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在船上弄王艳丽:和相亲女3天做了6次

哆啦萌宠网 宠物食品2021-07-29 14:10:24 阅读:0

这时王艳丽忽然猝不及防的扑向杨二牛,她紧紧的抱住了杨二牛的头……

 

 

在这种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里,晚霞在这林之中映下了一片红光,怀抱着这样一位未经人事的少女,当杨二牛大脑之中的两个声音完全变成一个的时候,他手中的胶棒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此时的手中,则换上了自己的……

 文学

 

 

随即杨二牛微微的低下了头,他的双唇向着那张香气微吐,似张未张的樱桃小口印了上去,一丝口水不由流入其中,紧跟着便用舌尖撬开了一个缝隙,与那小口之中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

 

 

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杨二牛才有些不舍的放过了这张小嘴,只见他轻轻的将怀中的王艳丽放倒在地,然后身子直接印了上去……

感受着王艳丽身下的柔软,杨二牛长长的出了口气,正当他一切准备就绪,刚要慢慢进入的时候,附近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杨二牛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暗自责备自己,如果不是这声枪响,刚刚自己差点铸下大错。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因为听声音那枪响之处,离这里不是很远,如果只是个打猎的还好说,要是碰上了坏人,那可就麻烦了。

 

 

这时大片的飞鸟被这枪声惊得四处乱飞,而躺在地上的王艳丽也已经坐了起来,她一边穿裤子一边有些惊恐的问道:“二牛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嘘……”见王艳丽的裤子已经穿上了,杨二牛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他来到一颗距离自己较近的矮树旁,用力的折下了一根胳膊粗的枝干抓在手里。

 

 

“你坐在这先别动,我过去看看。”说完杨二牛快步的向那枪声响起的方向奔去。

 

 

刚走没多久,杨二牛遇到一个中年女人气喘吁吁朝着他这边跑来,这时中年女人也瞅见了杨二牛,她先是站定瞪大了双眼,几秒钟后开口道:“是你呀二牛,你怎么回来了?那什么……你回来了也好,你刘娟婶子她……她……”

 

 

听到刘娟婶子,杨二牛怔住了,他有点紧张的问道:“我婶子她怎么了?”

 

 

说起婶子刘娟来,杨二牛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大学的学费,刘娟倾其了所有。

 

 

原来青牛村依山背林,生态环境良好,不过正因为这样,村子附近经常有野狼出没,所以每隔几个月,村里就会组织人手到村子周围猎杀野狼,而今天恰巧只有一个猎户在家,其余的要等到明天才能回来。

 

 

听中年妇女说刘娟被野狼咬了,现在情况非常危急,猎户忙着打狼没工夫照顾刘娟,杨二牛顿时皱眉道:“我去接婶子回来,不过麻烦一大婶儿,你去前面喊上一个叫王艳丽的女孩儿,你俩陪伴着回去。”

 

 

中年女人有些吃惊的道:“你自己去?这……”

 

 

妇女不是瞎担忧的,因为村里的猎户进山都需要结伴,毕竟一个人容易出事,更别说杨二牛根本不是猎户,她担心他一个人危险。

 

 

只见杨二牛沉声道:“我现在是咱们村的医生,我有责任第一时间去救治伤员!”

 

 

说罢杨二牛朝前奔去……

 

 

刘娟此时处在她家的果园里,那是一座小山,中间隔了一片七八里的林子,之前那边就是野狼喜欢活动的地方。以前刘娟男人在家时,果园的事全靠他,但五年前的那场化工爆炸,让刘娟成了寡妇,果园的事也只能有刘娟来打理。

 

 

用了一段时间,杨二牛翻过后山,直到快出林子时,他才察觉有异常动静,于是立刻停下脚步,然后爬上最近的一颗大树上,躲在枝叶间张望起来。

 

 

片刻后,杨二牛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林中多处都有野狼晃动!

 

 

杨二牛望着林外的果园,十多只野狼已经进了园子,它们围在一排小木屋外,直觉告诉杨二牛刘娟婶肯定藏在那里。

 

 

杨二牛当机立断,回身下了树,他没有直线前进,而是顺着林子绕行。

 

 

他小心翼翼的绕到果园的另一侧,那边没被狼群围上,于是杨二牛悄悄扑进园内,有惊无险的到了那排木屋后,接着轻巧的翻到了最后一间屋顶上。

 

 

随即杨二牛费了好大力气,这才将一块顶板揭开,顿时下面传来惊呼声,杨二牛立即喊道:“婶子你别怕,我是二牛!”

 

 

说着他又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揭开了几块顶板,然后纵身从孔洞内跳了下去,还没等杨二牛站稳,一条娇俏的身影不顾一切的扑进了他的怀里,只听刘娟那银铃般的嗓音带着哭腔道:“二牛你怎么回来了……吓……吓死婶子了,呜呜……”

 

 

杨二牛还没来得急回答,忽然觉得手上的触感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去,只见刘娟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从后背到大臀露出了一大半。

 

 

尤其是身下的那一片,不知道是怎么撕破了,臀。沟都露着,里面那条白色的布条,勉强遮着神秘位置。

 

 

这时杨二牛怀内的刘娟颤声道:“二牛,你懂医,快帮婶子看看,我的屁股被狼咬了一口,是不是被咬……咬掉了……”

 

 

杨二牛一愣,目光注视着她那圆滚滚的雪臀,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刘娟虽然四十多岁了,不过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特别是有着惊人臀围。尤其是夏天穿着薄薄的纱裤,那圆滚的大臀线条分明,诱人之极。

 

 

据说刘娟的邻居是个快八十岁的老头,那方面早就不行了,结果有次见到刘娟扭腰晃臀的在他面前走过,居然还来了第二春,由此可见刘娟那肥臀的威力有多强大了。

 

 

杨二牛考上大学的时候,除了他嫂子王冬菊,就属她给的钱最多,因此那段时间大家都走得很近乎,他也没少看到刘娟抛来的媚眼。

 

 

不过让杨二牛奇怪的是,刘娟这个女人平时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心细,否则她也不可能敢一个人来这边管理果园,今天怎么会怕成这样?

 

 

难道……

 

 

想到这里,杨二牛心里一热,注视着刘娟说:“那婶子你站好,我看看情况。”

 

 

刘娟从杨二牛怀里出来,只见她圆圆的脸蛋上红晕满布,这哪里像是害怕的样子。

 

 

这时,只听刘娟带着无限风情的“嗯”了一声,随即站直了身。

 

 

她的衣襟也被咬破了不少,而里面竟没有束缚,那饱满一大片展现在杨二牛眼前,看得杨二牛心里迅速燃气火焰来,只见这时杨二牛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探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刘娟的臀肉。

 

 

刘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然后不由的伸手按着面前的木桌,接着腰身扭动了起来,还故意向后顶,结果不小心顶到了一个异物,刘娟失声叫道:“呀,什么东西啊……”

 

 

充满诱。惑的娇呼声,让杨二牛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他的大手像捏面团般,大力的捏揉起来。

 

 

刘娟顿时身体发软,上半身完全趴到了木桌上,接着她高翘着白臀叫道:“二牛……婶子要……要给你生孩子……”

在这样的情景之下,杨二牛哪里还遭得住,他的理智很快就崩溃了,随即一把裉下了自己的裤子……

 

 

就在他准备要贯穿眼前这个女人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声。

 

 

刘娟扭头红着脸呢喃道:“怎么回事?”

 

 

耳边的枪声还在不断的响起。

 

 

杨二牛仔细听了一会儿,不禁恍然道:“是有人过来救咱们了!”

 

 

“那咱们……”刘娟有些失望的注视着杨二牛。

 

 

杨二牛看出刘娟她神情有异,于是不由得将她搂到身前,他用强壮的身躯摩擦着刘娟娇小的身子,然后低声道:“没关系的婶子,以后有的是机会。”

 

 

听到杨二牛这么说,刘娟脸上红晕更加的深了,只见她娇羞的开口:“二牛,你是不是觉得婶子不知廉……”

 

 

还没等刘娟讲完,杨二牛便打断了她的话:“当然不是了,我知道婶子你是为了王叔家的香火着想,这事包在我身上。”

 

 

刘娟羞得伏在了杨二牛的胸膛上,她带着羞涩而又委屈的语气说:“婶子和你叔结婚都二十多年了,以前你叔还健在的时候没怀上,自打他走了之后,我公婆对我又打又骂,这些年因为孩子的事婶子受了太多的苦,我实在是没辙了,才……才……”

 

 

杨二牛对这些事早有耳闻,那几年嫂子王冬菊给他写信时,经常提到刘娟的事儿,杨二牛暗忖道:“看来刘娟婶子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找我这大侄子借种呢。”

 

 

想着,杨二牛用力的在刘娟的圆臀上捏了两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探进她破烂的衣襟,在她的饱满上感受起来。

 

 

刘娟哪能扛得住杨二牛这舒服的按摩手法,片刻就双眼迷离的咛哼了起来,要不是抓着他胳膊,刘娟整个人都要软倒下去了。

 

 

“刘娟……二牛……”外面忽然传来男人的叫声:“你们还好吗?”

 

 

杨二牛迅速将刘娟的衣襟弄好,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让她穿上,这才应道:“我们没事……”

 

 

说着杨二牛走了过去,刘娟望着杨二牛打开门,心里不由得产生一阵失落,原本想着借这个大好的机会借种呢,结果却被破坏了。

 

 

不过既然和二牛已经说开了,以后还怕没有机会?刘娟想着露出了笑容……

 

 

原来村里的几个猎户提前回来了,听说刘娟出事儿了,众人立刻赶来帮忙,这才开枪把狼群给打走。

 

 

刘娟被众猎户护着送回了家,而杨二牛则回到原地去取东西,结果发现王艳丽根本没走。

 

 

“二牛大夫,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只身一人就敢跑到树林深处,你不顾危险见义勇为,那……那以后我被欺负了,你是不是也会挺身而出啊?”

 

 

“欺负?”,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透过那洒下来的淡淡月光,杨二牛还是从王艳丽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的异样,他不禁问道:“以前有人欺负你?”

 

 

“没……没有。”王艳丽赶忙摆了摆手否认道,接着有些惊慌的解释起来:“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姐可是村长的老婆,哪里敢有人欺负我。”

 

 

杨二牛瞅着王艳丽坐在石头上双手环抱着,眼神躲躲闪闪的,杨二牛明白王艳丽一定有什么问题,于是语气坚定的说道:“没事,有什么事你告诉我,谁要是敢欺负你,看我不揍扁了他!”

 

 

见王艳丽不吭声还低下了头,杨二牛有些急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不是的二牛大夫……”王艳丽扭扭捏捏的抬头看向杨二牛,好久才支支吾吾道:“我怕……”

 

 

“怕什么啊?你快告诉我呀,到底是谁欺负你了,我一定给你出这口气!”

 

 

“是……是……”

 

 

“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

 

 

杨二牛在大学不仅学了医,还自修了心理学,所以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问不出来的话,那这个秘密也许以后就再也问不出来了。

 

 

看着杨二牛那炙热的眼神,王艳丽此时心里非常的乱,早知道自己就不在这里等他了,原本还想再感受一下之前那种感觉,她觉得自己上瘾了。

 

 

可是这会儿王艳丽想避开杨二牛那摄人的目光,结果自己的脸却已经被杨二牛给抱住了,王艳丽只好说出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我……我说,是青牛村瑶水沟的周二孬,可……可他爹是村里的文书,连姐夫都……”

 

 

“文书算个狗屁啊!”,杨二牛鄙夷道,他没想到青牛村不仅首富是坏人,还有这种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于是正义感爆棚的杨二牛拍拍胸脯说:“不就是那个周二孬吗,等着吧,看我到时候怎么打断这个狗东西的狗腿的!”

 

 

说罢,杨二牛将身子有些颤抖的王艳丽搂在了怀里。

 

 

感受着忽然出现的温暖,王艳丽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座大山,似乎出现了……

 

 

“嗯……”依偎在杨二牛的怀里,王艳丽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相信以杨二牛的聪明和勇气,一定能帮自己收拾了那个狗东西,而且还不会惹上什么麻烦。

 

 

就在杨二牛咬牙切齿的在想,自己要用什么办法教训那个狗东西的时候,怀里的王艳丽忽然小声说道:“二牛大夫,再……再给我一次……刚才那种……行吗……”

 

 

杨二牛一惊,目光注视起仰着红仆仆的小脸,正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的王艳丽,杨二牛顿时心跳加速了起来。

 

 

“怎么了?二牛大夫是不是累了?”王艳丽见杨二牛呆滞着,还以为他是因为刚才救人的事情而疲惫了,不由有些失望的问道。

 

 

“没……怎么可能。”

 

 

被一个小姑娘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不行,这是哪个男人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的,不过杨二牛还是有些愧疚的说:“艳丽,咱俩现在还不能做那个,之前……之前都是我的不对……”

 

 

王艳丽是越听越糊涂,他不明白杨二牛在说什么,于是蹙眉询问起来:“二牛大夫,你怎么不对了,之前我用了那个东西以后,感觉非常舒服的啊……你是大夫,教我怎么用,又有什么错呢?”

 

 

“那个东西?”,杨二牛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自己的宝贝也没进去啊,怎么会……

 

 

“哦……你不会是说那个安慰棒吧?”杨二牛恍然的指着身后那个大箱子失声问道。

 

 

王艳丽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说:“当然了呀,要不然还有什么能让我用的?”,

 

 

“呃……没什么,嘿嘿……”杨二牛尴尬的笑了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王艳丽说的再给她一次,是让她再用一次胶棒,于是他将王艳丽放开道:“可以,我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杨二牛走了过去,然后寻找到了那个小号的胶棒。

因为现在是夏天,王艳丽穿的非常少,而且非常的薄,所以那么大的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地方放,于是就又放回了那个箱子里。

 

 

“给,这次你自己用吧。”杨二牛走过来将那个胶棒递给王艳丽,接着关心的说道:“这东西虽好,不过像你这种小姑娘,还是少用为好。”

 

 

王艳丽没接那个棒,而是搓着小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想让你帮我……”

 

 

说罢,她怕杨二牛不答应,又赶紧补了一句:“等我学会了就自己弄,可以吗?”

 

 

面对王艳丽的要求,杨二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所以他只有答应了……

 

 

于是在这个清风习习,已经有些微凉的夜下,俩人的身上再次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微微的轻哼之声,伴着虫鸣,再次在这大山之中奏起了俩人独有的韵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版权声明

文章链接:https://www.duolayimeng.com/chongwushipin/2021-07-29/23740.html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