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湿热紧致律动bl:中国熟女50岁不肯要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7-29 14:13:13 阅读:0

今天很漫长,等待一个人回家的一天更漫长,兰兰左等右等,可是日落西山、天渐渐变黑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兰兰心里害怕了起来,她不是怕这黑夜,而是怕这黑夜里依然没有他大伯的讯息……

 

王二庆的老婆兰兰在等着孩子他大伯张富贵。

 文学

 

天色越来越晚,孩子已经睡了,兰兰急得在院子里团团转,她院门也没完,走廊上的灯也亮着,使得灯光可以直接照到院门外,照亮大伯回家的路。

 

兰兰等得心焦,她心里在说,这个傻大哥,还真的傻不拉几地去上山打猎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张富贵还没有回来的动静,兰兰急得直接站到了大门口。

 

只要有路人路过,她就拿出手电筒照一下。

 

但是每次她都失望了。

 

这时来了一个黑影,夜色中,看得出他穿一身粗布衣服,肯定是他大伯,她高兴地手电筒都忘了开,她跑了过去挽他,“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她扶着他的手。

 

“嗯?你是?”

 

声音不对,兰兰赶紧打开手电筒,一看,这不是方老汉吗?晕,她居然认错人了,叫了一个老头叫大哥。

 

“方叔啊,是你啊,我认错人了,以为是孩子他大伯”

 

“哦,看样子,你和你大伯挺亲的,还过来相扶”

 

“瞧你说的,这不以为他受伤了吗?”兰兰被他说的脸红,她赶紧掩饰

 

“我走路的样子像受伤吗?”

 

“是,你走的有点不太稳”

 

“胡说八道,虽然我年纪不小,可我的步子稳如泰山”方老汉大声道

 

兰兰的谎言无法自圆其说“哦,可能天黑我看错了,方叔你慢走,我给您照一下路”

 

“好的,这孩子心地不错”老爷子咳了两声,背着手走了。

 

兰兰失望极了,等了老半天不见他大伯来,好不容易来一个,结果还认错了人,差点把她对她孩子大伯的暧昧关系自己公开了出来,好险,兰兰也惊了一身冷汗。

 

哎,这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呀,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兰兰心急如焚,她的脚跺了起来,急促不安。

 

这时来了个黑影,他一瘸一拐地走着,身上还背着一包东西,怎么看起来像个要饭的呀,应该不是他大伯,但她还是打开手电筒一照,看看到底是谁。

 

这不照还好,一照他就倒了,咦,怎么回事,怎么会一照就倒了呢?

 

这就奇了怪了,兰兰本来不想理他,但想想要是这人需要救助,自己置之不理,说不过去吧!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想到这,兰兰打开了手电筒,往他身上一照,却见这身打满了补丁的粗布衣服很面熟,不会是他大伯吧。

 

兰兰大惊,她赶紧把他的头侧过来,手电筒一照,天,果然是他大伯。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她推了推他,见他没动静,她慌了神,她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附近的村民听到兰兰的喊声走了来。

 

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地把他抬到了村里的诊所,兰兰请了隔壁的大婶到她屋照看她的孩子,她跟着去了诊所。

 

到得诊所,张富贵仍然未醒。

 

村里的赤脚医生,给他做检查,却见脚肚子肿了一大块,其中还有一个黑色的伤口。

 

“不好了,张富贵被毒蛇咬了,你看脚肿成这样”村医说

 

“啊……,”兰兰大惊失色“那怎么办?”

 

“我这里没有那么好的设备,当务之急,得有人把他的毒吸出来,不然性命堪忧”

 

“好,我来吸”兰兰走了过去

 

“你……,等等,我要跟你事先说一下,这蛇还不知道是哪一种,你用嘴的话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是剧毒的话,不但他没得救,吸毒之人也会死,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二庆出去后,他对我们母子照顾那么多,何况他是孩子他大伯,我若是不给他吸毒,还是人吗?”说着,她俯下身去,张着口就对着他的伤口,吸了满满一口又吐了出来,都是黑黑的毒血啊。

 

乡亲们看到了,都深受感动,赞叹不已“这张富贵看起来,傻里傻气地,没想到还挺有福气的,还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弟媳给他吸毒。”

 

“话说也不是亲弟媳。”

 

“是啊,这女子良心真好”

 

……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无不夸赞,其实他们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兰兰确实是良心好,可是不仅如此,兰兰对张富贵已经暗生情愫了,所以她才不顾一切地要救他,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她害怕失去他,当然这一点乡亲们是不知道的,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

 

不一会,兰兰吐在了盆里一大滩黑漆漆的血,慢慢地,她吐出的血,越来越红了。

 

“好了,差不多了,你先漱一下口”村医端了一大碗水给她,她吸了一口水漱了起来。

 

“多漱几下,千万别往肚里吞,他的血有毒”村医交待。

 

兰兰如他所说,反复地漱口。

 

“康叔,是不是毒血还没吸尽,为什么他还没醒?”兰兰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嘴唇,紧张不已。

 

“毒血已经吸干了,因为你吐出的已经是鲜红的好血,不能再吸了,要不然他失血过多,也会坏事”

“那要是他还是不醒呢?”

 

“别担心,孩子,他太累了,只是需要休息,因为你吸了他的血没事,说明这个蛇不是很毒,那我打一针血清,再在伤口上些药,再挂上盐水,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兰兰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今晚可把她吓坏了。

 

“好了,乡亲们,张富贵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村医张康年说

 

“哦”众人纷纷散去。

 

兰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那晒得黑黑的脸和蓬乱的头发,心疼死了。

 

张康年给他上了药,挂了盐水,却见他身边有一个包裹。

 

“孩子,你看看,这个包裹里是什么?”

 

“嗯”兰兰这才发现他身边真有一个包裹,还系在他一边肩膀上。

 

兰兰给他解了下来,打开一看,却是好几只小灰兔,她顿时泪流满面,这傻大哥真的为了给自己换一下口味,连命都不要,真上山打野兔了,用他那自制的竹玩意,差点连命都丢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还真的打到野兔了,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看起来傻傻的,本事却不小。

 

兰兰的泪眼看着他的脸,此时她的眼神除了心疼之外,多了一样东西叫欣赏。

 

“哎呵,稀罕物啊,这可是正宗野兔,你看这毛色,这腿,真正的野味啊”张康年老眼放光

 

“是吗?康叔,那我们送你一只”兰兰拿了一只递给张康年

 

“真的吗?这很珍贵的,有钱都买不到”

 

“您救了他的命,应该的,您就收下”

 

“救他命的是你,不是我,不过你真的送一只给我,你不后悔?”

 

“嗯,送你,我说话算话”兰兰把兔子递给他。

 

“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吃上野味,这野味我二十年前才吃过一次,稀罕物呀,这张富贵真能干,还能上山打野兔”

 

“嗯,”听康叔也这么夸他,她的眼睛看着昏睡中的张富贵,眼睛里发出灿烂的光芒,她以他为荣。

 

张康年很兴奋地把野兔拿了进去,嘴上还高兴地念叨着“有野味下老酒啰”

 

盐水挂得差不多了,张康年给他拔掉针头,“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康叔,多少钱?”

 

“你送了那么珍贵的一只兔子,你还要给我钱?”

 

“对呀,医药费要给的”

 

“孩子,你要这么算的话,康叔还得补钱给你,那只兔子就当着医药费吧”

 

“那怎么行,一马归一马,那兔子是送给您的,这医药费还是得给”说着兰兰摸着口袋,掏出钱来。

 

“干什么?你瞧不起你康叔是吧?”张康年有些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够不够,您就收着吧”说着兰兰那掏出的钱给他。

 

他硬是不收“你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他很严肃。

 

“好,就按康叔说的,医药费我就省下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还得谢谢你送的那兔子”

 

“呵呵,你别这么说”

 

“对了……,这张富贵还没醒,怎么回去啊?乡亲们都走了”

 

“我背回去吧”

 

“你,行不行啊?要不然等他醒了再走吧”

 

“我行的,家里还有孩子”

 

“哦,好吧,我帮你把他扶上肩”

 

“好”

 

张康年把张富贵扶到了她肩上,“这个包裹我帮你拿”

 

“诶”兰兰看,自己背着张富贵已经够重了,还有一个沉沉的包裹,所以她没有拒绝张康年的好意。

 

兰兰背着她,她的双手放在他的屁股下去,有东西顶在她的背上,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顶在她背上之物是不是跟王二庆一模一样?想到这,她有些脸红。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张富贵的体重还是挺重。

 

兰兰咬着牙,站起来了身,艰难地往前走着。

 

“孩子,你行不行?”

 

“行,没问题”

 

“你还真坚强,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肯定帮你背”

 

“没事,康叔我行的”兰兰硬撑着,此时张富贵的身体重重地压在她身上,他在她脖劲之间呼出男子之气,这让她有一种踏实感。没错,他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她不再急得像没见着他时的那种如热锅上的蚂蚁。

 

终于到家了,兰兰把他背到他自己的房里,两个人一起把他扶到他的床上。

 

张康年放下包裹,“孩子,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康叔,您慢走,谢谢您”

 

“不用,我走了,你不用送我,照顾好他”

 

“好的,您路上小心”

 

“嗯”

 

张康年走了。

 

帮她照看孩子的隔壁五婶,见她回来了,跑过来问“张富贵怎么样了?”

 

“没事,毒血已经清除了,也上了药,兴许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那我走了,如果还需要帮忙的话再叫我”

 

“好的,谢谢你,婶子……等等”说着兰兰到大堂装了一包花生给她“五婶,您拿着,真是辛苦你了”

 

“你这是干嘛?举手之劳不费力,何况宝宝睡得很好,我没有出力”五婶推辞不肯要。

 

“您看着他,就是帮了我大忙了,您快拿着,给五叔下下酒也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7-29/23742.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