玩,这几年去乡政府上班,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烫着一头大波浪卷儿,把本就精致的脸庞衬托的越发俏丽,再配上一身米格长裙,亭亭玉立的,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

 

唉,这么好的丫头,要能娶进门多好。

 

我禁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装没看见,自顾自的摸进了院子。

 

刚进去,李玲就从后边捂住了我的眼,故意粗声粗气的问道:“猜猜我是谁?”

 

“除了你李玲,还能有谁?”我忍不住笑了。

 

“啊?你咋猜的这么准?”她明显有点意外。

 

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被她贴在身上的感觉,不由打趣起来,“当然是你身上的香味咯,我眼瞎,可鼻子好使。”

 

“讨厌。”她哼了声,似乎有点扫兴,但紧接着却挽住我的胳膊,继续往里走。

 

被她的胸肉紧挨着,我有点心猿意马,再加上刚看过许倩和方嫂的激情戏,嘴上就一时没了把门的,“小玲,你咋想起上我这来了,想哥了?”

 

“鬼才想你。”李玲撇了撇嘴。

 

“真不想?”

 

见她扭捏的样子,我忍不住继续挑逗。

 

“不想不想,就不想。”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说着就甩开了我的胳膊。

 

我一时没防备,身子就往旁边趔趄,本能的伸手拉住了她的腰。

 

她呀的叫出了声,却也赶紧扶了我一把,结果这么一弄,我俩就成了面对面。

似乎因为矜持,她把胳膊挡在胸前,脸红的能渗出血,垂下头,看都不敢看我。

 

见她没有要躲开的样子,我胆子大了三分,顺手拦住了她的后腰。

 

“呀,大牛哥,你干嘛……”她娇羞的扭了扭腰,却也没再抗拒,闷了片刻才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我,“大牛哥,我来是想告诉你个好事儿,镇卫生所的成医生要开了按摩诊所,我正好跟她熟,就把你学过按摩的事儿说了,你猜怎么着?”

 

“啥?按摩诊所?”我闻言一喜,手上不由得加了把力气。

 

也许适应了这种状态,她没再扭捏,侧头笑道:“我可是费劲了口舌才帮你挣得了一个名额,你怎么谢我?”

 

“真的?”我差点儿乐疯了。

 

当年因为眼瞎,才跟村里的瞎子学了一手按摩的手艺,这几年一直在家,帮街坊邻里解决个腰疼腿酸的小事儿,虽然不挣钱,但也能挣点儿口粮什么的。

 

没想到今儿个就来了这样的好事儿。

 

真是老天保佑。

 

如果真正进入那种正规的按摩诊所,就有了钱花。

 

有了钱,就能攒着娶个婆娘,生一大堆孩子……不,我要努力挣钱,非把眼前这小女人娶进家不可!

 

脑子里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手上就没了分寸。

 

腰下紧贴在一起,李玲有点不适应,眉头紧皱着,却也没显露出抗拒,就这样沉默了一小会儿,她就又倔强的抬起了下巴,“大牛哥,你要怎么谢我?”

 

“我……请你吃螃蟹。”我脑子连转,想起了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美味。

 

“切,腥气,人家才不稀罕。”她小嘴一撅,伸手在我肩上捶了一拳。

 

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领口开咧,露出了一片白嫩柔滑。

 

和许倩那种结了婚的女人不同,李玲的规模虽然没那么大,却嫩的像新剥笋尖一样,饱满傲挺,再加上腰下紧贴着,我下面立马起了反应。

 

“愣啥呢,人家问你呢,怎么谢人家?”她似乎感到了身下的动静,红着脸嘟囔了一声,头恨不得扎进我怀里。

 

我精虫上脑,脱口而出:“要不,请你吃大肉肠?”

 

“什么肉肠?”她抬眼瞅了我眼,似乎没明白。

 

“就是那种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肠啊。”我嘿嘿一笑,腰下扭动起来。

 

“呀,你坏你坏……”她这下算是真的明白了,羞恼的推了一把,然后扭头就跑,一直出了大门才顿住脚,回头瞪了一眼:“大牛哥,我不求你谢我什么,只求你多挣点儿钱,去把你的眼治好,我,我妈又逼我相亲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哎你等等……”

 

我急得差点儿追上去,然后告诉她,我的眼已经好了,可想到她家财大气粗,还有她老妈那个恶婆娘,鼓起的勇气一下就泄了。

 

差距太大了。

 

就算我两眼不瞎,以现在的窘迫,也绝对不可能配得上她。

 

唉,还是努力攒钱吧。

 

我无奈的回了屋,起火做饭。

 

好不容易熬到后半夜,手机响了,刚接通,许倩柔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强子,你方嫂在我这儿,想跟你说说话,你赶紧过来吧。”

 

嘿,这俩女人果然熬不住了。

 

想到今晚的刺激场面,我连拐杖都懒得拿,一溜小跑着出了门。

 

到了许倩家,大门已经上了锁。

 

咦,不对啊,咋锁门了,难道是……

 

脑子里灵光一闪,我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一定是刘大庆没在家,许倩怕外人闯入才锁了门,要不然也不会后半夜才来电话。

 

极好极好,如果真猜中了,那今晚可就无忧无虑,抱着俩婆娘鼓捣到天明了。

 

我立即回拨了电话,不一会儿,许倩来开门,往胡同两边张望了两眼之后,就把我扯了进去。

 

刚把门反锁,就把我推到了墙上。

 

“小男人,你可算来了,今晚嫂子……”

 

不等话说完,她就猴急的抱着我的头,在我脸上一阵乱啃。

 

事已至此,我也没客气,伸手搂住了她的蛮腰。

 

这女人今晚只穿了件睡袍,下摆短的可怜,被我轻松撩起,结果往腰下一摸索,居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好家伙,早有准备啊。

 

两瓣肥臀被我揉的变了形,等不到继续深入,就被她麻利的退了裤子,然后一哈腰,把我的家伙含在了嘴里。

 

“嘶,舒服……”

 

我爽的喊出了声,伸手去摸她的后臀,而她也格外配合,屁股撅的老高。

 

手指顺着深邃的臀沟而下……

卧槽,都湿成这样了……

 

当手指触碰到那一片黏黏糊糊时,我差点儿咬了舌头。

 

从见面到现在也不过三两分钟,不可能这么快吧,难道说这俩女人已经滚在一起鼓捣了?

 

好奇之下,我趁机挑逗:“嫂子,大庆哥不在?”

 

“哦哦,他去县城了,过几天才回来。”许倩忙不迭的回了句,就有啧啧的吃了起来。

 

“那……方嫂呢?”我紧接着又跟了句,同时下手抠弄起来。

 

手指刚滑进去,许倩就打了个哆嗦,身子随后挺得僵硬,嘴里则呜噜呜噜的叫开了:“哦,使劲,爽,爽死了……”

 

叫声太大,我怕被街上听见,赶紧用另一只摁住了她的头。

 

结果力道猛了点儿,比铁还硬的家伙一下捅进了她的嗓子眼。

 

正在这节骨眼上,院里传来了几声咳嗽,我吓了一哆嗦,赶紧松手。

 

许倩干呕着瘫坐在了地上,指着我笑骂:“臭小子,想捅死人家……”

 

“呦,等不及了啊,大门口就捅上了。”

 

许倩话音还没落,方嫂就插着腰扭了过来,弯腰扶起了许倩,嘴里还嗔怪着,“啧啧……你俩啊,赶紧进屋子说吧,丢不丢人。”

 

说完狠狠地歪了我眼,但当她眼神儿落在我腰下时,小嘴儿立即就合不拢了。

 

此时堂屋的灯光刚好能照到我这儿,猩红的家伙傲挺指天,说不出的狰狞。

 

哼,傻了吧!

 

我得意的挺了挺腰板,啪的一声,大家伙听话的拍了下肚皮。

 

接着就见方嫂腿一软,赶紧扯着许倩进了屋。

 

等我跟进屋之后,卧室里已经摆好了酒菜,许倩去了厨房,方嫂则端坐在椅子上,满脸通红,眸子水盈盈的,两手放在大腿上,但腿却渐渐地夹着。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继续装瞎,摸着坐在了床上,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方嫂。

 

瞎子嘛,就是方便。

 

方嫂一动没动,但胸脯上下起伏着,眼神儿则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裤裆。

 

因为刚才进来时我故意没拉起裤腰,小半截家伙还在外面露着,见她看的上瘾,我便装作没事人似的往后靠了靠身子。

 

裤腰立即下滑,家伙扑棱抖了出来。

 

方嫂扛不住了,又怕喊出声,立即捂住小嘴,而另一只手却插进了腿间,同时两条腿慢慢的扭动起来。

 

嘿,果真扛不住了。

 

我得意的想笑,两眼却始终没离开这女人的身子。

 

她今晚换了件短袖小褂,领口开了两三个扣子,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她里面没穿内衣。

 

因为那两颗小葡萄把小褂顶的高高的,鼓成了两座完美的山峰。

 

哼,果然是女人中的极品。

 

我翘了翘嘴角,故意装傻道:“倩儿嫂,方嫂呢,刚还不是在嘛。”

 

“哦我在我在。”方嫂赶紧起了下身子,同时把倒满酒的杯子端了过来,笑吟吟的招呼道:“强子,你倩儿嫂正拾掇菜,嫂子我先陪你喝几杯。”

 

“方嫂在啊,好,恭敬不如从命。”我也没客气,摸索着端起了酒杯。

 

方嫂在一旁客气的招呼着,但手里的酒杯却一点没动。

 

我当然也留了心眼,喝了三杯就开始装醉,歪歪扭扭的躺在了床上。

 

这时候许倩也急吼吼的走了进来,俩女人一嘀咕,就合力把我平放在了床上,不过方嫂显然更急,凑过来就要把我的裤子。

 

“哎方姐,咱不是说了吗,先让我来第一回。”许倩不依了,一手摁在了我的裤裆上。

 

“看把你急的。”方嫂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道:“行行,你先弄还不行嘛,但是咱可轻点儿,别把他折腾坏楼。”

 

“坏喽?哪儿能呢,不信你看看。”许倩不服气的扒了我的裤子,然后抓起我的家伙摆弄起来。

 

本来就一直硬着,哪儿经得住她这么折腾。

 

没几下,我就感觉憋得要爆掉的样子。

 

“这回信了吧。”许倩得意的在我那上面弹了一下。

 

“娘唉,这哪儿是人长的,分明就是条驴。”方嫂这回总算瞅了个清清楚楚,手捂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咯咯,不管是人是驴,我可得先种上再说。”许倩笑的花枝乱颤,说起就撩起了裙子。

 

“等等,我能不能先舔几口。”没等许倩抬腿骑上来,方嫂开了口,并且不等许倩答应不答应,弯腰把嘴凑了过来。

 

“哼,骚货,说话不算。”许倩气的只翻白眼。

 

不过她也没示弱,三两下就把裙子扒了,然后撅着白晃晃的大屁股,朝我的脸凑了过来。

“我的天,倩儿,你不怕把他弄醒了?”见许倩用手板着肥臀要坐我脸上,方嫂惊得直捂小嘴儿。

 

“怕啥,他又看不见。”许倩明显啥也顾不上了,说完就对住我的嘴坐了下来。

 

卧槽,当我真瞎啊。

 

硕大的肥臀不偏不倚的坐在了我的嘴上。

 

躲开吧,计划露馅,不躲吧,捂得我喘不过气,无奈之下只好伸出一只手拖住,然后把舌头伸了出去。

 

许倩立即打了个颤,不过也可能是过于舒爽,竟也不管我是不是在装醉,扭动着蛮腰,狠狠地在我脸上揉搓起来,嘴里还胡言乱语的哼着:“哦,进去了进去了,对对,就那儿,啊……”

 

听着她动人的呻吟,我也兴奋的忘乎所以,拼命的动起了舌头,恨不得把这女人折腾死。

 

也许是受了感染,方嫂终于憋不住了。

 

只感觉身下一暖,就被一张小嘴儿含了进去。

 

不,应该说是吞……

 

一上一下的双重刺激,简直爽翻了天,然而还没等过瘾,就听见院墙外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紧接着就听见大门的响动。

 

“坏了,那该死的咋又回来了?”许倩身子一僵,片刻后蹭的从我脸上窜了下去。

 

方嫂一见也傻了:“啊,那,那咋办?”

 

“领他去厕所,快。”许倩还算镇定,朝方嫂使了个眼色后,直接开门迎了出去。

 

我这时候也装不下去了,赶紧起身抓住了方嫂的手腕,方嫂惊慌失措,也顾不上我到底是不是装的,拉起我就往外冲。

 

等我俩躲进院西南角的厕所时,刘大庆也把摩托车推进了院子,紧接着就听两口子大声小气的嘀咕起来。

 

“大庆,你咋回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7-29/23754.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